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0章 行了,说正事!
    出了帝国的东大门,往前十多里都没有人家。

    这一晚,大家又是露宿在外。

    只是,苏小喜的情绪却一直比较失落。

    进了营帐,见苏小喜的背对着门口,整个人蜷缩在那皮毛里,苍澜陌便脱了衣裳钻了进去,将苏小喜给搂入了自己的怀中

    。

    “别担心,还会再见的。”苍澜陌轻声的安慰道。

    苏小喜感觉到了熟悉的怀抱,转过身来十分自然的钻入了苍澜陌的怀中。

    “我知道。”苏小喜抓着苍澜陌胸前的衣裳,“我只是,不习惯。”

    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哥哥,还是对自己那样好的哥哥,早已经习惯了他在自己的身边。

    虽然一早就知道要分开,可是真的分开了,她是真的难受。

    “还有我呢!”旁的,苍澜陌没有说,说多了也只是枉然而已。

    毕竟有的事情是得自己想通才可以的,并不是几句安慰就行。

    “嗯!”苏小喜将头埋入苍澜陌的怀中,闷声应道,之后,就什么话都没有说了。

    许久都没有听到动静,就在苍澜陌以为苏小喜可能是被憋坏了而将她的脑袋抬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苏小喜已经睡着了。

    并且,在他抬起她头的时候,她还潜意识的往苍澜陌的怀中拱了拱,像一只小猫似的。

    这样的苏小喜,让苍澜陌心中暖暖的,只因为她对自己的信赖。

    将苏小喜紧紧拥在怀中,苍澜陌也闭上了眼睛。

    第二日午时,他们就到了一个小镇上。

    只不过到了小镇上之后,他们却并没有急着赶路,而是找了一间客栈住了进来。

    房中只剩苏小喜和流星的时候,封鸾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着封鸾无神的模样,苏小喜面上很是担心,“你真的没事么?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

    想好了不再问,可是毕竟封鸾是她的朋友,两人又都是从现代来的,心中总归是放不下的。

    封鸾摇了摇头,只是摇了一半之后却是沉默了。

    “苏苏,我明天就走了,我是来跟你告别的。”封鸾终于说出来了她的来意。

    苏小喜闻言,这才想起来封鸾是北海封家的小姐,是不跟自己回去京城的。

    想到这里,苏小喜的眼底有着失落。

    天下,还真是无不散的宴席么?

    封鸾见状,眼眶也红了,一把上前将苏小喜给抱住。

    “苏苏,我好舍不得你。”

    苏小喜反抱着封鸾,“我也舍不得你。”

    流星看着两人这般,心知两人这是有话要说,便悄悄的出去了。

    只不过流星一出去,就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天阳给拉了去。

    这一次,流星没有挣扎,却是有些许的失神。

    房中,两人抱了许久,封鸾才将苏小喜放开。

    只不过,封鸾的眼睛却是红的,有些可怜的看着苏小喜。

    “我,我回去就要解了跟二皇子的婚约。”虽然,觉得对不起北辰衍,可是当时她没有拒绝只不过是不忍而已。

    她不想为了那一丝的不忍,而让自己连接近封子寒的机会都没有。

    “是不是跟封子寒有关?”苏小喜看着封鸾,问道。

    她知道封鸾总有一天会跟北辰衍退婚,可是,她这样的突然的提出,加上这几天的异样,苏小喜还是忍不住往封子寒那边

    想。

    一定是封子寒说了什么。

    封鸾却是咬咬唇,看着苏小喜道,“虽然我知道他心中现在只有你,可是等我解除了婚约,我一定会努力的争取,哪怕只有

    百分之一的可能。”

    人生难得遇到一个喜欢的人,她一定会争取,她封鸾绝对不会是一个会给自己留遗憾的人。

    封鸾说这话,苏小喜要是一点都不尴尬那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也就只有一瞬间罢了。

    对于封子寒,她最多是当朋友,况且,她觉得封子寒和封鸾,还是挺般配的。

    所以,苏小喜并没有纠结这一点,只是问道:“封子寒明天会跟你一起么?”

    封鸾闻言,却是沉默。

    很显然的,她没有要告诉封子寒的打算。

    “你只是一个女子,很危险!”苏小喜有些不赞同。

    “我想解除了婚约之后,再堂堂正正的出现在他的跟前。”封鸾非常肯定的道,“到时候,他休想甩开我。”

    所以,这个时候,她允许他暂时离自己远远地。

    而门外站着的两个男人,此刻都将封鸾的话给听了进去。

    苍澜陌一脸揶揄的看着封子寒,好像在说:你可得小心了。

    至于封子寒,此刻冷凝着一张脸,眸光深幽,不知道心中正在想些什么。

    只是,封鸾那似宣言一般的话,却是回荡在他的脑海中。

    不再多想,封子寒便同苍澜陌示意了一番,两人便往不远处的一个房间走去。

    此时,房中已经有一个人等候在那里,模样俊美非凡,只是身上却是偷着一丝的邪冷之气。

    这人,便是魅邪了。

    封子寒看着魅邪,却是丝毫没有讶异,一双眸子却是细细的打量着魅邪。

    “怎么,封楼主这是情场失意,准备换个胃口了?”魅邪挑眉,身上的邪气更甚了些许,“如果封楼主愿意在下面,我倒是可

    以考虑考虑。”

    然而,魅邪话落,封子寒却是神色骤冷,猛地朝着魅邪飞掠而去。

    魅邪也不是吃素的,那动作,丝毫不比封子寒慢,两人就你来我往的交起手来。

    至于苍澜陌,则是像是没有看到一般,径直的走到了一个位子上坐定,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饮了一口。

    如此,两人已经交手十来个回合了,屋内的东西却没有被打破一分。

    “行了,说正事!”

    苍澜陌淡淡的开口,眸色微冷。

    两人同时收手,然后同时寻了一个位置落座,那动作,一气呵成,十分利落。

    苍澜陌看着封子寒,唇角微扬。

    “看来,你早就知道了。”苍澜陌指的是封子寒知道他鬼王的身份这件事。

    封子寒不置可否,没有出声,此刻也是一派从容的给自己添了茶。

    苍澜陌也没有要封子寒回答的意思,便看向魅邪,沉声问道:“如何,最近四国是怎样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