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5章 知我者,喜儿也!
    只不过,第二日苍澜陌也是一同入了宫的,入宫的原因,自然也是为了商量一个好日子成亲的了。

    而选日子,都是由礼部专门负责的官员来的。

    近日好日子就只有两个,一个是下个月的初六,是苍澜愈选定的日子。

    而另一个好日子,就在三个月后了。

    定好了日子,自然是要开始准备成亲事宜的。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西北再次发动了一场大的战事。

    北辰烈带兵突袭,深入苍冥军营之中,袁竖将军身受重伤。

    身为西北大将,镇守西北疆土多年,如今身受重伤,士气大落,对于战事十分不利。

    而这个消息,被快马加鞭的传入了京中,让京城都陷入了愁云之中。

    而每隔一日,就有新的消息传来。

    这些消息中,却是没有一个好的消息。

    到了第五日,传回来的消息还是袁将军还未曾醒来,而边关好大夫稀缺,如此下去,袁将军必定会命丧西北。

    苍帝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即便下令,让人护送袁竖回京。

    只是,这样一来,他们所需要面临的却是新的问题了。

    便是,群龙不能无首。

    西北如今战事吃紧,不能没有主帅。

    这一日早朝,苍帝召集了群臣商讨此事。

    “皇上,微臣以为,大皇子苍澜昊能够担任此事。”一个文官出来,朝着苍帝道。

    这个文官,正是礼部的一个闲官,张唯。

    在张唯之前,倒也有其他的官员推荐其他的武将,像是杜将军,娄将军。

    只是,杜将军一直都是京中的武将,没有作战经验,娄将军还在家里养伤,根本不适合前往,其他的武将更是没有那个魄

    力。

    更有人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让信王前往。

    知道信王如今还留在帝国的人不多,但是无论信王是否留在帝国,信王这个提议始终还是要被否决的。

    毕竟信王如今守着西南边境,西南的境况,更是马虎不得。

    张唯是率先提出让皇子前往的。

    于是乎,苍帝的目光便落在了张唯的身上,“张卿这提议,可有说法?”

    张唯出列,面上十分的平静的朝着苍帝拱拱手,道:“皇上,如今西北战事吃紧,将士军心不振,让皇子前往,一则鼓舞士

    气,二则,大皇子有作战经验。”

    几个月前的流匪,不正是大皇子所解决的么?

    张唯这话一出,不少人附议。

    而身为当事人的大皇子,也就是如今的陵王则是走了出来,朝着苍帝抱拳,道:“父皇,儿臣愿意前往。”

    苍帝看着苍澜昊,眸色微微变动,而后朝着苍澜陌看去,“洛王是何想法?”

    苍帝此话一出,许多臣子的目光就落在了苍澜陌的身上。

    更有不少人在这个时候猜测苍帝是否真正属意的人选是洛王?

    只不过,洛王这么多年来,却是没有任何的出众的地方,让他去,怎行?

    可是,领兵打仗这件事,又和兵权息息相关,若是洛王觊觎这个位置,这样的机会怕也不该推诿。

    皇嗣不多,能够担当大任的也就只有洛王和陵王两人,洛王,究竟会作何选择??

    众人心中再如何的猜想,也终究是不知苍澜陌心中所想,所以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苍澜陌,瞪着苍澜陌口中的答案了。

    然,苍澜陌只从容走到苍澜昊身边,淡声道:“儿臣,附议!”

    竟是附议?

    许多人心中皆是震惊,却又觉得情理之中。

    苍帝瞪了一眼苍澜陌,却是什么都没有说,最终还是决定让陵王苍澜昊带兵前往西北,担任主帅。

    这个消息很快的就传到了京中,百姓们都十分的振奋。

    而苏小喜此时,正在的王府等着苍澜陌,看到苍澜陌回来,只是一脸狐疑的注视着苍澜陌,像是要将他看穿似的。

    “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吧。”苍澜陌淡淡的道,一副无所谓的道,眼眸深处却是闪着精光。

    “为什么让苍澜昊担任主帅?”苏小喜也不客气,直接将心中的疑问问出口。

    苍澜昊和北辰烈本就有勾结,如今边关这样的形势,怎么还让苍澜昊去了?

    若是苍澜昊和北辰烈再一勾结,这苍冥的形势,怕是得更严峻了几分了。

    “你猜!”苍澜陌却没有要直接回答的意思,只是用他那一双桃花眼,带着几分的魅惑的看着苏小喜,带着几分的勾引的意

    思。

    苏小喜:......

    苏小喜默默的别开了视线,不想被勾引。

    却是开始思考着苍澜陌这样做的意思。

    很显然的,苍澜昊去西北肯定有苍澜昊的意愿,但是苍澜陌却是没有阻止的。

    甚至是,这件事中,苍澜陌肯定是有功劳的。

    虽然她并不知道苍澜陌在回来的路上究竟做过什么,但是有一点却是能够肯定的,苍澜陌肯定在对京中的事情乃至以后的

    事情,都有所布局。

    而苍澜昊,极有可能就是苍澜陌所布的局中的一颗棋子。

    “你是故意的?”苏小喜脑中灵光一闪,看向苍澜陌,“难道你是想让他做出些什么来?”

    苍澜陌静静的看着苏小喜,然后,身子一旋,苏小喜只觉得身子一轻。

    下一刻,她坐着的位置便被苍澜陌占了,而她则是坐在了苍澜陌的腿上。

    “知我者,喜儿也!”苍澜陌说着,朝着苏小喜的脸上亲了一口。

    苏小喜脸微红,瞪着苍澜陌。

    “不如他的意,怎么能彻底让他栽倒呢?”苍澜陌说着,脸上带着笑意,眼底却是透着寒光。

    皇后,三番几次想要他的命,他又怎会仁慈?

    看着苍澜陌眼底的冷芒,苏小喜搂住了苍澜陌的脖子。

    “阿陌......”苏小喜的眼底,浓浓的都是担忧。

    感觉,会有大事发生。

    这样的感觉,非常非常的强烈。

    苍澜陌像是能够感觉到苏小喜的不安一般,便安慰道:“放心,至少,这个时候是太平的。”

    是啊,这个时候是太平的,只不过哪一刻会不太平,却是不得而知了。

    苏小喜也清楚苍澜陌话中的意思,便也没有多问。

    她也不是什么杞人忧天的人,既然这一刻是太平的,就好好的享受这一刻的太平吧。

    谁知道,哪一刻就不太平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