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7章 押注
    “不曾患眼疾?”苍澜陌眯着眼睛确认。

    “不曾!”娄雪心非常肯定的道,只是不知为何,她心中却是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苍澜陌便是脸一沉,怒声道:“哼,眼睛没有问题,那便是娄家的家教问题了?”

    说道这里,苍澜陌脸上已经布满了寒霜。

    “若是家教没有问题,那便是娄小姐不将皇家放在眼中,不将皇上放在眼中了。”

    能到这望客楼包厢的客人非富即贵,这里的动静自然是引起了旁的包厢里的人的注意了。

    而苍澜陌这一番话,正好是听到了那些人的耳中。

    一个个的心中揣测着,这娄家的小姐,究竟是做了什么,竟敢连皇上都不放在眼中?

    苍澜陌的话早就让娄雪心脸色惨白一片,加上苍澜陌身上那摄人的冷意,更是让娄雪心吓得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洛,洛王爷,臣,臣女冤枉,臣女万不敢藐视皇家,不敢将皇上不放在眼中的。”

    此刻的娄雪心心中皆是惧意,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的就没家教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没有将皇上放在眼里了。

    如此重的罪名,她可担不起,不但是她担不起,就是她父亲也是担不起的。

    若是让父亲知道,父亲再如何的宠爱自己,也是不会帮自己的。

    想到了这些,娄雪心的脸色就更加的惨白了。

    “不敢?本王瞧着你敢的很啊。”苍澜陌冷哼,声音中带着嘲讽。

    秦子谦一直在一旁,虽意外苍澜陌会突然的发脾气,可是却也心知苍澜陌是为何这般。

    虽是不愿管此事,可是想到娄雪心是跟着自己出来的,不管似乎也是不行的。

    想着,秦子谦便对着的娄雪心道:“今日王爷和郡主在这里吃烧烤,娄小姐既是冲撞了郡主和王爷,便是要道歉的。”

    苍澜陌冷冷的看了一眼秦子谦,只觉得秦子谦真是多管闲事。

    而娄雪心听了秦子谦的提醒,这才明白苍澜陌是为何对自己发难。

    只是想明白之后,娄雪心心中的惧意便是被愤怒给占据。

    这洛王,竟是为了苏小喜那贱人才如此对自己。

    可是,才这样的想着的时候,娄雪心就感觉到身上有一道似刀子般的目光,让她胆寒。

    不得已,娄雪心才朝着苏小喜道:“是臣女的错,臣女方才没看到郡主,还请郡主大人有大量,原谅臣女一次。”

    这般,围观的人也大概是清楚了。

    却是没有想到竟只是娄雪心没有看到乐安郡主,才被洛王如此的责难。

    这般,在场的人也心知,那洛王是极为的宠爱乐安郡主的,得罪谁都不能得罪了乐安郡主。

    苏小喜看着地上朝着自己赔礼的娄雪心,眼神淡淡的,“本郡主并未放在心上。”

    说着,便朝着苍澜陌示意。

    两人便绕过了娄雪心,离开了。

    娄雪心手中的拳头握着死紧,心中愤怒异常,却是不得不将心中的不甘往心中吞。

    秦子谦在一旁看着娄雪心眼底带着愤怒的恨意,不由得蹙了蹙眉头,原是要去搀扶娄雪心的手也顿住了。

    “娄小姐还是起来吧,这里毕竟人多。”秦子谦淡淡的道。

    娄雪心这才想起来这是在什么地方,当即脸色更是难看了,径直从地上起来,看都没有看一眼秦子谦,转身就离开了。

    对此,秦子谦也并不在意。

    只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也就下了楼。

    马车内,苏小喜看着苍澜陌,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方才真的不知道那娄小姐是谁么?”

    她可知道,苍澜陌记性是不差的。

    苍澜陌闻言,睨了一眼苏小喜,淡淡的道:“你希望我知道她?”

    希望......才怪!

    苏小喜瞪着苍澜陌。

    看着苏小喜这样,一把将苏小喜揽入怀中,道:“除了你之外的女人,我都不知道。”

    说着,便封住了苏小喜的唇。

    近日,他似乎越来越想将她一口给吃了,只是,还是再等等吧。

    苍澜陌一边想着,一边品尝着苏小喜的甜美。

    这一笔,很快的就翻篇了。

    除了娄雪心,也无人会去记这一件事。

    而苍澜愈和叶子柔的婚礼,此刻也正是京城中人所关注的。

    因为叶府和安王府近日似乎动静也不大,所以众人纷纷猜测这一场婚礼是否能够如期的举行。

    甚至因为此事,京城中的赌坊内,竟是开始下注了。

    “没看到这叶家和安王府都没有什么动静啊,这没有动静,这婚礼自然是不可能如期的举行的。”

    赌坊中有人这样说着,于是乎,一群人压了不会举行。

    “我觉得不是,这日子可是皇上参与选出来的,怎么着也不会不举行的吧?如今正在打仗,婚礼自然是不会大办,这两个府

    邸里的动静虽是不大,那也是有动静的啊。”

    “可不是?况且,这安王的成亲的日子本就是推迟了的,之前定然也是有所准备的,所以这才动静才不会大。”

    于是乎,许多人压了婚礼会如期的举行。

    “我还是觉得不会如期举行,你们难道忘了么?那叶家大小姐的舅舅,也就是袁将军,现在可是重伤昏迷不醒呢,这叶小姐

    不能这般的不孝,在这个时候成亲吧?”

    许多人觉得这话也是有道理的,就压了不会如期举行。

    最后,压不会如期举行的人,竟是比较多的。

    似乎,自从苍澜陌那次之后,赌坊就喜欢用皇子们的婚礼开赌注了。

    此刻,在赌坊的门口,一个白衣少年正站在那里,听着赌坊内的人的辩论。

    随后,便对着一旁的一袭黑衣的随从道:“流星,你去压婚礼如期举行,多压点。”

    这白衣少年,很显然的,就是苏小喜。

    而那个黑衣随从,便是流星了。

    回京之后,对京中许多的事情不甚了解,苏小喜便伴着男装出来逛逛了。

    而消息的集中处,无非是茶楼酒肆,赌坊青楼这些地方了。

    可惜,苍澜陌是绝对不允许自己去青楼的,所以,苏小喜准备到之这赌坊来看看。

    却是没想到赌坊竟是又以婚事开始开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