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8章 星阳争执
    等流星押完之后转身,苏小喜已经出了赌坊了。

    想来,赌坊近日的关注重点是安王那边,那便不会有其他的消息了。

    “去茶馆吧!”

    说着,两人便往茶馆的方向走去,只是一边走着,苏小喜一边问着身旁的流星。

    “现在叶子柔是在叶家还是在安王府?”想着安王与叶子柔也算是要有情人终成眷属了,这次回京,倒是没有听到过关于叶

    子柔的消息。

    “听说早在三个月前,叶大人就将叶小姐给接回了叶家。”回京几日,流星并非日日都在苏小喜身边,所以知道的也是比苏

    小喜多的。

    苏小喜闻言,想到了叶子柔的父亲叶挺坚,脸上闪过一丝的不以为然。

    能够探上叶挺坚那样的父亲,叶子柔也是可怜,就是不知道叶挺坚将叶子柔接回家到底是什么目的。

    不过想了想,苏小喜还是摇摇头,估摸着最近太闲了,自己竟是胡乱操心起来了。

    再怎样,叶子柔也是经由皇上赐婚了的,叶挺坚再如何的混帐,也肯定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做出什么事情来的。

    想着的时候,苏小喜看到不远处有一抹熟悉的身影,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流星顺着苏小喜的视线看去,却是见两个穿着粗衣的丫鬟抬着菜往一个马车中放的情景。

    应该是哪个府中负责采买的。

    “郡......公子认得那丫鬟?”

    苏小喜闻言,却是摇摇头,只是觉得眼熟罢了。

    想着,苏小喜便对着流星,“走吧!”

    说着,就往另一条街走去了。

    而那不知道哪个府里负责采买的马车,也正缓缓的驶离。

    苏小喜到了茶楼之后,倒也打听到了一些事情。

    不过这些事情,苍澜陌都曾告诉过她,并没有什么新鲜的消息,便又觉得无聊了。

    近日的苍澜陌尤其的忙,而那医毒丹方中医术部分,她也看个差不多了,所以近日特别容易觉得无聊。

    若是在以前,她定是不会有这么悠闲的日子,铁定是被各方势力找麻烦的。

    这如今,找自己麻烦的人死的死,不找麻烦的不找麻烦,竟是觉得无聊了。

    果然,人很多时候还是会犯犯贱的啊。

    想着,苏小喜便起身,准备离开。

    而这个时候,旁边却是传来了议论声。

    “看,那个不是李太医家的女儿么?”

    “啧啧,挺着肚子,竟然还敢出门,真是不知廉耻。”

    “是啊,也不知道那孩子是谁的野种,那李小姐竟是不说,也不知道在维护哪个野男人。”

    “想来,那男人估计是个有家的人,否则那李小姐怎么宁可被赶出来,也不愿说出那男人?”

    “真是丢脸......”

    声音,渐渐的远去,只因为苏小喜和流星两人已经出了茶楼。

    对于什么李太医的女儿,苏小喜倒是没有去在意,左右也不管她的事情。

    最多,对那个未婚先孕的李太医女儿,苏小喜心中多了一份的同情。

    毕竟,这个时代,未婚先孕的女人,绝对是不好过的,那女子能留下孩子,倒是个坚强的。

    想着,苏小喜的眼神却是有些黯然了。

    手,轻轻地摸着腹部。

    她的孩子,若是还在,这个时候也该快三个月大了吧。

    心,一阵阵的痛着,却是在流星发觉之前,收起了自己所有的情绪。

    没有继续逛下去,苏小喜和流星回了洛王府。

    原本,苏小喜是该回到她的郡主府的,但是苍澜陌死活是不肯,还说若是她回去,他也跟着搬过去。

    没办法,为了不麻烦,她也就懒得回去了。

    左右她和苍澜陌两人,也不会在意什么名声不名声的了。

    只是,这一日苍澜陌却是没有回来,但是却是让天阳回来了,让天阳转告苏小喜他去接袁将军去了,大概还需要两日的时

    间。

    苏小喜听着,表示理解。

    只是夜里睡觉的时候,那冷冷的被窝,却是让苏小喜有些不适应起来。

    她发现,没有苍澜陌,她竟是睡不着了。

    翻来覆去,发现自己终究还是睡不着,苏小喜便也没有继续睡下去,而是披上了衣服,准备出去走走。

    披上了衣裳后,苏小喜便开始叫着流星,却是没有得到回应。

    苏小喜心中疑惑,却也没有多想,自己就往苍院外走去。

    只是,还没有走多远,便瞧见不远处正有两人正拉扯着。

    下意识的,苏小喜就停住了脚步,远远的看着那拉扯着的两人。

    很快的,苏小喜便发现了那两人是谁了。

    嗯,是流星和天阳,看两人那模样,似乎是起了争执。

    苏小喜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打扰那两人了,转身就原路返回了。

    而就在苏小喜转身的时候,天阳竟是一把将流星给按在了一棵树上,直接的吻住了流星的唇。

    那动作,真叫一个霸道。

    流星自是会挣扎的,两人却是开始较起劲了,无论流星怎么踢怎么打,天阳都不肯放开。

    可想而知,一个男人狠起来,那也是充满了爆发力的。

    终究,流星不知道是打到了天阳的哪里,天阳一个吃痛就松开了流星,流星趁机退开了几步,冷冷的看着天阳。

    此刻,流星的嘴里,还带着血腥的味道,就不知道是谁的血。

    天阳先是弓着身子,然后才慢慢的直起了身子,只是却是没有抬起头来,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

    “你就这么不喜欢我,不愿跟我?”天阳问,也听不出他此刻的声音是失落还是什么,总之天阳此刻身上的气息,有些阴郁

    。

    流星的眸光微闪,嘴巴动了动,却是没有说话。

    天阳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流星的回答,这才抬起头来看向流星,却只见流星眼中的冷意。

    这一瞬间,天阳只觉得他的心都冷了,他以为,他们此刻已经是心心相印了的。

    他以为,回来之后,流星应该几句愿意跟自己在一起了的。

    可是,这些,终究只是他的以为么?

    眼底,满满的都是失望,而那失望,让流星的心跟着一紧,有些慌,有些乱,有些无措。

    终究,流星别过头,只冷冷的道:“我没这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