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9章 去当座堂大夫
    是的,她没有。

    她只是慌张中说出了若是天诀成亲了,她才会嫁给他的话。

    她根本没有想到天阳竟会突然的让自己嫁给他,她......

    只是,流星根本就不知道,让天诀成亲,根本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只因为,天诀的心中有一个大公主。

    那两人,终究是不可能的,而天诀那样的将感情默默放在心中的人,万万是不会的娶别人的。

    天诀的死脑筋,旁人不知,天阳却是知道。

    更让天阳受不了的是,流星竟是会用旁的男人拒绝自己。

    这里面的问题,流星根本不知。

    天阳看着流星的侧脸,终究是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就离开了。

    流星听到天阳离去的脚步,身形一僵,想要将人叫住,可是,唇抖了抖,终究是没有叫出声来。

    在流星看来,天阳这是不愿等自己,心,空落落的。

    流星的眼底有着一抹的迷茫。

    为什么,会这样的难过?

    流星不曾经历过,便是想不通的。

    第二日,苏小喜没有看到天阳,倒是察觉到了流星有些不对。

    原是想着询问几句,但想着流星对感情怕是最不了解的人了,有些时候还是得碰碰壁的好,于是乎也就没有继续过问了。

    接下来的两日,苏小喜都没有闲着,而是继续做了男装的打扮出了王府。

    不过,这两日苏小喜却是没有去打听消息,而是去了济仁堂当坐诊大夫。

    用苏小喜的话来说,就是要学以致用。

    光懂还是不够的,实践才是硬道理。

    济仁堂作为京城最好的医馆,里面的病人自然是最多的,也是一个很好的练手的地方。

    当然,苏小喜能去济仁堂,肯定不可能只是因为当初那假药事件让胡大夫记住了她,毕竟那治病医人可不是能马虎的。

    所以一开始,苏小喜只是打下手,顺便学学经验。

    可是幸运的是,第一日苏小喜就遇到了一个疑难杂症的病人,胡大夫虽是能治,但是苏小喜提出了更好的医治办法,胡大

    夫这才发现苏小喜小小年纪深藏不露,于是便让苏小喜当了坐堂大夫了。

    在闲下来的时候,胡大夫还会就一些疑难杂症与苏小喜切磋,因为苏小喜行医经验不够,胡大夫还是会讲述自己的一些经

    验之谈。

    短短两日,苏小喜就觉得自己受益颇多。

    苏小喜觉得,自己的学医的天赋竟是要比毒术更好,果然是基因强大。

    而第三日,袁竖就被送回了京城。

    据闻,一路上昏迷不醒的袁竖还曾被人追杀,让那些护送他的将士全军覆没。

    索性,苍澜陌出手,将袁竖给带了回来。

    袁家,在京城本就有一座将军府,只不过几十年不曾有人住了便是。

    自苍帝让袁竖回京之后,就已经让人去收拾了,倒也是能够住人的。

    袁竖一回京,就收到了各方的注意,百姓们更是会在将军府门前走动,关心着袁竖的状况。

    毕竟,袁竖作为镇守边疆的大将,可是保卫了百姓和平的人,这人的人往往都是受人爱戴的,关心他的生死的人自然是多

    了。

    只不过,有让他生的人,自然是有让他死的人了。

    此刻,丞相府,丞相的书房中。

    秦授正一脸的阴沉,书房中早已一片的狼藉。

    “废物,那么多人竟是没有解决掉一个活死人!”秦授大怒。

    袁竖,必须死。

    只有他死了,他的那些部下才能真正的为陵王所用。

    毕竟,此刻的陵王虽成为主将,但是威望毕竟是比不上带兵多年的袁竖。

    只要袁竖活着,陵王就无法彻底的掌控那十八万的军队。

    “相爷,是洛王,洛王跟鬼谷的人合作,我们的人根本就对抗不了鬼谷啊。”

    那名属下一脸的慌张,生怕秦授会将过错全部给落在他们的身上。

    秦授闻言,脸色却是更加的阴沉。

    洛王!洛王!他怎么就是杀不了他?

    看着秦授的脸色更加的难看,那属下身子一抖,随即便对着秦授道:“相爷,要不,要不咱们趁着安王大婚的时候,动手?

    ”

    安王大婚的时候,洛王肯定会去,那个时候人多手杂,动手的最佳时机。

    而那个时候,或许也能够成趁机去将军府解决了袁竖。

    秦授闻言,眼眸一眯,似是在思考着这事的可行性。

    而后,秦授便沉着脸看向那属下,道:“叶挺坚那边怎么样了?”

    “叶家正在操办着婚礼的事宜,只是安王那边还没有动静,不知道安王是怎样的想法。”

    总之,就算是秦授,他也不确定苍澜愈和叶子柔的婚礼是否能够如期的举行。

    秦授皱了皱眉头,挥了挥手,“行了,你先去准备。”

    如果,真的能解决了苍澜陌,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秦授却是不知,他的书房屋顶,有人悄然的离去。

    而此时,袁将军府,众太医集聚。

    早就听闻袁将军昏迷不醒,如今袁将军回来,苍帝自然是会让太医前往救治的。

    此刻的袁竖,一脸的苍白,气息十分的微弱。

    太医检查他的伤口的时候,却是发现如今已经大半个月的时间了,袁竖身上的伤口,竟是还没结痂。

    虽说伤口早已用特殊的药给止血了,可不结痂,却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文太医和几个太医轮流的给袁竖把脉,可是却都是蹙着眉头,完全没有把握的模样。

    苍澜陌看着几个太医的神色,脸色有些凝重,却也只是静立一旁,看着几个太医忙碌。

    最后,文太医与几个太医商讨之后,走到了苍澜陌的跟前。

    “王爷,下官等无能。”

    说着,一干太医尽数跪在地上。

    说来也惭愧,他们竟是检查不出那伤口不愈合的问题出在哪里。

    他们也不敢胡乱碰你伤口,不然若是那伤口再次出血,他们也根本止不住。

    而如今,时间过去了这么久,那伤口虽是没有出血,但是却也已经发味儿了,袁竖的各项体征都非常的薄弱。

    苍澜陌看着文太医,对于文太医的医术他最是清楚的,文太医既是这样说了,就表明了这件事确实是难办的。

    想着,苍澜陌的眉头再次紧紧地蹙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