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1章 去看袁将军
    ,!

    苍澜陌身形顿了顿,睁开了眼睛,与同时睁眼的苏小喜对视。

    而此时,门外,越公公的声音传来:“王爷,晚膳备好了。”

    苍澜陌没有松开苏小喜,也没有要回答越公公的打算,只眸色微红的看着苏小喜,里面带着某种冲动。

    缓缓的松开了苏小喜的唇,苍澜陌的视线却还是没有离开苏小喜分毫。

    “我觉得,晚膳不及喜儿好吃,喜儿说该当如何?”

    这声音中,依旧带着惑人的意味。

    苏小喜的眼神已经不甚清明,听着苍澜陌这话,脑中更是一片空白。

    眼里,心里,便都是这个男人。

    苍澜陌本就忍了许久,看着苏小喜这般的迷人的模样,那里还能忍得住?

    在喜儿面前,苍澜陌总是会高估自己的定力。

    低下头,将头凑在苏小喜的耳边,轻轻地吻着,声音极尽温柔的道:“我会轻点的。”

    衣裳渐解,温度渐高,蜜意浓情。

    事后,苍澜陌餍足的将苏小喜拥在怀中,嘴角弧度上扬,可见他心情正好。

    而苏小喜,却是觉得身子像是要散架了一般,整个人都有气无力的。

    那个混蛋,说什么会轻点的,可是真正开始,竟如脱缰的野马一般。

    现在,她完全的不想动,就想躺尸。

    眼皮子都有些睁不开了,可是偏偏就觉得苍澜陌在一旁跟个苍蝇一般,不是玩着她头发就是蹭着她的脸,让她想要睡过去都不行。

    终于,困到了极致,有些不耐了。

    “我要睡觉!”声音中透着十足的不满,却是带着不经意的撒娇的意味。

    说完这句话,她觉得世界终于安静了,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苏小喜睡的沉了,苍澜陌的心却是柔的,眼底满满的全是宠溺。

    而后,苍澜陌便是起身,将苏小喜从榻上抱起,朝着隔壁的温泉池走去。

    待苍澜陌将苏小喜收拾干净之后,下人便送来了热粥,苍澜陌在苏小喜朦胧之中喂了苏小喜半碗之后,便又让人将东西收拾下去了。

    这番,便已经到了丑时三刻,苍澜陌上了榻,抱着苏小喜一脸满足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苏小喜依旧觉得疲累。

    正要起来,却发觉自己腰间有一双大手。

    一回头,却见苍澜陌就躺在自己的身边,睡的正沉。

    瞬间,昨夜的战况出现在苏小喜的脑海中,苏小喜的脸不禁红了几分。

    果然,男人是不能饿久了。

    苏小喜想着,心中有些无奈。

    轻轻地挪了挪身子,与苍澜陌面对面,手不由自主的落在苍澜陌的脸上,轻轻地描绘着苍澜陌的眼眉。

    苍澜陌这张本就比女子还要貌美的脸,即便睡着了也是这么的好看。

    而苏小喜这样看着看着,竟是看呆了,手竟不由自主的到了苍澜陌的唇上,却是突然的被咬住了。

    苏小喜一惊,却是见苍澜陌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轻轻吻着苏小喜的手,手将佳人抱的更紧了几分。

    “醒了?”苍澜陌笑。

    苏小喜脸上有被抓包的尴尬,按理说她与苍澜陌都这么久了,也不至于会害臊,可,却还是忍不着张。

    毕竟对她而言,昨夜算是他们第一次,还那么的......

    苍澜陌像是看出了苏小喜的不好意思,虽心动,但是也不想将人给吓到了,便在苏小喜的额间落下一吻,道:“时间不早了,该饿了,起吧!”

    说着,就率先起身,下床穿了衣裳。

    苏小喜也赶紧的从床上起身,只是腿软的让她差点跌倒。

    自然的,最后还是落到了苍澜陌的怀中的。

    “都怪你!”苏小喜嗔怪着,脸依旧泛着红。

    “嗯,怪我,下次我温柔点。”苍澜陌在苏小喜的耳边轻声说着,便非常熟练的帮苏小喜穿上了衣裳。

    大概是听到了里面的声音,等候在外面的流星便敲了门。

    流星端着洗漱的东西进了内室,没多久苏小喜和苍澜陌总算是出现在了的墨轩的前厅,开始用早膳。

    这会儿,苏小喜才终于没有了一点的别扭,吃完了之后,苏小喜便开始询问起了袁竖的事情。

    “听闻昨日袁将军便回来了,他的伤怎样了?”苏小喜问。

    苍澜陌顿了顿,随即便将袁竖如今的情况给说了出来。

    苏小喜闻言,却是蹙眉,良久才开口道:“我去看看!”

    看着苏小喜脸上认真的神色,原本是想着让她今日先休息会儿的,却终是点了点头。

    没多久,两人便坐着马车出了王府,往将军府去了。

    将军府内非常的冷清,下人并不多,苏小喜却是知道这些不过是表象而已,此刻的将军府的守卫必定是不差的。

    此刻,袁竖所在的房间中就只有文太医和一个帮着喂药的丫鬟。

    苏小喜和苍澜陌进去的时候,丫鬟才刚刚将药喂完,朝着苍澜陌和苏小喜福了福身子之后,丫鬟便就退下了。

    “下官参见洛王爷,参见乐安郡主。”文太医看到两人,朝着两人行礼。

    苍澜陌朝着文太医点点头,便牵着苏小喜走到了袁竖的床边。

    苏小喜并不急着为袁竖把脉,而是上前掀开了袁竖身上盖着的被子。

    瞧着苏小喜的动作,苍澜陌眉头微蹙,却是没有阻止。

    被子掀开,露出的是袁竖那绑着纱布的胸膛,那纱布上面此刻正沁着点点的血丝。

    苏小喜小心的解开了袁竖身上的绷带,那股子带着些许腐朽的气味便散发了出来。

    苏小喜只闻着那味道,看着那不曾愈合的伤口,心中就已经有了计较。

    手伸进了袖子里,从空间中掏出了之前就已经做好了的止血丹以及一瓶不知道什么的东西。

    “麻烦文太医准备新的绷带和好用的匕首以及烈酒。”苏小喜说话的声音非常的利落,带着一丝的不容置疑。

    那态度中,带着十分的认真。

    看着苏小喜这般模样,文太医心中透着疑惑,有些不解。

    乐安郡主是毒师这件事他心中倒是清楚,可如今这架势,却似乎是要帮着医治啊。  心中纵是疑惑,文太医却是不敢耽搁,立即便出去准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