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4章 欺君的会是你
    ,!

    翠儿的话,让叶子柔满面惨白,身形不稳的后退了一步。

    怎么会这样?

    舅舅怎么会重伤昏迷不醒到了要冲喜的地步?

    父亲怎可让妹妹替嫁?

    此刻,叶子柔自然是不会对叶挺坚有太多的期望的,毕竟之前父亲将自己送到洛王府代替妹妹当洛王的侍妾之后,对父亲就再无情分了。

    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父亲竟会罔顾圣旨,再次做出这代替的事情来。

    可是,这一次,却是让妹妹替自己。

    呵!难道,她不是父亲的女儿么?

    “小姐......”翠儿见叶子柔半晌都没有回应,以为叶子柔是不相信自己。

    然而,叶子柔却是上前,将翠儿给轻轻的扶了起来。

    “翠儿,不是我不信你,只是父亲和姨娘这般的做,我又如何能出的去这个府里?”叶子柔苦笑。

    从三个月前,父亲接自己回来之后,就将自己软禁在这北苑了,翠儿也被打发着去做了采买丫头,做些家丁才做的粗活。

    可是,她这些都忍着,因为她觉得,只要婚期到了,她就能嫁给阿愈,这些只不过是暂时的而已。

    终究,是她低估了父亲的狠心么?

    看着叶子柔一脸的死灰的模样,翠儿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掉落。

    只是很快的,翠儿便将脸上的泪给擦干了,一脸坚定的看着叶子柔道:“小姐你放心,今日采买的时候我偷偷的跑出去,即便是死我也要找到安王,让安王知道小姐如今的状况。”

    “翠儿不可......”

    “好一个忠心的奴才。”

    叶子柔话还没有说完,门口就传来了一道娇俏的声音,接着,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翠儿和叶子柔慌忙朝着门口看去,却见一身绫罗绸缎的叶子莲正站在门口,一脸嘲讽的看着她们。

    此刻的叶子莲的身后跟着两个嬷嬷,六个丫鬟,比起叶子柔这个嫡女,不知道要风光了多少。

    自从叶子柔被带回了叶家,翠儿被支走之后,叶子柔的身边却是连一个丫鬟都没有了的。

    除了一日三餐有嬷嬷送来饭菜,叶子柔就是一个人待在北苑。

    在这个叶家,叶子柔是孤立无援的,除了翠儿,再找不到任何一个对自己好的人了。

    看到叶子柔,叶子莲的眼底便闪过一抹的嫉恨。

    叶子柔是那种如清水般柔美的女子,身上那淡雅的气质让她即便是粗布衣裳,也多了一丝的贵气。

    反观叶子莲,虽然长得比叶子柔更为明媚一些,但是那一身的绫罗绸缎再好,也无法掩藏她那刻薄的嘴脸。

    站在叶子柔的面前,哪怕叶子莲再如何的好看,却终究有种暴发户的气息,上不得台面。

    就这一点的气质,加上庶女的身份,让叶子莲素来讨厌叶子柔。

    在她看来,叶子柔根本没有资格做嫡女,她才应该是嫡女。

    毕竟,她有美貌,有父亲的疼爱。

    只因为叶子柔将嫡女的身份占去了,才让自己在京中的小姐面前低人一等,那些小姐们根本就瞧不起她,平日里也根本不将她放在眼里。

    这一切,都是因为叶子柔。

    “不过,怕是不能如你们的愿了。”叶子莲说着,就朝着两个强壮的丫鬟使了个眼色。

    那两个丫鬟会意,便将翠儿给抓住。

    即便是平日里的翠儿挣扎,那也是无法挣脱那两个身强体壮的丫鬟的,更何况,这几个月以来,翠儿根本就没有吃过一顿的饱饭呢?

    叶子柔想要去救翠儿,却是被两个嬷嬷给拉住了。

    冷静下来,叶子柔便也知道,这三个月以来,翠儿都没能进入这北苑,而自己三个月内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出去,却总是被人挡回来了。

    这院子里,是有人看守着的,翠儿今日能进来,必定是他们故意放进来的。

    她,怎么会忘了这个?

    “你究竟想做什么?”第一次,叶子柔那柔弱温和的脸上出现了冷意,这一刻的叶子柔,不再柔弱,那眼眸中,竟也带着一丝的坚毅。

    叶子莲看着叶子柔这样,先是一怔,随即眼底的厌恶却是更甚。

    方才那一刻,她竟觉得叶子柔身上光芒四射。

    这样的叶子柔,最是讨厌了。

    视线微转,落在了床上那一件火红的嫁衣上,叶子莲笑了。

    “呵,竟真这样乖的绣着嫁衣,只可惜,你是没有机会穿上了。”叶子莲一边说着,一边走近那嫁衣。

    “翠儿说的都是真的?”叶子柔看着叶子莲的背影,眼眶微红,却是没有落下泪来。

    叶子莲此刻已经坐在那床上了,听闻叶子柔的话,笑了。

    “那是自然,合该我会比你尊贵。”叶子莲笑道。

    “你不怕违抗圣旨么?我可是皇上赐婚的。”叶子柔心中其实并不平静,可是,却还是不得不红着眼问出她想知道的。

    她,不能在叶子莲的面前示弱,她,需顾及她最后的尊严。

    “怎么会不怕?”叶子莲笑,看着倒也是天真无邪,可惜那眼睛里确实迸发着恶毒的光芒。

    “不过,抗旨的不是我和爹爹,而是叶子柔你啊。”说到这里,叶子莲又娇笑一声,继而道:“叶子柔后悔随安王,拒不上花轿,未免龙颜大怒,我自然是得代替姐姐上花轿了。”

    “嗯,虽然皇上会怪罪,但是我跟爹爹都是因你所累,死罪自然是可免的了。”

    说着,叶子莲故作天真的支着下巴想了想,又道,“至于安王那边,拜堂的人既然是我叶子莲,他想要悔婚,怕是也是不行的吧?”

    “我的好姐姐,你说,是不是如此?”

    叶子莲的脸上都是笑意,可是她的心却是恨得要死。

    因为叶子柔,她的名声臭了,没有世家公子会娶自己,以后她依旧只能为妾。

    而叶子柔,她这个丧门星,竟是能得皇上赐婚。

    她又怎么会允许叶子柔比自己过得好?那安王妃的位子,她又怎会让给叶子柔?

    她,才应该是高高在上的那一个。

    至于叶子柔,最多就配给她提鞋。  况且,这段时间,她也是真的发现安王爷其实也是不错的呢!温文儒雅,又十分英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