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6章 得帮叶子柔
    屋顶的人悄然的离去,直到在街道旁的一个小巷子里才停了下来。

    “怎么了?”看着怀中的人没有动静,苍澜陌不由得出声。

    没错,出现在叶子柔房顶的人便是苏小喜和苍澜陌。

    原本叶家的这些事情也不该苍澜陌他们知晓的,但是因为苍澜陌之前让人盯着叶家的一举一动,羽卫回来禀报的时候,便

    说明了这件事情。

    恰好这事苏小喜听到,见苏小喜担心,苍澜陌才带着苏小喜亲自来了一趟,想要看看叶子柔的具体状况。

    只不过,苍澜陌和苏小喜皆是没有想到竟会看到这样的一幕。

    不过,他们却是知道,叶家是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了的。

    苏小喜揪着苍澜陌的衣裳,看着苍澜陌,“阿陌,咱们得帮叶子柔。”

    没有亲眼看到,没有亲耳听到,根本就难以想象在叶家这般的没有下限。

    安王如今是阿陌关系唯一好的兄弟,若是叶子柔有个什么,怕是安王的日子也不好过了。

    况且,叶子柔有时候虽然优柔寡断了些,起码人是善良的。

    可是叶子莲那个女人,心思那般的恶毒,根本就配不得苍澜愈。

    若真的让他们计谋得逞,苍澜愈岂不是可怜?

    苍澜陌闻言,眸带异彩的看着苏小喜。

    苏小喜瞧着,却是一脸的不解。

    “怎么了?”她有说错话么?

    苍澜陌闻言,却是摸了摸苍澜陌的脑袋,道:“帮自是要帮的,不过,不是现在。”

    “不是现在?”苏小喜问,随即便想明白了。

    阿陌既是在婚礼上有所部署,这叶子柔的事情,怕也是在那个时候解决的吧。

    不过......

    “你是想当众揭穿?”苏小喜挑眉。

    “不然?”苍澜陌反问,随即两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随后苍澜陌揽着苏小喜的腰便往外走去,苏小喜似想到了什么,看着苍澜陌问:“这事情真的是叶大人的主意么?”

    这样,似乎太冒险了吧。

    如果安王婚礼那日真的发生什么,即便当日叶子莲不会被发现,到了第二日,在那样的混乱的情况下,皇上真的会如同叶

    子莲所说的那会好说话?

    想来,似乎不太可能才是。

    按照他们的计划,他们是要趁乱对付阿陌来着,阿陌无论是出事或是没有出事,皇上必定会大怒,这事情必然不会简单了

    事。

    而叶子莲替代叶子柔嫁入安王府,叶家就会成为第一个靶子,叶挺坚应该不会这么蠢才是。

    “你不是猜到了么?”苍澜陌不答反问,随即便捏了捏苏小喜腰,道,“放心,叶家会有报应的,你就别操心了。”

    “许久不曾吃火锅了,咱们今日去吃个痛快。”

    说着,苍澜陌就揽着苏小喜的腰,加快了步子往巷子口而去。

    时间,过得飞快。

    三日的时间转眼便过去了。

    这一日,京中经过几日的沉闷之后,终于是多了一些的喜庆。

    虽说现在战事紧张不宜大办,但是一个王爷愿意为将军冲喜,倒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这样的举动,百姓们自是不会说什

    么。

    不但不会说什么,反倒是会对安王十分的感激的。

    所以这婚礼,也并没有特意的小办,却也没有特别的铺张,该有的全都有,不该有的是一样也没。

    安王府的一切,也都按照正常的进度进行着,并不见一丝的异常,只等着吉时到便出发迎亲,每个人的面上都带着喜色。

    而叶府中。

    因为三日之前便得到了婚期,所以叶子柔便在曹姨娘的安排下住进了二小姐的西苑中。

    西苑是整个叶家除了主院之外最好的院落,因为叶子莲和曹姨娘受宠,所以便是叶子莲住在西苑。

    要说起来,这西苑原是叶子柔的母亲袁氏所在的院落,袁氏去了之后,便是属于了叶子莲了。

    叶家谁都知道大小姐不受宠,在府中的地位还不如二小姐,这一次大小姐在西苑出嫁,众人只当是叶家的主子是不想得罪

    安王而所做的安排,并没有做其他的猜想。

    此刻,西苑一片的喜庆的红色。

    只不过,在那闺房中梳妆的人却是二小姐叶子莲。

    房间内除了叶子莲之外,还有几个叶子莲信任的嬷嬷和丫鬟,再就是叶子莲的生母曹姨娘了。

    曹姨娘一身绸缎,如同旁的贵妇人一般,根本看不出半点妾室的影子来,倒是十足的当家夫人的模样。

    如今的曹姨娘虽说年岁也有三十多点,看着倒也是二十五六的模样,正是绝佳的年华。

    加之那美艳动人的模样,倒也不奇怪她能得叶挺坚的专宠。

    只不过,从曹姨娘的眉眼之间,也是能看得出来她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

    大丫鬟给叶子莲梳妆完毕之后,曹姨娘上前给叶子莲的带上了最后一个金步摇,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满意之色。

    “我的女儿容貌就是好,便是不信这般的容颜不能让那安王流连忘返。”

    听着自家娘亲的话,叶子莲脸上也是欢喜,更多的是自信。

    她也是觉得,自己这般的模样,必定是能让那安王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的。

    那安王都能喜欢叶子柔,又怎会不喜欢自己?定然是安王不曾瞧见过自己才是。

    只是,笑了一半,叶子莲便是蹙起了眉头,看着曹姨娘道:“娘,叶子柔那个贱人你处置了没有?”

    闻言,曹姨娘却是笑了笑。

    “这个莲儿不用操心,那小贱人今日之后必定声败名裂。”说着,拿起一旁的盖头,道,“那小贱人是永远比不上你的。”

    “什么比不上?”就在这个时候,叶挺坚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叶子莲和曹姨娘比了个眼神,手中的盖头已经盖在了叶子莲的头上了。

    下一刻,一身官服的叶挺坚便走了进来,面上有显然意见的喜色,细看之下,倒是能看得到他眼底深处还有某种激动。

    “老爷来了。”曹姨娘笑,一脸的温柔,“妾身方才在说,咱们柔儿娴雅温柔,旁的小姐是比不上她的,日后嫁进了安王府,

    必定是享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