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1章 果然,够暴力
    ,!

    拜堂的大堂,终是成了屠场,即便已经将尸体给处理了,可以就是带着浓浓的血腥的味道。

    宾客中有男宾和女宾,那些女宾的脸色已经不能用惨白来形容。

    试想,谁能料想来参加婚礼,最后却是遭遇刺杀?

    能胆敢在堂堂王爷的婚礼上做出刺杀的事情,那幕后的人想来也不是一个怕事的。

    众人心思各异。

    而其中有一个人,脸色非常的难看,此人,便是丞相秦授。

    苍澜陌就冷着一张脸,似有漫不经心的坐在那里,身边是苏小喜,旁边站着的是苍澜愈。

    此刻的苍澜愈,心中虽十分的担心叶子柔,可以眼前的状况让他无法分心开口去询问叶子柔的情况。

    一瞬的静默之后,苍澜陌便抬眼看向站在那里的秦授,声音淡淡的道:“丞相何必站着,不妨来听听这是怎么回事吧!”

    秦授一听苍澜陌的话,身子微微一僵,微垂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的毒辣。

    随后,便抬头朝着苍澜陌拱拱手。

    “恭敬不如从命。”说着,亲手往苍澜陌的对面坐下。

    接下来,苍澜陌便又让几个举足轻重的人坐下了,这才对着众人道:“今日这些人是来刺杀本王的,让诸位受惊,便是本王不是,本王在此向大家赔个不是了。”

    苍澜陌的声音非常的淡,却是让在场的众人炸开了锅。

    这些人,竟是来刺杀洛王的?

    这事情,可真就玩大发了。

    要知道,之前尚且还能认为皇上并不在乎洛王,可如今大家是看得明白的,皇上是非常的在乎洛王的。

    皇上这般在乎的人被刺杀,便只有一个可能了。

    那就是夺嫡之争。

    自古夺嫡之争十分残酷,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只不过,皇上如今只有四个皇子,陵王苍澜昊,洛王苍澜愈,翼王苍澜诀,安王苍澜愈。

    翼王和安王一个太过纨绔,一个太过文雅,在朝中也并没有与官员走动,是与皇位最是无望的了。

    若说皇位谁最有希望,那便是陵王苍澜昊和洛王苍澜陌了。

    只是,如今的陵王去了西北边关,即便是要对洛王动手,那也是有不在场证明的。

    且,这冲喜的事情是临时决定的,陵王即便是想要插手,怕是手也没法子伸这么的长吧。

    众人的心思飞转,最后将视线落在了苍澜愈的身上。

    这里是安王府,莫不是,与苍澜愈有关?

    如果这事情真的是安王所为,那安王未免隐藏的太深了一些。

    也是在这个时候,众人想起来了不久之前,安王为了洛王奔走的事情来。

    心中的天平就更加的不平衡了。

    从那件事可见,安王其实并非平庸之辈,但是既是安王能为洛王奔走,那也是能够说明安王与洛王其实是兄弟情深的。

    宾客心思百转之间,宾客之外传来动静。

    “表哥,人带来了!”

    是周锦书的声音。

    众人带着疑惑,纷纷的让开了路。

    却见周锦书的手上此刻正提着一个人。

    众人定睛看去,却发现被提着的人竟然是礼部尚书叶挺坚。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不是叶子莲么?她怎会在此?”

    就在这时,有女子的轻呼声传来。

    于是,女宾处的众人忘记了方才的心有余悸,皆是朝着那瘫坐在地上被人遗忘了的叶子莲走去。

    因为叶子莲在叶家十分的受宠的缘故,所以京中贵妇人的宴会,一般都是叶子莲去参加的。

    虽说许多人是瞧不起叶子莲庶女的身份,但是却是知道叶子莲的模样的。

    可是,被指婚给安王的人,不该是嫡女叶子柔么?怎会换成了叶子莲了?

    女宾的议论声虽小,却是不少人都听到了。

    于是更多的人的视线都落在了瘫坐在地上,穿着一身喜服的叶子莲的身上。

    接着,又将视线落被周锦书提起来的叶挺坚的身上,心思百转千回。

    此刻的叶挺坚是昏迷了的,至于是怎么昏迷的,那也只有周锦书知道了。

    周锦书并没有看那些人,在接收到了苍澜陌的眼神示意之后,便将手中的人给扔到了地上。

    ‘嘭’的一声闷响,让在场的人皆觉得一震的肉疼。

    不过,只这样,叶挺坚却是没有醒来。

    周锦书这才朝着众人扫了一圈,然后上前一步,脸上带着笑容,一副纯天然无公害的模样。

    可是,不少人却还是看到了,周锦书的脚,正落在了叶挺坚的手上,并且,正不断的在增加的力道。

    “啊!”的一声惨叫,穿过整个大堂。

    只是,周锦书却是望了望屋顶,不动声色的挡住了苍澜陌,然后,就像是一个无事人一般的站在那里,一副‘不管我事’的模样。

    不少人听着叶挺坚的惨叫声,将自己的手指给缩了回去,身上打着冷颤。

    绝对不能惹周锦书,绝对不能!这想法,在众人的心中根深蒂固起来。

    而苏小喜,则是很努力的忍住了扶额的冲动。

    她给了周锦书解药的,她发誓。

    只要闻一闻人就能醒了的,她发誓!

    是周锦书自己要用这么暴力的手段将人弄醒的。

    不过,想着想着,苏小喜的唇角却是不由自主的掠起一抹的弧度。

    怎么办呢?听着叶挺坚的惨叫声,她竟然觉得好解气。

    大概是,叶挺坚太遭人恨了吧!苏小喜想着。

    苏小喜的小表情都被苍澜陌看在了眼底,让他那冷然的眸子里多了几许的柔情,手也忍不住的捏了捏苏小喜的手。

    “周锦书,你竟敢打晕本官?即便你是皇亲,可这也不是你袭击朝廷命官的原因,本官一定要去请皇上为本官做主。”

    苏小喜和苍澜陌的啸动被的叶挺坚气急败坏的声音给打断。

    很显然的,刚刚醒来的叶挺坚,并没有看清眼前的状况,也不知道自己其实早已经不在叶府了。

    而叶挺坚的话,正是告诉了众人,他,是怎么昏迷的。

    嗯,也就能够说明,这周锦书为何要用暴力手段让人醒来了,毕竟人家就是用暴力手段让人昏过去的。  果然,够暴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