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4章 叫管家来
    苍澜陌的目光幽幽的落在满心忐忑的叶挺坚的身上,只一瞬,叶挺坚便满身是汗。

    低垂着眸子,不敢朝着苍澜陌看一眼。

    就仿若,看上一眼他所做的事情就都会被窥探一般。

    而他却是不知,苍澜陌只看了他一眼,随后便朝着那些被遗忘了有一阵子的抬夫望去。

    此刻那些抬夫的眼底都带着不安,但是在苍澜陌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却还是强装镇定。

    “今日王府喜宴,凡是进出的人都被检查,无人携带兵器,除了叶家的嫁妆并没有检查之外。”

    苍澜陌说着这话的时候,声音很缓慢,就仿佛他说的根本就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一般。

    只是这样的语气,却是让这些抬夫心中颤了几下。

    “可是,刺杀本王的兵器,便是那些,你们可知罪?”苍澜陌的话说道最后,已经带着几分的凌厉,身上的威压更是让不少人腿软。

    那些抬夫闻言,当即便趴在地上求饶,“王爷明察,我们只是负责抬嫁妆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抬夫其实并不多,也就十来个而已,其余东西都是用马车给装来的。

    这十来个的人跪地求饶,那声音混杂,让整个大堂都有些吵杂起来。

    可是苍澜陌看着这些人的眼神却依旧冰冷,没有一点的情绪的波动,对于他们的求饶声也是恍若未闻,就仿若在看一场戏一般。

    等苍澜陌觉得差不多了,才看向离自己比较近的叶挺坚。

    “叶大人,这些抬夫是你府上的,嫁妆也是你府中安排的,他们既是不知情,那那些东西便是你准备的了?”

    叶挺坚见话头一下子就转到了自己身上,当即有些腿软,若非他已经是跪着的姿态,怕是又会跪倒。

    只是,他的脸色依旧惨白一片。

    “王爷,此事下官并不知晓,下官并未管嫁妆的事情,根本不知道嫁妆里有兵器,还请王爷明察。”

    叶挺坚这个模样看在秦授的眼里,不由得眼底露出一抹的厌恶。

    而苍澜陌,看着叶挺坚的眼神,淡漠异常。

    沉吟半晌之后,倒也没有看一眼叶挺坚,反倒是看向了秦授。

    敲,看到了秦授眼底闪过的那一丝带着厌恶的不满。

    此刻的苍澜陌的眼神,便比方才更加的耐人寻味起来了。

    “秦丞相今日可带了侍卫前来?”苍澜陌问。

    秦授闻言,便指着外面站着的一人,道:“那人便是我的侍卫了。”

    苍澜陌随着秦授的的指着的人看去,只看了一眼,便将目光收回,放在了那个孤零零的黑衣人的身上,唇角微微弯起了一抹冷冽的弧度。

    “敢问秦丞相,这黑衣人可是你府中的人?”

    苍澜陌这话一出,那些原本是想着独善其身的官员们的视线不由得都落在了秦授的身上。

    地上那黑衣人,应当是方才那些刺客之一。

    若那个黑衣人是秦丞相的人,那岂不是说明,这次的刺客就是秦丞相指使的?

    这样说来,似乎也说的过去。

    毕竟秦丞相是大皇子的岳父,对付洛王似乎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是,他们都是没有想到秦丞相竟是这样的有野心的一个人罢了。

    各种各样的目光落在秦授的身上,似不信,似探寻,似幸灾乐祸。

    也有不少人的视线落在了那中间那个黑影人的身上,经由苍澜陌的提醒,自是有些往来丞相府比较多的人也瞧出了那个人的眼熟。

    当即,这些人心中的怀疑便越加的深了起来。

    反观秦授,面对这些人的目光,面上倒也没有慌张之类的神色,除了有些阴沉之外,倒也算是十分的镇定了。

    毕竟,也是为相多年的人了。

    “看着倒也有些眼熟。”秦授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苍澜陌视线流转到了秦授的身上,眸色比寻常的时候更为深邃,那暗眸深处,带着一抹的嘲讽。

    眼熟?呵!

    “本王也觉得十分的眼熟呢,似乎在丞相府就瞧见过。”说到了这里,苍澜陌顿了顿,才继续道,“不知道丞相作何解释?”

    闻言,秦授却也不慌不乱,指示蹙着眉头。

    “府中的人皆是由管家管着,本相事情忙,倒也不是十分的清楚。”

    总之,秦授便是一副不承认也不否认的姿态。

    苍澜陌闻言,手轻轻地敲打着桌面,那桌面上发出的声音,十分的勾人心魂。

    若是旁人,这个时候必定会心慌,但是苏小喜却是注意到了,秦授的脸上的神情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果真是老狐狸,想要他轻易的破功,似乎还没这么容易。

    苏小喜心中想着,但是很快的就别开了视线,她相信苍澜陌,所以她并不担心。

    “既然是如此,那便让人去请丞相府的管家来便是。”苍澜陌此刻是垂着头的,视线却是落在苏小喜的手上。

    “相信,丞相应该不会反对的吧?”

    声音冷淡,却是带着某种魄力,让人难以拒绝。

    当然,这样的诚,秦授也根本无法拒绝。

    秦授心中再如何愤怒,脸上却还是扯出了一抹笑来,“这个自是不会反对,王爷请便。”

    苍澜陌闻言,便直接对着一旁的天阳天诀吩咐道:“你们去请丞相府的管家过来。”

    天阳天诀闻言,领命便去。

    在等待的过程中,苍澜陌让安王府的下人端来了茶点,并且让人将靠外的那些凌乱的桌椅给收拾妥当,让那些站着的官员都坐下。

    等每个人的面前都摆上了茶点之后,丞相府的管家也被带了上来。

    丞相府的管家是个事实多岁的中年男人,长得倒也还好,有着两撇八字胡,瞧着便是一个精明的人。

    见了苍澜陌,那管家面上倒也平静,恭恭敬敬的朝着苍澜陌行了礼。

    然后又见过了自家的主子,才开口,“听闻王爷宣奴才过来,不知有何事?”

    苍澜陌并不急着回答,而是拿起茶杯,轻轻地滑动着盖子,慢条斯理的饮了一口,放下茶杯才道:  “地上那名黑衣人,你可识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