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5章 徐芒的弟弟
    ,!

    管家闻言,便依着苍澜陌的视线,朝着那跪在地上的黑衣人望去。

    只一会儿,管家便出声,道:“奴才识得。”

    这话一出,不少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竟真的是丞相所为么?

    苍澜陌抬眼看向管家,看不出他此刻脸上的情绪。

    管家神色如常,朝着苍澜陌抱拳,随即便继续道:“此人虽并非是丞相府中人,但是与丞相府有些渊源,故而小的认得。”

    不是丞相府众人?众人心中疑惑,但是无人胆敢出声,只静观其变。

    “哦?”苍澜陌似乎是来了兴致,“不是丞相府中人?”

    “是的!”管家非常肯定,“此人是府中一个已故的奴才的亲弟弟,曾经也到过丞相府。”

    “哦?那你可知他叫什么名字?”苍澜陌问,脸上已经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了。

    管家犹豫了一会儿,似在回想,但是很快便道:“知晓,他名叫徐进。”

    “徐进......”苍澜陌口里念叨着这个名字,眼底绽放出冷芒,看向丞相,“秦丞相,莫不是那这徐进的兄长便是叫做徐芒不成?”

    徐芒?是何人?

    许多人都一斤不记得了。

    但是苏小喜心中却是十分的清楚,她也知道苍澜陌留下那个徐进的原因。

    在侍卫掀开徐进的蒙面的时候,她心中就清楚了。

    这徐进,与那徐芒长得有几分的相似。

    青楼那日发生的事情印象太过深刻了,即便是时间相隔了这么久,她依旧是能够清楚的记得。

    苍澜陌,也是如此。

    秦授却是看向那管家,问道,“这人的兄长,可是徐芒?”

    管家闻言,当即点头,“正是徐芒,王爷怎么知道?那徐芒早前便已经病故了。”

    管家的脸上满是惊讶,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般。

    “病故?管家可是确定?”苍澜陌这次没有开口,开口的人是苏小喜。

    此刻的苏小喜的眼里带着嘲讽,脸上泛着冷意。

    管家却是依旧一脸的从容,朝着苏小喜拱手抱拳,道:“回禀郡主,小人虽说管的奴才很多,但是去年病故的奴才就那么几个,小人还是记得的。”

    苏小喜闻言,眼底的嘲讽却是更浓了。

    视线在下面那些官员的身上流转,而后落在了其中一个人身上。

    “曹大人!”苏小喜出声。

    那人,正是曹德,大理寺少卿。

    曹德见自己被点名,当即起身,朝着苏小喜行礼。

    “不知郡主有何吩咐?”曹德脸上神情较为清明,并无半点慌张。

    “曹大人审理的案件,可还记得?”苏小喜问。

    “大案子记得,近期的案子也记得。”曹德如实的回答。

    苏小喜闻言,唇角微扬,目光却依旧带着一丝的清冷,“那么,不知道曹大人可记得去年本郡主身为被告的案件?”

    旁人听苏小喜这般的询问,完全的就不知道苏小喜的目的是什么,根本就是一头的雾水。

    但是曹德脸上却没有半点的困惑,出声道:“下官记得,当日便有一面目全非的证人,名字便叫做徐芒。”

    因为当日那个指认苏小喜欺君罔上的那人出现的情景实在太过恐怖,加之那个事件之后,眼前的这个女子便被皇上封为了郡主。

    所以,对于当日的事情,他记得也是清楚的。

    只不过,曹德与苏小喜以及苍澜陌不同的是,曹德并没有见过那徐芒的真面目,他见到徐芒的时候,徐芒已经是面目全非了。

    但是,在洛王说出徐芒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想到了那个全身恶臭,面目全非的人。

    一开始还不太确定,当乐安郡主叫他的时候,他是非常的肯定他们说的徐芒便是那人了。

    只是,曹德没有想到的也是,那个徐芒竟然是秦丞相的人。

    曹德话说完,苏小喜便让他退下了。

    而后,苏小喜淡淡却是带着几分嘲讽的看着苏小喜,对着秦授道,“秦丞相,你看,这事情是不是十分的巧合?”

    秦授蹙着眉头,非常不善的看了曹德一眼,然后才回答苏小喜的问题,道:“这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太多,莫不是都与丞相府有关?”

    苏小喜闻言,却是摇摇头,“自然不会。”

    说着,苏小喜的视线若有所思的看向那地上的徐进,“只不过,当日那面目全非的徐芒身上的毒是本郡主所下,本郡主既是下了毒,便是看清楚了那徐芒的模样,和这徐进,倒是十分的像呢。”

    接着,苏小喜看向秦授,“大人,敢问会有两个同名同姓并且长得十分相像的人么?”

    不等秦授回答,苏小喜的目光骤然变冷,身上气势渐渐变强,“还是说,那日的徐芒根本就是丞相府的徐芒?”

    “郡主请慎言。”秦授的脸色这次是真的变得非常的难看了,声音也大了几分。

    “丞相莫不是以为声音大,就清白了?”苍澜陌冷冷的出声,目光更是冷冷的射向秦授。

    敢凶他的喜儿?简直不知所谓。

    秦授旁的时候本就是一个强势的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久了,人也会嚣张许多。

    只是,被苍澜陌这冷冷的看着,他心中竟是升起了点点的惧意。

    虽是如此,秦授不允许将这种惧意给流露出来,心中却是将苍澜陌给恨得更狠了。

    苍澜陌却是不管秦授,而是看向苏小喜,那表情立刻柔和,眼中表达的意思似乎在说:好了,你可以继续了。

    这样的转变,不知道让多少人跌破了下巴。

    都知道洛王宠乐安郡主,倒是没有想过竟是这样的宠。

    苏小喜看了一眼苍澜陌,便又看向秦授。

    “丞相当真以为是本郡主胡说?”苏小喜的眼底冷芒依旧,“当日那徐芒刺杀于王爷,今日有徐进刺杀王爷,本郡主怎么觉得,这姓徐的都是与王爷过不去?”

    “或者说,是他们主子与王爷过不去?”

    苏小喜的话,秦授却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若是回答了,岂不是承认了自己是这徐进的主子了?

    可是,他不回答,旁人却是会觉得,两件事都是他所为。

    毕竟,不少人是不知道,那叫做徐芒的人,曾经是刺杀过苍澜陌的。  若说那徐芒和丞相无关,岂不是太过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