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6章 毒不算严刑逼供
    “王爷,凡事都得讲求证据。”

    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秦授便坐了回去,脸上的神色依旧难看。

    “自然!”苍澜陌点头,随即冷冷的吩咐道,“将人带上来!”

    人?什么人?

    众人心中想着,目光却是往外看去。

    然后,便瞧见一人被带了上来。

    此人,是一个小小的武官,名为周昌。

    这周昌平日里竟是做一些见缝插针的事情,一肚子的坏水,在京中的风评并不好。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没有官员愿意将女儿嫁给他,最后他也只能娶了一个屠夫的女儿。

    这件事,倒是成了许多人的笑柄。

    毕竟,屠夫杀戮重,地位比起平常的商户还要低了许多,周昌好歹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京官,娶了这么一个妻子,能不被

    人笑话么?

    也是因为这般,所以周昌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在大堂中,竟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也是,谁愿意去注意那么一个臭名昭著的人?

    只是,他们不明白为何会将周昌带来。

    倒是秦授,在看到周昌的时候,眼底却是闪过一抹的杀意。

    若非是他,今日的事情便不会如此。

    周昌此刻手脚都被绑缚着,嘴里还塞着布条,眼底此刻带着惊恐。

    被带上来之后,他的后膝便被人一踢,人便直挺挺的跪倒在地上,那骨头碰触地面的声音,让人听着都知道疼。

    而那周昌,更是疼的哼出声来,身子都一颤一颤的。

    在场的人中自然不乏武将,看到周昌这般怕疼的模样,只觉得周昌这人简直是丢了武将的脸。

    周昌却是不管这些,只‘呜呜’的叫着。

    苍澜陌示意让人拿掉了周昌嘴里的布条,周昌的嘴一恢复了自由,便赶忙朝着苍澜陌道,“王爷,下官什么都没有做,王爷

    为什么要抓了下官?下官冤枉啊。”

    一出声,便是求饶,那贪生怕死的模样落在许多的武官的眼底,就只觉得辣眼睛。

    “你当真什么都没有做?”苍澜陌冷眼睨着周昌。

    周昌闻言,便点头,“没有,下官真的什么都没有做,下官只打碎了一个酒壶而已。”

    周昌的话,听在旁人的耳中,却是让他们一阵的深思。

    打碎了酒壶?这其中可有什么?

    “本王问你,你因何打碎了酒壶?”苍澜陌问。

    周昌闻言,当即摇头,“没有原因,是有一个下人撞了下官一下,下官不小心的。”

    说着,周昌小心的看向秦授,见秦授正盯着自己,身子抖了抖,便垂下了脑袋。

    “当真只是如此?”苍澜陌问。

    然而,周昌却是连连点头,表示说的话都是真的。

    苍澜陌倒是没有看向周昌,而是温柔的看向苏小喜。

    “喜儿觉得,如果用毒审问,算不算严刑逼供?”苍澜陌此刻的声音,柔的都能滴水了。

    但是听着苍澜陌话的人,却是觉得苍澜陌的话比外面的寒风更让人发冷。

    谁不知道乐安郡主的毒术了得,就是那北海的离妃身上无人能解的毒都是郡主解的。

    怕是郡主最起码的也是特级毒师了吧。

    特级毒师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能够制出许多种的毒,那些毒还会比平常的毒更厉害。

    有句话不是说,让人死,倒还不如让人生不如死么?

    那毒,绝对是很容易让人生不如死的。

    那地上软趴趴的徐进不是如此的么?

    而苏小喜听了苍澜陌的话,心中知道苍澜陌的意思,这让她的眼底闪过一抹的趣味。

    “自然算不上。”苏小喜旁若无人的回答。

    众人:......简直是睁着眼说瞎话!

    苍澜陌一副‘我理解了’的模样点点头,“既然如此,那便麻烦喜儿了。”

    顿了顿,又道,“记得用让人生不如死的那种毒。”

    那声音,就真真是云淡风轻。

    苏小喜点头,从袖中掏出了一个蓝色的瓶子,递给天阳,“拿去,喂一粒便可以了。”

    众人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苏小喜的身上,心想着那袖子可是就是为了装毒药的?

    以后,还是离乐安郡主的袖子远一些好了。这是众人心中的想法。

    只是,无论是苏小喜还是苍澜陌,这个时候却是完全的没有看向其他人,只非常悠闲的喝着茶。

    当天阳将毒药非常不客气的塞到了周昌的嘴里而回转的时候,两人手中的茶正好见底。

    便又有随从过来给他们添上。

    不过苍澜陌和苏小喜两人皆是没有动那茶杯,而是一脸兴味的看着那面色惨白,却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的周昌。

    不过,也就只是看了一眼罢了,苍澜陌的视线便落在了苏小喜的脸上。

    嗯,还是他的喜儿看着更养眼。苍澜陌心中暗道。

    “喜儿,不是说要给让人生不如死的毒么?怎么不见有动静??”苍澜陌问,完全一副话家常的语气,仿若旁人都已经不在

    这里了一般。

    苏小喜也是看着苍澜陌,亦是忽略了在场其他人。

    “既是要让人说实话,自然是得让人生不如死的药才管用了。”苏小喜的声音更淡,仿若在说‘今天的天气真好,咱们去踏青

    吧’一般。

    “只是这药发作的比较漫长罢了。”苏小喜补充。

    而站在苏小喜身后的天阳天诀几人,嘴角无一不抽了抽,他们只觉得,这两个主子,真的太腹黑了。

    这审问的哪里只是那周昌啊?这要审问的分明是这大堂中跪着的所有的人啊。

    就好似之前的千层雪一般,一点点的瓦解人的心防。

    这漫不经心的话家常的语气,倒是比任何其他的语气来的更让人害怕。

    还好,这俩腹黑的主是他们的主子。

    天阳几人心中庆幸着。

    “那喜儿可否为我讲解讲解,这药,究竟会有何症状?能怎么让人生不如死?”苍澜陌继续笑,脸上依旧是一片的温柔。

    而此刻,看着苏小喜的人,并不止苍澜陌。

    那周昌更是一脸惧意的看着苏小喜,他整个身子都在发抖,脸上惨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

    其他的官员也是看着苏小喜,想知道苏小喜所言的生不如死是怎样的。

    而秦授,扫了一眼地上跪着的那些人,眼底的杀意更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