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7章 症状
    ,!

    “嗯,这个我得好好想想。”苏小喜说着,就果真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模样。

    其他人则是屏息看着苏小喜,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了不得的毒药,毕竟此刻那周昌似乎什么反应都没有。

    “大概,肚子会疼吧......”苏小喜有些不太确定。

    而除了苍澜陌之外的其他人,视线都不由得朝着周昌看去,却见周昌脸色苍白,额间留着细密的汗珠,身子有些佝偻。

    这模样,倒是真的像极了肚子疼,若非他的手不被绑着,这会儿估计得抱着肚子了吧。

    “然后,从脚开始痒,一直痒到头皮......”

    苏小喜话音放落,那周昌整个人都躁动起来,身子不停地扭动,神色古怪而痛苦。

    看着周昌这个模样,不少人都觉得身子开始痒了起来,忍不住的开始挠着身子。

    可是,周昌的手脚被绑着,根本挠不了,看着旁人挠痒痒的模样,周昌的眼眶都红了。

    他好痒,好痒,想挠。

    此刻他恨不得那些人的手都来帮自己挠痒痒。

    “然后,心悸,胸闷......”

    苏小喜继续的数着会有的症状,众人发觉周昌果然就一副喘不过气来的模样了。

    不过苏小喜依旧没有看向周昌,而是看向苍澜陌,有些犹豫的道,“阿陌,要是周大人不愿说实话,死了怎么办?”

    瞧瞧这语气,多么的无辜?

    秦丞相听着,更是气的青筋暴动。

    “你们简直胡闹......”

    苍澜陌冷冷的扫向秦授,让秦授的声音咽了进去。

    “不知道打断人家夫妻培养感情是很不对的事情么?”那声音云淡风轻,带着几许的威胁。

    众人:......

    洛王,您似乎还没有成亲。

    而且,现在你们确定是在培养感情?

    天阳天诀流星三人却是能够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不动声色。

    反正这样的事情,见的多了就没事了。

    秦授的胡子一抖一抖的,最终却还是默了。

    苍澜陌也不想多看秦授一眼,便看向苏小喜。

    “会死?”

    “嗯,会死。”苏小喜很肯定的道,“不过死的会比较惨。”

    苏小喜的眼底闪过一抹笑意,觉得现在根本不用看周昌的脸色就知道他的脸色一定非常的难看。

    心理战术,才是最可怕的逼供方式。

    “如何的惨?”苍澜陌非常的配合。

    “也没什么。”苏小喜的脸色更加的无所谓,“也就是全身该痛的地方痛一遍,该痒的地方痒一次,接着在亲眼看着自己从脚到头,一点点的开始腐蚀。”

    “这个过程非常缓慢,痛是痛了那么一点点,但是一时半会儿的死不了,反正中毒的人至少得看着自己没了半个身子,再然后......”

    “别说了!”苏小喜话都没有说完,周昌带着恐惧的声音响起,“我说,我说,我全都说,求你别说了。”

    苏小喜前面所说的症状,他全部都有,想到自己可能看着自己一点点的腐蚀,他就受不了。

    而在场的人听着苏小喜的描述,都只觉得身子发麻,更别提那个瘫软在地上的徐进以及叶挺坚等人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发现周昌的身下多了一滩水渍。

    苏小喜只是瞟了一眼周昌的情景,然后就眼底带着笑意的看着苍澜陌,眼底带着几分的得意。

    至于苍澜陌的眼底,只有宠溺。

    近处站着的天阳瞧着,忍不住朝着流星的方向看了一眼,只是最终眼底却只剩下点点的黯然。

    苍澜陌的视线终于从苏小喜的身上移开,停留在了周昌的身上,唇微启:“说!”

    “是,是丞相,是丞相让下官......”

    周昌本就是贪生怕死之辈,这个时候怎么还敢隐瞒?

    只是,周昌想说,自然有人不愿让他说的。

    他话还没有说完,秦授便拍桌而起,怒指周昌道:“周昌,说话凭证据,这般污蔑老夫的后果,你可想清楚了?”

    说话间,秦授还朝着他那站在外边的侍卫使了个眼色,而那侍卫便在众人全部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朝着周昌飞驰而去,眼看着一掌就要拍在周昌的身上了。

    只不过,最后那一瞬,那手却是停下了。

    只因为,千钧一发之间,那侍卫的脖子上已经架着一把长剑。

    是羽一。

    只要那侍卫再敢向前一分,便能血溅当场。

    “嗤!”

    就在此时,一直将自己当作透明人的周锦书却是嗤笑一声,让方才那些没有回过神来的人瞬间回过神来。

    “秦丞相,你这是要放任侍卫杀人灭口?所以说,今日的事情是丞相所为?”周锦书一脸嘲讽的看着秦授。

    秦授闻言,脸色更加难看。

    “少庄主说笑了,本相怎么会是这件事的主使者?”秦授说着,便怒斥那侍卫道,“狗奴才,谁给你的胆子在这里胡来?”

    那侍卫跟随在秦授身边多年,自是了解秦授,当即便跪在地上,恳切的道:“相爷,这人不知天高地厚,想污蔑相爷,属下看不下去,逾矩了,还请相爷责罚。”

    秦授不看那侍卫,只对着苍澜陌道,“王爷,人心叵测,周大人想要污蔑下官,还请王爷明察。”

    “明察自是得明察,今日这事本王已经让人通知父皇了,父皇自然也会彻查。”

    顿了顿,苍澜陌继续道,“只是丞相似乎太过激动,本王只不过想要问问口供,丞相还是坐下细听吧,否则不知道的人还当丞相这是心虚了。”

    说话间,苍澜陌看都没有看一眼秦授。

    秦授闻言,手中拳头握得死紧,最终却还是哼了一声便坐下了。

    “本官相信清者自清,王爷定会给本官一个公道。”

    苍澜陌没有回答秦授,脸上却依旧是一片的冰寒。

    最后,视线还是落在周昌的身上。

    “周大人方才想说的话,现在可还记得?”冷冷淡淡的声音,摄人心弦。

    周昌此刻还是有些余悸,可身上游走的痒和痛却是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他此刻是中毒了的。

    若是不说,那后果怕是会更加的严重。  想着,周昌心一横,便道,“下官是受丞相指使,在酒过三巡之后砸破酒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