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8章 拿下,拜堂
    ,!

    原来,这周昌本是秦授那边的人。

    只不过周昌最大的弱点便是贪生怕死,所以这一次,周昌便是秦授祭出的棋子。

    原本是想着酒过三巡之后,周昌假装醉酒摔破酒壶当作暗号,开始行动。

    只不过,秦授并没有料想到,这些个计划全部都被苍澜陌给提前得知。

    苍澜陌便将计就计,让人撞翻了周昌手中的酒壶。

    那暗处潜伏的人以为是信号,便提前了任务。

    就连秦授都是因为这样的变故而有些措手不及,之后被和宾客一起带走,根本就没有时间善后,所以此刻的秦授才会这般的被动。

    周昌将该说的说了之后,苍澜陌便冷眼扫向之前搁下了的抬夫们。

    他们其实不过是叶家普通的护院,所以更是贪生怕死的,况且,之前苍澜陌和苏小喜‘闲聊’说的话,此刻更是深埋在他们的心底,他们根本不敢尝试那毒药。

    所以,并没让苍澜陌多话,只苍澜陌一个眼神,这些人就招供了。

    那些兵器是叶挺坚让他们带进来的,不仅是兵器,还有那蒙面黑衣,之后甚至是他们支走了守着后门的人,让这些人进入到了安王府。

    叶挺坚自然是要辩驳的,而这个时候,苍澜陌底下的人已经去叶家搜查了一番,搜到了叶挺坚和秦授之间的书信往来。

    物证人证都在,即便是想要辩驳,也是没有办法得了。

    当即,苍澜陌便让人将人秦授等人拿下。

    秦授自是不依,这样的事情即便是摆在了明面儿上,秦授也是不可能承认的。

    苍澜陌见秦授反对的厉害,还有一些秦授那边的官员为秦授求情,苍澜陌倒也不着急,便让属下进宫请旨。

    因为苍帝早已经知晓了这边的事情,所以苍澜陌让人入宫之后,苍帝只是问了一番这边的情形,便抬手拟了一份圣旨。

    圣旨内容自然也不是当场便定罪了,只是先将人打入天牢,择日定夺。

    就是叶子莲和叶挺坚,那抗旨的罪名是的坐实了的,叶挺坚的官位立刻便被罢了。

    等一干人等被随着圣旨一同来的禁卫军带走之后,苍澜陌便让其他人散了,吩咐管家带人将安王府收拾妥当,便同苏小喜几人离开了安王府。

    这些都处理完了之后,时间一斤不早,天色早已经暗了,时辰约莫到了戌时。

    只是,苍澜陌几人的马车却并非是往洛王府而去,而是朝着距离更远的将军府而去。

    马车在将军府外停下,却见那将军府门前已经挂上了大红色的灯笼,为这孤寂的将军府平添了几分的喜气。

    苍澜陌一行人下了马车,便往那将军府走去。

    从大门到那前厅的路上,站着的是御凌山庄的精卫。

    今日将军府也遇袭,便是这些精卫护住了将军府的安全,虽经历过厮杀,不过那是在后院,此刻倒是瞧不出什么来。

    不到前厅,便可见前厅灯火通明,红绸密布。

    等进了前厅,苍澜陌他们便瞧着,里头的人正式在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前厅中人并不多,只有滕汐公主、周腾云、大公主,还有穿着喜服的苍澜愈以及一个盖着盖头的新娘子。

    更惹眼的便是,坐在高堂位置上的,那个面容苍白但是却眼带欣慰的袁竖。

    这里,红烛燃着,贴着双喜,俨然就是另一个喜堂。

    苍澜陌只朝着屋内的人点点头,便拉着苏小喜坐到了一旁。

    至于周锦书,便站在那里充当礼官。

    一个简单的拜堂仪式便就这样的过了,当‘礼成’两字从周锦书的嘴里出来之后,苍澜愈却是没有带着新娘‘入洞房’,而是当场掀开了红盖头。

    盖头之下,便是叶子柔那张带着几分的羞怯,几分的感动,几分酸涩的脸。

    此刻的叶子柔眼眶有些红,想来应该是之前哭过的,但是此刻的她脸上却是带着笑意。

    与苍澜愈对视了一眼,两人皆是会意,然后相携着朝着苏小喜和苍澜陌走去,在两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朝着两人跪了下去。

    苏小喜一惊,苍澜陌却是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两人。

    “三哥为我夫妻二人所做之事,我们无以为报......”

    “无以为报便好好过日子。”不等苍澜愈说完,苍澜陌淡淡的开口。

    苍澜愈与叶子柔对视一眼,然后便保证定会好好过日子的。

    之后,苍澜陌见时间不晚了,就要离开。

    而大公主苍澜敏这个时候也起身要离去。

    苏小喜想起自己出使之前,苍澜敏曾经的送别之情,便同苍澜敏一同走出将军府。

    到了将军府门前,便瞧着苍澜敏的马车正停在那里,只一个马车夫,没有侍卫。

    想着苍澜敏只是一介女流,苏小喜便准备让苍澜陌叫羽卫暗自护送。

    不过,一回头,苏小喜便看到了站在苍澜陌身侧,蹙着眉头看着苍澜敏马车的天诀,心中便有了一个主意。

    “秦护卫,大公主今日没带侍卫出来,你去送送吧!”苏小喜一边对着天诀说着,一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天诀。

    天诀闻言,默默收回自己的视线,然后目光看向苍澜敏。

    两人视线有一瞬的接触,但是天诀很快的就低垂下头,“是!”

    苏小喜见状,眼底多了一丝的笑意。

    方才还担心天诀会犹豫或者会拒绝呢,这般就同意了,也省的她想其他办法。

    想着,苏小喜便转向苍澜敏,见苍澜敏的视线还是不舍从天诀的身上移开,苏小喜心中不禁叹息。

    这两人分明心中都是有地方的,却是都无法跨越出这一步来,她要不要想个办法帮忙呢?

    想着,苏小喜便对着苍澜敏道:“想来也许久不曾见过大公主,若是大公主闲时,可来洛王府走动走动。”

    苍澜敏听着苏小喜的话,这才收回了黏在天诀身上的视线看向苏小喜。

    当看清楚了苏小喜眼底的意思的时候,苍澜敏先是一怔,脸上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很快的,却是豁然的笑了,笑的一脸的温柔。  “好,有空一定会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