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9章 早上该吃还是要吃的
    ,!

    之后,苏小喜便同苍澜陌上了马车。

    天阳和流星则是坐在前面,一个坐着,一个充当马夫。

    只不过两人之间却透着一抹尴尬的气息。

    而马车里,苏小喜自上了马车之后,便被搂到了苍澜陌的怀里,却是一直沉默着。

    苍澜陌用下巴蹭着苏小喜头顶,轻声问道:“可是累了?”

    然,苏小喜却是没有回应,不知道正在想什么。

    一开始苍澜陌都以为苏小喜睡着了,可当将苏小喜换个姿势搂在自己怀中之后,才发觉苏小喜是在走神。

    惩罚性的在苏小喜的唇上咬了咬,才让苏小喜回过神来。

    “在想什么?”苍澜陌以额头抵着苏小喜的额头,轻问。

    苏小喜闻言看着苍澜陌的眼睛,犹豫了一会儿才道:“阿陌,为什么我觉得这次的事情进展的太过顺利了些呢?”

    没理由秦授这么简单的就被抓了啊,毕竟那秦授好说也当了这么多年的丞相了,绝对是老狐狸一个。

    这样的人,岂会这样容易就露出马脚?

    太过顺利,顺利的让人都觉得不安了。

    苍澜陌闻言,却是将苏小喜搂紧,道:“别多想了。”

    虽是这样说,但是苍澜陌的眼底在苏小喜没有看到的时候,闪过了一抹暗芒。

    苏小喜见苍澜陌这么说,也就作罢,不再多想。

    比起安王府,这将军府离洛王府的距离要远的多了。

    因为夜深,加之马车的颠簸,苏小喜竟在苍澜陌的怀中缓缓的睡去。

    看着怀中的苏小喜,苍澜陌的眼底却是有着万千的柔情。

    只是,很快的,苍澜陌的眸色便又暗了下来。

    喜儿说的没错,事情太过顺利了。

    秦授那老狐狸这么多年一直都与皇后一同暗害自己,在朝中也是遍布了势力,加之他的谨慎狠毒,怎会轻易的就被自己抓了?

    这其中,必定是有问题的。

    看着苏小喜的睡颜,苍澜陌只想着她一直能这样睡着安稳,给她支起属于她的安稳小天地。

    如今的局势,说不准他哪一日便要出征,至少,离开之前,他得帮喜儿清理一些该清理的障碍。

    总之,他不愿意再让喜儿陷入危险中了。

    想着,苍澜陌在苏小喜的唇上印上了一吻。

    马车到了王府门前,天阳和流星两人一人站一边,静静的等着,却只见苍澜陌抱着依旧在熟睡中的苏小喜下了马车。

    一直到苍澜陌将苏小喜放到了墨轩的床上,苏小喜也没有醒过来。

    而苍澜陌给苏小喜盖好了被子,便往书房走去。

    书房内,几个羽卫等候在那里。

    “查一查秦授近日所为,要仔细的。”苍澜陌沉声道。

    羽一闻言,却是看向苍澜陌,“主子,可是秦授有问题?”

    苍澜陌轻轻颔首,“我怀疑秦授暗地里还有其他的动作。”

    羽一一听,神色变得更为凝重,什么都没有说,领命便去了。

    之后苍澜陌吩咐剩下的几个羽卫几样事,书房中便只剩苍澜陌一人。

    但是苍澜陌却没有起身离开,而是拿起了西北和西南的边关布局图查看起来。

    直到,屋内一抹黑影闪入。

    苍澜陌抬头,看向屋内的人。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那鬼谷护法魅邪。

    魅邪到了书房,便恭敬的朝着苍澜陌叫了一声主上。

    苍澜陌示意魅邪坐下,魅邪这才找了张椅子坐下,却是带着几分的疑惑的看着的苍澜陌。

    “不知主上叫属下来有何事吩咐?”

    苍澜陌抬眸,也没有多说,只道,“你去一趟郝月国,去月城盯着。”

    魅邪闻言,唇微抿,而后起身,一脸正色的抱拳,“属下领命。”

    接着,魅邪具体的问了苍澜陌的意思之后,这才闪身离去。

    这一番,便已经是深夜子时过后了,苍澜陌这才揉了揉眉心,离开了书房,回到了房间。

    此刻的苏小喜睡的并不老实,被子都被踢了些许。

    苍澜陌有些无奈的给她拉好了杯子,这才脱了衣裳钻入了床中。

    只不过,才入床,还没有将苏小喜的身子揽过来,苏小喜人就一斤凑到了他的怀中。

    “你回来啦!”苏小喜睁着朦胧的双眼看了一眼苍澜陌,随即便抱着苍澜陌的腰,之后便窝在苍澜陌的怀中睡去。

    可怜苍澜陌,却是被苏小喜这简单的动作给撩到了,恨不得直接将苏小喜给叫醒,然后拆吃入腹。

    只是,终是舍不得的。

    轻轻叹了口气,只能将人给搂紧了。

    苏小喜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一时间,苏小喜甚至都忘记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又是怎么到了床上的。

    想着今日是苍澜愈和叶子柔新婚第一日,他们二人应当要入宫的。

    而自己和苍澜陌,似乎也是应该前去。

    想着,苏小喜看着天色也不早了,便赶忙着想要起身。

    不过,才要坐起来,就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揽住了腰身。

    “啊!”的一声惊呼自苏小喜的嘴里脱口而出,只是下一刻却是被堵住了。

    而一个坚实的身子也很快的覆在了她的身上。

    “阿陌......”等一吻结束,苏小喜呼吸已经有些重了,而她更是看到了苍澜陌那眼神中隐含着的意思。

    看着这般如狼一般的苍澜陌,苏小喜一惊,“那啥,时间不早了,该入宫了。”

    这大早上了,似乎不太好吧。苏小喜悄悄的咽了咽口水,她能感受到下面正抵着某个曾被她叫做苍小二的东东。

    身子,便更加的不自在起来,似乎有些热。

    “我倒是觉得时间还早,咱们应该做些什么。”苍澜陌一脸邪魅的看着苏小喜,脸上尽是勾引。

    而那双桃花眼,此刻更加的惑人了。

    对于这样的苍澜陌,苏小喜根本就难以抵抗,最后的那一丝的理智,也在伸手推苍澜陌,却发现苍澜陌身上已经没了衣裳后散去。

    所以说,晚上饿就了,早上该吃还是吃的。

    苍小二还能放得过苏小喜不曾?

    等苏小喜从苍澜陌的魔爪中起身的时候,已经过了辰时了,而苍澜陌却还是一副没吃饱的模样,吓得苏小喜慌张的将衣裳穿好,快速的叫来了流星。  那着急的模样,倒是让苍澜陌心情大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