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0章 反常
    两人收拾妥当吃过早膳之后便进了宫,不过进宫的时候,苍澜愈和叶子柔夫妻两人已经已经等了他们许久了。

    苍帝看着两人,不由得瞪着苍澜陌,似在说臭小子,都不知道要节制,倒是看向苏小喜的时候,眼神要随和许多。

    可也因为这般,苏小喜更是觉得不好意思了,不由得暗自掐了掐苍澜陌,以此表示自己的不满。

    “也不看这是什么时辰了,朕还当你不会进宫了呢。”看着两人的小互动,苍帝整了整脸色,带着几分不满的道。

    苍澜陌闻言,却是一脸的无所谓。

    “六弟不是已经与父皇请安了么?我来不来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成亲的又不是自己。

    苍帝自是听懂了苍澜陌的弦外之音,却是没有说什么,只对着苍澜愈道:“如今你三哥也来了,先走个形式,便去太后那里吧。”

    因为苍澜陌之余苍澜愈而言意义不同,若是没有苍澜陌,苍澜愈这个时候也根本没法与叶子柔在一起,所以此刻作为恩人也是作为兄长的苍澜陌,自是要接受苍澜愈敬的茶的。

    等两人敬茶了之后,便也没有多留,毕竟时间不早了,他们需得去皇后和太后那里。

    等苍澜愈带着叶子柔离开之后,苍帝便是的问了一些昨日的问题,然后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这才让他们离去。

    不过,两人才走到了门口,便见皇后宫中的庄嬷嬷正等候在殿外,看到两人,庄嬷嬷便朝着两人看了过来。

    不过,苏小喜和苍澜陌两人都不准备理会庄嬷嬷,准备当作没看到。

    毕竟今时不同往日,苍澜陌与皇后之间早已掰了,也根本无需演戏。

    庄嬷嬷见两人完全无视掉自己便要离开,当即便追了两步。

    “王爷郡主请留步。”庄嬷嬷出声。

    苍澜陌和苏小喜这才停了下来,却是没有回头的意思。

    庄嬷嬷脸上也不恼,直接的绕到了两人的前面,对着苏小喜和苍澜陌行礼。

    “参见洛王爷,参见乐安郡主。”庄嬷嬷恭顺的朝着两人行礼。

    苍澜陌冷冷的睨着庄嬷嬷,那眼神让庄嬷嬷的身子都不由得瑟缩了一下,却还是只能强作镇定。

    “何事?”苍澜陌冷冷的问。

    庄嬷嬷闻言勉强扯出一抹得体的笑容,道:“皇后让老奴来请王爷和郡主去凤衍宫一趟。”

    苍澜陌和苏小喜两人不动声色的对视一眼,两人心中都有些疑惑,不明白皇后好端端的怎么就想着请他们过去了。

    不过皇后派庄嬷嬷过来折边请人,他们也是不好拒绝的。

    于是两人便相携着往凤衍宫的方向去了。

    去的时候,凤衍宫中便只有皇后一人,想来苍澜愈已经过来请过安,那其他的妃嫔也都离开了。

    此刻的皇后一身金灿灿的皇后专属的宫装,头上簪着凤尾步摇,隆重而又端庄的打扮。

    见两人来了,皇后便笑着让人坐下,模样看着倒还十分的亲切,让人以为他们曾经没有过任何的争执一般。

    相较于皇后的面色,苍澜陌和苏小喜倒是显得淡然了许多。

    两人挨着坐下后,就有宫女送上了茶点。

    只是对那差点,苍澜陌和苏小喜都是动都没有动一下,亦没有要与皇后行礼的意思。

    皇后的眼底闪过一抹暗色,脸上却依旧带着笑意。

    “陌儿回来了也有几日,怎就不来母后这里请安?”皇后笑看苍澜陌。

    随后视线便落在苏小喜的身上,又道,“乐安这阵子该是受了不少苦,身子瞧着也清减了不少,想来奔波也是十分的劳累的。”

    只不过,皇后的话,苍澜陌不乐意回答,苏小喜也只唇角微微扯了一抹弧度,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一时间,凤衍宫中的气氛倒是有些尴尬起来,皇后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可是,皇后却是没有发怒,倒是一脸失落的垂下了眸子。

    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皇后这般,倒是极不寻常。

    这皇后,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苍澜陌蹙眉,然后与苏小喜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神都十分的清明,但是眼底都带着几许疑惑。

    “陌儿可还是会怪母后?”这个时候,皇后开口了。

    苏小喜和苍澜陌两人什么都没有说,只非常默契的端起了茶杯,轻轻饮了一口茶。

    “皇后今日究竟要说什么?”苍澜陌看了一眼皇后,放下了茶杯,声音和语气都是淡淡的,没有多少的情绪。

    皇后闻言,却是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苍澜陌,然后脸上还露出一抹透着惨淡的笑容。

    “陌儿,你我之间可能还有些误会,之前发生的事情,你不要往心里去?”

    误会?苍澜陌轻嗤。

    之前皇后几次下手对付他的喜儿,害的喜儿差点没命,她竟这把的轻描淡写的说只是误会?

    苍澜陌自然不是这样好说话的人,面上依旧冷冷的,眼神深冷的看向皇后。

    “皇后今日找我们过来究竟做什么?”苍澜陌冷冷开口,那模样,似乎是皇后只要说没事他们就能立即起身离开一般。

    “也没什么,就找你们过来坐坐。”皇后说着,又是一脸的伤神,“阿陌,你自小在母后身边,一直都挺好,怎么今儿个成了这般模样?”

    “母后是不是哪里做错了,你直接说出来,母后改!”

    苍澜陌:

    苏小喜:

    苏小喜默默的看向苍澜陌,而后拿起茶杯轻饮了一口,有些无语。

    此刻两人对皇后心中皆是多了一抹的戒备。

    这样的皇后,真心古怪,不知道的人还当他们以前的感情多好,皇后多想让苍澜陌回心转意呢。

    皇后,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苍澜陌不知,苏小喜也是不知。

    不过,他们也没有时间在这里过多的停留看皇后在这里上演苦情戏。

    于是便起身,准备告辞。

    皇后眼底闪过一抹厉芒,却是很快便散去,却是跟着一同起身,像是想要挽留的模样。

    就在此时,宫外一个太监急匆匆的朝着殿内跑来。“娘娘,不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