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2章 产妇中毒了
    那两个妇人其中一个苏小喜倒也眼熟,是兵部尚书琼正的女儿,便是如今的陵王侧妃之一了。

    而另一边那一个,气质温婉,瞧着是个知书达理的人,想来应该便是张唯的女儿张小蝶了,也是如今的陵王侧妃之一。

    因为陵王妃是女子的缘故,太医也没有进去,只静候在一旁,不到必要时刻,怕是是不会进去的。

    只是,那里头,为何没有丝毫的动静,不是说在难产么?

    苏小喜正想着,皇后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当即便站起身来,一脸慌张的看着里面。

    “怎么回事的?为何没了动静?”皇后话方落,便有医女从里面匆忙的跑了出来。

    “娘娘,情况不妙了。”医女满头大汗,“太子妃突然毒发,昏过去了。”

    毒发?

    苏小喜蹙眉,随即看向苍澜陌,却见苍澜陌正朝着自己看来,依旧是蹙眉。

    这件事,莫不是针对她而来?

    两人心中皆是疑惑,却什么都没有说,兀自找了个位置坐下。

    倒是苍澜愈和叶子柔,却是没有多想,只疑惑好端端的怎么就中毒了。

    “什么毒发,嫣儿她莫不是中毒了不成?”皇后沉声问道。

    医女当即回答,“民女对毒术了解甚少,也并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瞧着方才太子妃突然的吐出了一口黑血,如今唇色发黑的昏了过去。”

    说着,顿了顿,又道,“娘娘,如今王妃情况十分危急,若是再不醒来,那孩子恐是会窒息的”

    皇后一听,脸上沉凝,看向太医,“太医,你去。”

    太医闻言,当即一脸汗涔涔的跪下。

    “娘娘,微臣对毒术也是没有研究。”

    “嘭!”的一声,皇后拍桌,“连毒都不会解,本宫要你们何用?”

    苏小喜只静静的坐在一旁,并未说话,脸色却是有些冷的看着皇后。

    看来,还真是针对她来的。

    从皇后邀请他们去凤衍宫,到秦语嫣难产,再到如今的中毒。

    只是她搞不懂,这皇后究竟想要做什么。

    是要栽赃毒是她下的,还是有其他什么等着自己?

    可是,要栽赃,又怎么会这样明目张胆的栽赃?若是这般,不是应该不让安王他们一同前来么?

    如果说,还有什么其他要等着自己

    皇后对付了阿陌这么多年,也应该多少知道阿陌的能耐才是,又怎么会在阿陌就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对付自己?

    还是说,皇后想要对付的其实是阿陌?

    无论是怎么想,苏小喜都有些想不通。

    皇后此刻正要命人将太医和医女带下去,混乱中,那太医匆忙的道:“娘娘,微臣无法解毒,可是乐安郡主可以。”

    皇后一听,便挥了挥手,让那些侍卫将人放下。

    然后,看向苏小喜,眼神有些复杂,却还是出声道:“乐安,孩子是无辜的,你帮帮那孩子吧。”

    终究,皇后还是开口了。

    苍澜陌闻言正要拒绝,可是苏小喜却起身,道,“我进去!”

    苍澜陌见苏小喜答应,当即便蹙起了眉头。

    苏小喜心知苍澜陌会担心,于是便看向苍澜陌,给了苍澜陌一个让他安心的眼神。

    “孩子是无辜的。”苏小喜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可是,苍澜陌却看到了,苏小喜眼底的泪花以及那么许久不曾见过的痛意,以及坚决。

    是的,虽然苏小喜并不知道皇后这是要做什么,可是她已经决定要救那孩子了。

    即便,也许这只是某种局,即便,事情透着几分的诡异。

    可是,曾经失去过孩子的她,根本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在她的面前流逝。

    无论皇后想要做什么,那个还没有出世的孩子是无辜的。

    看着苏小喜眼底的泪光,苍澜陌的心也是一阵阵的抽痛,就好像有人用手抓住他的心一般,生疼生疼的。

    可是,害怕苏小喜出事的心情,却也让他整个人紧绷。

    “让流星陪你进去帮你。”终于,苍澜陌还是妥协了,他不忍让苏小喜伤心,也不想让她因为没有救那孩子心里有负担。

    倒是那皇后,只要她敢伤害喜儿,他就会不管不顾亲手解决了她。

    苏小喜点了点头,便带着流星一同往内室而去,医女也跟随着。

    一进入内室,却是发觉里头与外面是不同的两个光景。

    才刚刚进去,就闻到了血腥味,一群丫鬟嬷嬷都有些无措的围在床前,苏小喜看不清床上的情景。

    “都围着做什么?该做什么做什么,负责烧水的人呢?”苏小喜沉声道,声音有些凌厉,吓得那些丫鬟婆子快速的散开了。

    这时候,苏小喜才看清楚床上躺着人。

    比起半年前,秦语嫣的脸似乎瘦削了不少,倒是那隆起的肚子瞧着不小。

    而此刻的秦语嫣的脸色苍白,唇色发青,唇角还有一丝的黑色血迹。

    那黏在脸上的发丝,都被汗水浸透,可见在她来之前,秦语嫣确实因为难产而十分的辛苦。

    什么都没有说,苏小喜便直接过去执起秦语嫣的手开始把脉。

    只是,手才一搭上秦语嫣的脉搏,苏小喜的眉头便奏起,眼底闪过一丝的冷芒。

    什么都没有说,苏小喜便看向那医女。

    “可有银针?”虽说她系统中药丸许多,能够解秦语嫣身上的毒的也不少,可是这个时候她不会拿出来。

    毕竟,你见过哪个人只要出门遇到毒都会带上解药的?

    至于可以解百毒的解毒丸之类的东西,苏小喜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用在秦语嫣的身上。

    不管这次的事情秦语嫣参与了多少,总归,他们那些人也是不值得人去同情的。

    “有有有!”医女赶紧的回答,然后从自己的医药箱中掏出了一副银针。

    之后,苏小喜便在流星的帮助下,脱下了秦语嫣的外裳。

    好在如今屋内暖和,也不碍事。

    之后,苏小喜便动作迅速的开始为秦语嫣施针排毒。

    屋外,等候着的人一个个的脸上都是着急。着急的是谁,有几分的真假,那便就不得而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