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3章 天牢那边出事了
    久久不见里头有动静传出,苍澜陌的心中早已焦躁,都有种想要冲进去的冲动。

    只是苍澜陌却总是按捺住了,想着若是里面出了什么事情,苏小喜不会完全的不反抗的。

    况且,那些进进出出端热水的丫鬟嬷嬷脸上的着急也不见作假,那一盆盆被拿出来的血水也不是假的。

    可,时间流逝中,却是依旧没有见到他心心念念的那个身影出现。

    终究,苍澜陌是忍不住了。

    想都没有想的就要朝着产房冲去,众人皆是惊呼,天阳天诀也迅速的拦住了苍澜陌。

    两人的额间都沁出了冷汗。

    开什么玩笑,那是陵王妃的产房,主子怎能冲进去?

    苍澜陌却是不管这些,他怕皇后会因为这是产房,是他不能进去的产房从而对喜儿下手。

    一想到这些,苍澜陌就想要不管不顾了。

    皇后瞧着苍澜陌如此,脸色变了变,十分的难看。

    “简直胡闹,洛王可知自己此番是在做什么?”皇后厉声,早已没有了方才那慈母的模样。

    这样的皇后,才算是比较正常的。

    看在苍澜陌的眼里,却不由得去想皇后是不是某些目的得逞了,这才没有继续装下去。

    当即,便不管不顾要朝着天阳天诀出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比较微弱的婴儿的哭声从房间内传来。

    外面的人听着这声音,神色各异。

    两个侧妃脸色都十分的难看,皇后的面色十分的平静,苍澜陌则是盯着内室那门。

    而后,门被打开,苍澜陌欣喜。

    可是,看到的却是一个嬷嬷。

    “恭喜娘娘,陵王妃顺利的产下了小世子。”嬷嬷一出来就报喜,脸上堆满了笑意。

    但是看到门口堵着的苍澜陌几人的时候,表情明显的愣住了。

    要说这门口站着的是陵王,这还好说,可这是洛王......

    “快将孩子给本宫瞧瞧。”

    皇后的声音传来,让嬷嬷回过神来,抱着孩子朝着苍澜陌福了福身子,便绕过苍澜陌几人朝着皇后走去。

    嬷嬷一走开,苍澜陌便看到了原本站在嬷嬷身后的苏小喜。

    看到苏小喜无碍,苍澜陌心中的大石这才终于的落了下来,伸手一把将苏小喜拉到了怀中,紧紧地抱住,就如久别重逢。

    苍澜愈看着这些,眉头微蹙,再看逗弄孩子的皇后,眼底多了一抹的担忧。

    似乎,今日的事情透着几分的诡异。

    苏小喜知道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在外面担心坏了,不由得安抚性的拍了拍苍澜陌的背。

    “我有些累了,咱们回去吧。”苏小喜声音闷闷的从苍澜陌怀中响起。

    “好,咱们回去。”苍澜陌说着,便放开了苏小喜。

    只是当看到苏小喜那带着几分的凝重的神情的时候,苍澜陌的眸色暗了暗。

    接着,苍澜陌就带着苏小喜直接的告辞了,也再没有给皇后留下面子。

    所以,苍澜陌也没有看到皇后眼底的那一抹的冷芒。

    只是,苍澜愈看到了。

    苍澜愈拉着叶子柔起身,朝着皇后抱拳,“如今大皇嫂和小世子都没事,那我跟柔儿也就不多留了。”

    皇后素来就看不上苍澜愈,加上昨夜发生的事情,对苍澜愈自是不会多看两眼,更加不会挽留了。

    只不过,苍澜愈和叶子柔两人匆匆出了陵王府的时候,却是没有看到苍澜陌的马车。

    “怎么了?”叶子柔温和,带着几分的担忧的看着苍澜愈。

    苍澜愈看着叶子柔面上担忧的神色,不由得握紧了她的手,道,“没事,咱们回去吧!”

    或许,三哥也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所以这才匆匆的离开的吧。

    想着,苍澜愈便带着叶子柔上了他们的马车。

    而另一边,苍澜陌和苏小喜一路上什么话都没有说,径直的出了陵王府便上了马车。

    直到马车行远了之后,苍澜陌见苏小喜依旧沉默着,便是忍不住的出声了。

    “怎么了?”苍澜陌出声询问,“里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苏小喜闻言回过神来,眉头依旧是紧紧的抿着,随即才道,“我只是在想,皇后今日所为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产房中......”

    说着,苏小喜便将自己在产房中的发现给说了出来。

    原来,诊脉的时候,苏小喜便发现了秦语嫣的不对。

    秦语嫣根本就不是动了胎气导致的难产,而是服用了催生药。

    而根据她的判断,那催生药大概是在半个时辰前服用的。

    也就是说,是差不多那个太监进去通报的时候服用的。

    而那毒,也是差不多她到了秦语嫣院子里的时候才服用。

    也就是说,皇后先是让秦语嫣早产,就是为了引他们到那陵王府,之后又让秦语嫣服毒,为的就是让自己进入产房。

    皇后和秦语嫣,连肚子里的孩子都算计了,应该不会什么都不做才是。

    可偏偏,她平安的出了产房,平安的出了陵王府。

    可也是因为这样,她才更加的想不通皇后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听了苏小喜的讲述之后,苍澜陌的眉头也紧紧地蹙起。

    总觉得,有什么被忽视了。

    就在这个时候,马车突然的听了。

    马车外传来了天阳的声音。

    “羽三,你这是怎么了?”声音中,明显的带着关切。

    羽三?

    苍澜陌一蹙眉,他不是......

    想着,苍澜陌一把掀开了车帘,便见已经奄奄一息的羽三正跌跪在马车前,此刻天阳正上前去搀扶着他。

    却只见,羽三的胸口留着鲜血,右手的手臂也被人砍下,伤情十分的严重。

    苍澜陌没有一丝犹豫的跳下了马车,眉头紧皱。

    看到苍澜陌,羽三的眸色一亮,明显的松了口气。

    “主子,天牢那边出事了。”

    像是用浑身的力气才终于说出了这一句话,随即‘噗’的一口鲜血喷出,羽三便晕了过去。

    苏小喜出马车的时候,正好看到羽三吐血晕过去的这一幕,当即也快速的下了马车,执起羽三那仅剩的一只手开始给羽三

    把脉。

    感知着羽三那微弱的脉搏,苏小喜的眉头紧紧蹙起,情况不容乐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