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4章 李楚楚,孩子父亲去哪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内伤严重,失血太多。”苏小喜下了结论,眉头更是拧起。

    羽三这情况竟还能找到他们,已然是尽了最大的力了。

    想着,苏小喜已经掏出了生血丹止血药来,给羽三做了最简单也是最必要的处理。

    再回头看向苍澜陌的时候,便见苍澜陌的面上十分的凝重。

    苏小喜这才想起来方才羽三似乎说了天牢出事了。

    天牢,此刻不正关着秦授和叶挺坚他们么?这个时候出事,定是跟他们是有关的。

    苏小喜想要开口说些什么,苍澜陌却是率先开口了。

    “喜儿,羽三交给你了。”苍澜陌慎重的对着苏小喜道。

    十七羽卫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相比较其他普通的暗卫而言要重要许多,是不可替代的。

    这一点,苏小喜是知道的。

    “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羽三的命我一定会帮你保住。”苏小喜非常郑重其事的道。

    苍澜陌见此,唇微抿,以手抚了抚苏小喜的头,“你自己小心。”

    说着,便将天阳天诀留下,自己独自离开了。

    苏小喜看着地上的羽三,眉头微蹙。

    如今这地方离王府还太远,若是这个时候搬回去对羽三也是不好的。

    “天阳,你去附近看看有没有地方能够安置的,先找个地方救羽三要紧。”苏小喜沉声道。

    此刻他们所出的地方是大街,因为这一带没有市集,所以附近人不多。

    偶尔有几个人经过,看到满身是血的羽三,也会躲开,并不敢靠近,更别说要帮忙了。

    天阳听着苏小喜的话正要离开,而这个时候旁边的一个小巷内走出了一个女人。

    看到这边的情况,那女人却没有同旁人一样的闪开,反倒是凑了上来。

    “郡主?”女人发现了苏小喜,脸上有些诧异。

    苏小喜抬头,却见是最近京中成为旁人笑柄的李楚楚。

    李楚楚被苏小喜瞧着,眼神却并无躲闪,眼底只一派的坦然,并且朝着苏小喜浅浅的笑了笑,这才将视线转向情况不太好的羽三。

    “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么?”李楚楚问。

    苏小喜先是一怔,随即想起来之前御凌山庄秦语嫣陷害自己的时候,身为太医女儿的李楚楚却是敢仗义执言,再看李楚楚一脸的关切的模样,想来李楚楚也不是个坏的。

    况且,今日羽十一并没有跟在她的身边,她也确实是需要一个会医术的人帮忙。

    虽然如今李楚楚怀着身孕有些不便,但是总归有胜于无的。

    “我们需要一处干净的地方......”

    最终,苏小喜一行人便到了李楚楚此刻暂住的家里。

    就在小巷子进去一点点。

    到了李楚楚的家里之后,苏小喜见里面只有一个嬷嬷和一个丫鬟,当即便让暗处的羽九和羽十二出来帮忙。

    准备热水的准备热水,准备炭火的准备炭火,准备药材的准备药材。

    一时间,小院子里倒也十分的忙碌。

    而里面的苏小喜和李楚楚两人,则是满头大汗的为羽三治伤,一切都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大概是过了半个时辰,苏小喜才和李楚楚两人从内室走了出来,两人的身上都沾染了些许的血迹。

    可是,两人都顾不得这些,只在厅中找了个椅子瘫坐下来。

    虽只是半个时辰,但是却是真的累的。

    如今还是春季,气温还是非常的低,两人的脸上却是沁着细密的汗珠。

    “我倒是没有想到,郡主竟是会医术,且那手法,我竟从不曾见过。”等李楚楚喘过来之后,才终于开口。

    此刻的李楚楚挺着约莫五六个月的肚子,一脸疲累,但是却两眼泛光的看着苏小喜。

    那眼神,是对医术的一种敬畏。

    其实苏小喜也没有做什么,只不过是为羽三缝合了伤口而已。

    而这缝合伤口的工作,苏小喜如今也不过是第二次做而已。

    第一次做还是几日前,胡大夫的济仁堂中有一个身受重伤的人,当时伤口十分的严重,流血不止,且伤到了内里。

    光只靠生血丹止血药是不行的,那情况要么是那人死,要么就是将伤口缝合。

    她想要挑战一下自己,就找了比较结实的蚕丝线和经过了处理的绣花针就开始为那伤者的伤口进行了缝合。

    却也因此救了那人一命。

    “我也只是突发奇想罢了。”苏小喜也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并非是不信任李楚楚,实在是她本就没有学过西医,也不知道如何解释。

    总归,就当是缝衣服好了,左右用到这办法的几率也不会多,且她再如何有学医的天赋,也最多也只能用作外伤上。

    至于羽三的内伤,也只能好好的调养了。

    不过,苏小喜看着李楚楚的眼神,倒是多了几分的赞赏。

    心中想起了方才在巷子口所发生的事情。

    因为李楚楚未婚先孕,且还不知道男方是谁的缘故,所以李楚楚被李家给赶到了这个院子里,让她自生自灭。

    原本苏小喜觉得羽三如今这情况十分的不容乐观,也许还得多留一段时间,李楚楚只不过是一女子,去她那里会有损她的名声。

    岂料李楚楚却是比苏小喜还要豁达许多,当时她便说:“左右我名声现在也好不了了,名声差一点又是何妨?”

    李楚楚都说了这话,苏小喜便也不再拒绝。

    这件事加上方才屋内李楚楚的表现,让苏小喜对李楚楚高看了些。

    如今细细观察着李楚楚,却是发现李楚楚虽然与旁的大家闺秀差不多,身上都有一种安静温婉的气息。

    可是比起其他的人,李楚楚的眼眸却更加的灵动,且在她眼底有其他的闺秀所没有的坚韧和豁达。

    也难怪她可以罔顾那些流言蜚语,坚决的想要自己将那孩子生下来。

    做出这样的决定,除了母性非常的强之外,怕也是非常的爱那个孩子的父亲吧?

    “恕我冒昧!”苏小喜终是忍不住开口,“你这孩子的父亲,他去哪了?”

    虽然知道不该问,可是终究还是忍不住的问出口了。  只是,听着苏小喜的话,李楚楚却是变了脸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