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5章 皇后图的是什么?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刻,李楚楚的眼底闪过一抹受伤,眼底更是多了点点的泪花。

    可虽是如此,李楚楚还是朝着苏小喜笑了笑,笑容却是十分的苦涩。

    “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是那种透着浓浓心伤的语气,让苏小喜都忍不住再问。

    之后,苏小喜提出让羽三先住在这里,给李楚楚另外寻一处住所的话来。

    然而李楚楚却只是摇了摇头,“郡主若是怕旁人会说些什么,那便大可不必费心,嘴巴都是长在他们的脸上,他们想说什么便就说什么吧。”

    如果她怕那些流言蜚语,此刻怕也早就不会好好的待在这里了吧。

    苏小喜见李楚楚又是这样的说,心中依旧还是不太赞同。

    虽然李楚楚的话说的没错,可是谁又能够真正的做到完全的不在乎流言蜚语呢?

    见苏小喜还要再劝,李楚楚赶忙道,“如今那位公子身上有伤,也是需要人照顾的,左右我闲来无事,也懂得医术,留在这里照顾不是更好么?”

    李楚楚这样说来,苏小喜再拒绝便也觉得矫情了,便也就同意了下来。

    之后苏小喜又为羽三把了脉,而后留下了一份药方以及药丸,再让羽十二和羽九留在这里守着,就与天阳几人离开了这个小院。

    苏小喜回到王府的时候,已经快到酉时了,只不过苍澜陌却是没有回来。

    苏小喜不放心,便让天诀出去打听。

    直到用完了晚膳,天诀却还是没能回来,苏小喜不禁有些焦躁起来。

    正准备让天阳也出去打探打探的时候,天诀却是回来了。

    “怎么样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苏小喜有些着急的问道。

    阿陌还没有回来,莫不是因为事情与阿陌有关不成?

    “天牢起火了。”天诀一脸的凝重,“起火点离秦授和叶挺坚他们所在的地方不远,火势发现的并不及时,如今他们全部烧死了。”

    全部烧死了?苏小喜惊愕,怎么都没有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

    等等,不对!

    皇后宴请,秦语嫣难产,天牢起火,这三者之间必定是有所联系的。

    秦授是皇后那一边的人,皇后做这些极有可能与秦授有关。

    如果这个猜想没有错的话,天牢怎会在这个时候起火?

    这个时候,皇后他们不是更应该是去救人的么?

    这其间,究竟是有什么是她所没有想到的呢?

    苏小喜沉思,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突然的,苏小喜抬起头来看向天诀。

    “你可有见到阿陌?”苏小喜问。

    天诀闻言却是摇了摇头,“属下去的时候,主子已经不在了。”

    “那你可确定那尸体真的是他们的?”苏小喜继续的吻。

    “去的时候只看到了叶二小姐的那被火烧毁的脸,叶挺坚和秦授两人的脸正好被白布蒙上了,所以没有看清楚。”

    没看清楚,那就是说,极有可能是假的了?

    如果是这样,那倒也似乎说的过去了。

    皇后今天闹出了这样一出,为的就是拖延时间,好让他们能够不注意到天牢那边。

    而之所以会有难产和中毒这件事,估计也是因为这个道理才是。

    而就是因为皇后今天设计的这些局,让她和苍澜陌都以为这些事情是冲着她和苍澜陌来的,倒是忽视了去想其他。

    有一句话叫做关心则乱,之后那中毒事件,皇后让自己去产房,而阿陌一心怕自己出事,便全心全意的注意着产房的动静,也无暇去想其他。

    而这个事件,皇后安排的烧了天牢。

    至于羽三,她猜测,羽三极有可能发现了这些,准备通知阿陌,却反倒是被人发现了,这才会沦落到了身受重伤的地步。

    当然,这些去全都是自己的猜想。

    毕竟,这事情,她还是有许多的想不通。

    如果真的是这样,皇后图的是什么呢?

    昨夜苍澜愈的婚礼上发生的事情也不是没有一点的突破口,皇后如果是想要救秦授他们,不是应该从那些突破口下手么?

    像这样的死遁的方式,不但无法为秦授洗脱罪名,即便是秦授逃离了,也都是带罪的身份。

    如果要对皇后那方有所帮助,不是在丞相的位置上更为有用么?

    所以,如果真的是如她想的这样,皇后图的是什么呢?

    苏小喜此刻是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让天诀他们先下去,而她一个人坐在房中细细的思考着。

    夜,渐渐深了,拗不过流星的催促,苏小喜终究还是躺下了,可是苍澜陌没有回来,她却是没有什么睡意。

    不过,躺在床上之后,随着时间的流逝,苏小喜也还是渐渐地睡着了。

    到了半夜,她觉得床似乎往下塌了,瞬间便惊醒了过来,出手便要攻击。

    不过那人的速度更快,很快的就要钳制住他的双手,下一刻,她便跌入了一个硬实的怀抱中。

    熟悉的味道传来,苏小喜这才松了口气。

    “反应速度进步了,还不错。”苍澜陌的声音传来,随即在苏小喜的额上印上了一个吻,像是在奖励。

    可是苏小喜却是明显的能够感觉到苍澜陌声音中透着疲惫,虽有很多问题想要问苍澜陌,却是终究没有问出口。

    “你累了,先睡吧!”苏小喜望着苍澜陌。

    房中虽黑暗,对于练武的人而言,影响还是不大的。

    “你就不想做些什么么?”苍澜陌蹭着苏小喜的额头,声音带着点魅惑。

    苏小喜脸上一热,然后瞪了一眼苍澜陌。

    “睡觉,我困了!”

    说着,苏小喜便赶忙的闭上了眼睛,似乎很怕苍澜陌真的会做些什么。

    苍澜陌看着苏小喜的模样,不禁哑然失笑,而后便吻了吻苏小喜的发顶,便闭上了眼睛,轻轻地搂着苏小喜,便睡了过去。

    想来,是真的累了。

    第二日,等苍澜陌醒来的时候,发现苏小喜正睁大了眼睛望着自己,眼神清明,一看就是醒了许久的。

    “一大早就要勾引我?”苍澜陌说着,唇便往苏小喜的唇上凑去。

    苏小喜一惊,赶忙伸手挡住了苍澜陌的唇。  “别闹,我有事问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