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6章 秦授是假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见偷香失败,苍澜陌似有些失落的跌回到了枕头上,闭上了眼睛,不理苏小喜了。

    苏小喜:......

    她好像没做什么吧?苏小喜有些哭笑不得,竟是没想到苍澜陌一大早竟是跟一个孩子一般。

    如今这模样,不像吃不到糖的孩子在赌气还能像什么?

    只是,半晌不见苍澜陌有动静,苏小喜不由得戳了戳苍澜陌的腰。

    没动静!

    再戳!

    依旧没有动静。

    再戳!

    “你再戳小心我让你下不来床!”苍澜陌带着些微警告的沙哑声音传出。

    然后,睁开双眼,眸光似火,烧的苏小喜脸微红。

    她怎么忘了,早上的男人最容易冲动的。

    为了让自己顺利的问问题,苏小喜决定离苍澜陌远一点。

    故而,苏小喜便往床的里面挪了挪。

    只是才挪了一点点,苍澜陌的身子却猛地凑了过来,一把将她的身子压住,狠狠的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

    “想离我远点?”苍澜陌眸子里带着危险。

    “没有没有。”这如果承认了,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坚决不能承认,早上的男人是不能激的。

    “没有就好。”苍澜陌一副‘很好,你很乖’的眼神看着苏小喜。

    苏小喜突然觉得,这个男人,似乎越来越喜欢得寸进尺了。

    不过,她似乎也将他没办法。

    唉!

    苏小喜不禁在心中默哀。

    有些无奈的捂着自己的脸。

    当初自己不是下决心要报复苍澜陌的么?怎么如今被吃的死死的人是自己?

    苏小喜在为自己默哀的时候,身上顿时一轻,苍澜陌下去了。

    “问吧!”苍澜陌开口。

    问?问什么?

    苏小喜的脑袋一时间有些打结了。

    “嗯?”苍澜陌的声音再次传来。

    苏小喜恍然醒转过来,当即睁开眼睛,方才乱七八糟的想法瞬间消失,变作一脸的正色。

    “听天诀说那天牢失火,秦授他们都烧死了,这事情是不是有诈?秦授他们是不是都没死?”苏小喜直接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苍澜陌闻言,脸上也恢复正色。

    “是,也不是!”苍澜陌看着床顶。

    苏小喜闻言,却是愣住。

    “徐进,叶挺坚还有那些抬夫,都死了。”苍澜陌出声,“在天牢中,也找到了秦授的尸体!”

    秦授的尸体?难道秦授真的死了,她的猜测是错的?

    “不过,那个秦授是假的。”苍澜陌补充。

    然后,苍澜陌便将天牢中所见的给苏小喜说了一遍。

    苍澜陌去的时候,天牢的火势已经控制住了,没有继续漫延的征兆。

    而大理寺和刑部的人早已到了天牢那里,当时现场还并没有被破坏,依稀倒是还能够闻到桐油的味道。

    起火点便是那些抬夫所在的地方,所以那些抬夫全部都烧的面目全非了,只有几具的焦炭在那里,空气中都散发着尸体烤焦的味道。

    而旁边的牢房的人也是无一幸存。

    叶挺坚和叶子莲父女的牢房和抬夫所在的牢房不远,因为两人一个是脸趴在地上,一个是侧脸倒在地上的缘故,倒是能够从脸上辨认出人是他们。

    只是,秦授所在的牢房中的火势似乎要更严重一些,秦授也是面目全非,唯一能够证明秦授身份的,便是秦授平日里最喜欢带的玉扳指了。

    “既然是这样,你怎么确定秦授是假的呢?”苏小喜问。

    虽然跟自己的猜想差不多,但是她终究是没有看现场的,只不过是猜想罢了。

    “秦授若是这么容易死,便不知道死了几回了。”苍澜陌说着这话的时候,眼底带着几分的嘲讽。

    苏小喜闻言,张了张嘴,却是将想要说出的话给咽了进去,只看着苍澜陌,“可是,秦授为什么要诈死?这样对他能有什么好处?”

    说着,苏小喜便将自己昨日里的猜想和想不通的事情都一一说了出来。

    苍澜陌闻言,却是赞赏的看向苏小喜,“你想的不错。”他的喜儿就是聪明。

    苏小喜:“......所以,问题就i机那个出现在哪里?”

    苍澜陌翻了个身,慵懒的将苏小喜抱在怀中。

    “秦授之所以能够到如今的地位,靠的便是他的狡诈,而他的势力,绝对不是仅仅一个丞相的位置就能够体现出来的。”

    “你的意思是......”苏小喜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苍澜陌。

    而苏小喜话都没有说完,苍澜陌便是点了点头。

    “他怕是借由这次的机会,干脆的来一个将计就计,从明处到了暗处,而他暗处的势力,怕也不小。”

    苏小喜听着苍澜陌的话,便开始思索起来。

    从明处转到了暗处,一般而言应该是在筹划着一些什么才是。

    可是......

    “丞相府最近有异动么?”苏小喜问。

    如果秦授真的要筹划什么事情,那应该是不会让自己的家人处于危险中的吧。

    除非,秦授这人禽兽不如,或者,是她想错了。

    “没有!”苍澜陌回道,“除了今日我离开天牢之前,丞相府的人去了一趟大理寺认尸体哭了一场之外,就什么动静都没有了。”

    苏小喜蹙眉,看着苍澜陌。

    “阿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虽然丞相府没有异动,但是秦授这样做,肯定是有了什么计谋。

    这计谋,可能针对阿陌来的,也可能是针对旁的事情来的。

    总之,她很不安。

    苍澜陌见苏小喜如此,忍不住的抬起大手的摸了摸的苏小喜的脑袋。

    “怕什么,天塌下来还有我呢!我定会护你周全的。”

    苏小喜闻言,定定的看着苍澜陌,然后,搂着苍澜陌的腰身,“我也会护着你!”

    苏小喜的眼底带着坚定。

    之前她就只会毒术,如今她不仅有了医术还会武功,她也能护着苍澜陌。

    她不会只躲在男人的身后,不会只需要人护着。

    苍澜陌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失笑。

    苏小喜见此,却是挑眉,“怎么,你觉得我不能护着你?”  苍澜陌见状,却是的伸手捏了捏苏小喜的鼻子,好笑的道:“哪敢,本王还等着乐安郡主护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