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7章 羽三中毒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两个人在床上,气氛从凝重到温馨,最后却渐渐的开始不可描述起来。

    只是最后当要做出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此刻的苍澜陌,表情别提有多么的幽怨了。

    “再被打断几次,你后半辈子的幸福怕是难保了。”苍澜陌意有所指的在苏小喜的耳边说了这么一句,便翻身下床了。

    门外,等着的是天诀。

    只因为天阳被罚了不知道多少次后,如今也是学乖了,要是可以就绝对不会在苏小喜和苍澜陌两人都在房中的时候过来打扰。

    不过天阳郁闷的是,似乎天诀敲门几次,却都没有被罚的经历。

    天阳有时候都会想,自己是否有被罚体质了。

    苍澜陌看着门口的天诀,只冷冷的看了一眼,便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天诀面色不动,只安静的跟在苍澜陌的身后进了书房。

    “怎么回事?”苍澜陌坐下之后,便直接问道。

    “外面如今已经传出天牢的火是主子所为了,说是主子怀疑那夜的刺客就是秦丞相所为,所以放了一把火烧了秦丞相。”

    苍澜陌闻言,面上神色却是丝毫未变。

    见苍澜陌如此,天诀略微犹豫了一番,又道,“外面还传出昨日陵王妃生产,郡主正巧听闻过去,却是执意要去产房,然后给产妇下毒,导致小世子身子一出生就不好,今日还有太医去了陵王府。”

    苍澜陌闻言,眼底却是闪过了一丝的冷芒,十分骇人。

    天诀见此,身上都不由得一颤,只觉得遍体生寒。

    “陵王府的人如何回应?”苍澜陌问。

    “陵王府的人出面澄清,说这件事纯属造谣,说陵王妃中毒是郡主解的,郡主是陵王府的恩人。”天诀如实的道。

    苍澜陌闻言,唇角却是掠出一抹冷笑,“结果如何?”

    “结果......百姓们更加觉得这件事与郡主有关了。”如今百姓觉得,郡主这是为了给自己揽一个好名声,这才对孕妇下毒又解毒。

    只是这些,天诀并没有多说。

    天诀虽没有多说,苍澜陌却是知道的。

    这事情,要说没有秦语嫣的手笔,苍澜陌怕是不信了。

    “这件事别让喜儿知晓,另外吩咐下去,将秦语嫣曾经所为全部抖出来。”

    不说旁的,就秦语嫣在御凌山庄用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陷害喜儿的事情若是抖出来,百姓们还能相信谁。

    想要陷害他的喜儿,得看有没有这么好的命。

    “是!”天诀脸上没有什么神情,对此命令也没有任何异议。

    只是,两人正说这话,外面却是想起来了天阳的声音。

    “主子!”

    “进来!”

    话音落,门被推开,天阳从外面走了进来。

    朝着苍澜陌行了礼之后,天阳才蹙着眉头道:“主子,皇上宣主子入宫。”

    此刻宣苍澜陌进宫,怕是与外面盛传的事情是有关的吧。

    这一点,苍澜陌并不意外。

    与苏小喜说了一声之后,苍澜陌便进宫了。

    而苏小喜也在这个时候出门了,她只是去李楚楚那边看看羽三情况。

    因为没有走闹市区,加上苏小喜一直在马车内,倒也没有听到什么不该听的。

    等到了李楚楚那里的时候,那个嬷嬷和丫鬟都忙着熬药,瞧着十分着急的模样。

    而苏小喜一到,羽十二便出现在苏小喜的面前。

    “郡主,羽三他......”

    苏小喜瞧着羽十二的神情,便心知情况不好,当即便往羽三所在的房间而去。

    等进了房间,却见李楚楚正在拧帕子,看着十分的忙碌。

    “可是发热了?”苏小喜问,便快走了几步。

    一听苏小喜的声音,李楚楚惊喜的回过头来,“郡主来了!”

    可是下一刻,李楚楚的眼底便变作着急,“这位公子已经发热了几个时辰了,情况非常的不好,根本无法退热。”

    苏小喜闻言,便赶紧过去给羽三把脉。

    一番的望闻问切之后,苏小喜沉默了,眉头紧紧地蹙起。

    当然,此刻羽三还在昏迷,问的自然是李楚楚了。

    李楚楚见苏小喜蹙着眉头,脸上神情变得更加的紧张了。

    “怎么了?”李楚楚身为医者,自然是知道重创之后的发热是十分的不好的。

    可是,她这几个时辰忙活下来,却是没能让人温度降下来。

    未免烧坏了脑袋,她也只能帮着拧帕子,想着多少能让人降点温度下来。

    只是,收效甚微。

    可是她却是不能察觉出问题来。

    “他中毒了。”

    苏小喜说着,什么都没有说,便走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开了一个药方,然后叫来了羽十二,交代了几句便让人离开了。

    毒倒也不是什么厉害的毒,只不过是普通的小毒而已。

    可是,如今小毒加上羽三的情况,却是非常的糟糕的。

    也是因为如此,她不能随便解毒,而是要与药一同用。

    只是这样一来,原本可能几日就会醒的人,怕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了。

    “中毒?”李楚楚满脸惊愕,随即脸色便暗沉了下来。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羽三竟然是因为中毒。

    想着,李楚楚沉默了。

    “之前的药渣可还在?”苏小喜看着李楚楚,表情严肃。

    不过此刻苏小喜对李楚楚的怀疑并不大,她有些不信李楚楚会是下毒的人。

    但是毕竟对李楚楚也没有十分的了解,所以也不是完全的没有怀疑的。

    李楚楚闻言,当即便道:“药渣还在。”

    说着,便往外走去。

    苏小喜想了想,给羽三的嘴里塞了一颗药之后,便走了出去。

    等苏小喜到了外室的时候,李楚楚正拿着一包东西走了进来。

    苏小喜知道,那就是药渣了。

    药是苏小喜自己开的,药渣看来看去倒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妥来。

    不是药渣的问题,那便只可能是药汤药碗的问题了。

    可是,药碗喝过之后就会被洗了,根本不可能找到证据。

    李楚楚看着苏小喜的神色之后,抿了抿唇,便道:“接触过药碗的人便是我,还有小艺和陆嬷嬷。”

    见李楚楚这样说,苏小喜很是惊讶。

    要知道,她这样说,就是主动将自己放在了嫌疑人的位置了。

    见苏小喜那般的看着自己,李楚楚却是扯出一抹浅笑,“如今是在我这里出的事情,我责任很大。”  顿了顿,再道,“况且,我身边也不需要不干净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