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8章 禁足圣旨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苏小喜看着李楚楚,随即便点了点头。

    很快的,羽十二百便抓药回来了,苏小喜便让流星亲自去熬药,然后让人将那个嬷嬷和丫鬟给叫了来。

    只是,暗自询问一番之后,却是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的地方,苏小喜只好先让人下去了。

    没多久,流星就将药熬好了。

    这次,苏小喜亲自喂药,并且还将羽十二给叫了进去,吩咐了羽十二一些事情。

    羽十二悄然的离开,苏小喜喂完药之后却是有些失神。

    这个时候既是有人给羽三下毒,那便就说明了羽三知道一些什么,而幕后的人不想羽三起来。

    所以,羽三此刻极有可能知道一些什么?

    等确定羽三无碍之后,苏小喜为防止同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便喂给羽三吃了一颗避毒丹。

    并且让羽九就在这里守着羽三,便离开了。

    而另一边的苍澜陌,被宣进宫之后,便发觉殿中除了苍帝还有几个大臣。

    这些大臣看着苍澜陌的目光都带着几分的探寻和怀疑。

    但是苍澜陌却是看都没有看这些人,径直的上前朝着龙帝行了礼。

    等苍澜陌站定,一直沉吟着脸的苍帝才看向苍澜陌,当着一众官员的面问了几个常规的问题。

    这几个问题无非是问天牢失火的时候,他在哪里,做了哪些事,事发后因何会出现在天牢等问题,苍澜陌也都一一回答了。

    虽说大家心知肚明苍澜陌会被问道这些问题的原因,但是却也无人直接提及。

    只是,苍澜陌这些问题回答的毫无破绽,终究还是让人站不住了。

    刑部侍郎詹枉第一个站了出来,朝着苍澜陌施了一礼,脸色有些不好看的道:“外传洛王是防火之人,欲借此杀丞相,不知此事可否属实。”

    刑部侍郎,官正二品,今年不惑之年,却是拜在而立之年的刑部尚书莫等闲之下。

    詹枉平素倒也尽职尽责,但谁都知晓詹枉是秦授底下的人。

    如此出头,怕也只是为丞相鸣抱不平了。

    只,苍澜陌视线冷冷的扫向詹枉,淡淡的道:“本王倒是听闻詹侍郎某些发面不行,家中的孩子也只是从族里抱来的,不知此事可否属实?”

    苍澜陌这话一出,殿内有些骚动,一个个视线都怪异的看向詹枉。

    要知道,男人那方面不行可并非是什么小事,那可是关乎着男人脸面的事情啊。

    这个时候,那些眼神,让詹枉的脸色一阵轻一阵白。

    此刻,他甚至觉得那些眼神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是:没想到詹大人平日里看着还好,却不知是那方面不行的人。

    这样的目光,詹枉算是片刻都受不住,一脸怒气的看着苍澜陌道:“下官不过是想要确认外面的传言是否属实,王爷何必如此污蔑下官?”

    苍澜陌闻言,唇角带着几分的嘲讽。

    “本王也不过是听到传言,故而向詹大人确认一番罢了,詹大人何必这般的激动?”

    苍澜陌轻飘飘的将詹枉的话给反击了出去,詹枉的脸色又是一阵青一阵白白。

    苍澜陌看着詹枉,眼神更冷了几分,“下次詹大人想要确认一件事之前,最好拿出证据。”

    说着,便不再理会詹枉了。

    不过经过了今日这一次之后,詹枉那方面不管是行或是不行,估计都或多或少的会被异样的眼光相待了。

    有了詹枉的前车之鉴,其他的大臣都不敢开口了。

    毕竟若是想要指认天牢失火这件事是苍澜陌所为,那证据还是不足的,多是旁人的猜测罢了。

    而苍帝,虽是宣苍澜陌进宫了,可是却并没有在这些大臣的面前与苍澜陌多说什么的打算。

    只是在这些大臣离开之后,苍帝将苍澜陌给叫去了御书房。

    苍帝跟苍澜陌说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是据守在御书房外的宫人说,洛王似乎是与皇上发生了激烈的争执的。

    而看守宫门的侍卫也证实了,洛王出现在宫门口的时候,脸色是非常的难看的。

    这件事才刚刚从皇宫中传出去,苍澜陌的马车才刚刚到了洛王府门口,宫中的圣旨便来了。

    苏小喜正是这个时候回来的,两人便是一同跪下接了那圣旨。

    而这次的圣旨内容,却是一改往常的好事,竟是苍澜陌的禁足圣旨。

    苏小喜听到圣旨内容的时候,却是一阵的愕然,莫不是皇上真的怀疑这件事是阿陌做的不成?

    苏小喜心中这样的想着,直到宣旨的公公离开,苏小喜才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口了。

    苍澜陌闻言,脸上神情却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圣旨,便直接扔给了身后跟着的天诀,便搂着苏小喜的腰往苍院走去。

    春天的暖阳十分的舒服,到了苍院之后,苍澜陌便让人将他让人定做好的两人躺椅给放在了院中,苍澜陌便抱着苏小喜躺下了。

    至于天诀等人,自是非常自觉的回避的。

    “阿陌,究竟怎么回事?皇上也怀疑是你做的么?”苏小喜撑起了身子,脸上依旧带着担忧。

    然而,苍澜陌却是直接将苏小喜给按压在自己怀中,那带着几分魅惑的声音从苏小喜的头顶传来。

    “说说看,你今日出去做了什么?”他可记得喜儿回来的时候,面色是带着几分的凝重的。

    苏小喜原本想让苍澜陌不要转开话题,可是正要开口,脑中一阵灵光。

    阿陌既是这般的淡定,就表示这其间肯定有问题。

    况且如今都还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能够证明苍澜陌就是天牢纵火案的凶手,苍帝又怎么可能就这样给苍澜陌定罪呢?

    毕竟,苍帝对阿陌的喜爱可不是假的。

    想到了这一点,苏小喜便再次抬头看向苍澜陌,却见苍澜陌也正看着自己。

    那眼神,带着几许的笑意,却是没有一丝的担心或者其他。

    于是,苏小喜就安心的躺回了苍澜陌的怀中,将今日去李楚楚那里发生的事情与苍澜陌说了一遍。

    只是,苍澜陌却是许久都没有吭声。  苏小喜疑惑的抬头,却见苍澜陌正一副深思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