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9章 计策,别当真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仿若是感觉到了苏小喜的注视,苍澜陌才朝着苏小喜看了过来,眸色深邃。

    “你的猜想没错,羽三必定还知道点其他的事情。”苍澜陌说着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看。

    随后,苍澜陌便拍了拍手,暗处的羽卫走了出来。

    “去冥楼吩咐一下,让人好好的守着羽三。”说着,便顿了顿,又道,“将羽十一的事情换个人,让羽十一先回来。”

    羽卫领命而去,苏小喜却是觉得苍澜陌身上的凝重感并没有散去。

    苏小喜也被那种凝重感所染,总觉得有一种无形的网渐渐朝着京城靠拢,可一时间却又找不到撒网的人。

    直到,感觉到腰间的手紧了紧,苏小喜才回过神来。

    “好了,别想了。”苍澜陌安慰道,“天塌下来尚且还有高个子顶着呢!”

    苏小喜闻言,看着苍澜陌眼底那一抹让她安心的神色,便也不再多想,毕竟她也不是什么杞人忧天的人。

    苍澜陌禁足之后,就真的什么地方都不去了,整日里就陪在苏小喜的身边。

    而洛王府的周围,却是有不少的探子,所以这几日的洛王府附近显得有些热闹了,多了一些摊贩和行人,亦或是乞丐。

    这些,只是明面上的探子,而暗处,探子也是不少的。

    只是这些人,却丝毫对洛王府形成不了威胁。

    因为,羽卫们在这些探子的监视下,依旧是来去自如的。

    而到了第三日,苏小喜便得到了羽十二传来的最新的消息。

    那日给羽三喝的药,从源头到煎药都给查了一遍,却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

    但是在差那下在药中的毒的时候,却是发现那种毒在整个京城,也就只有十三家药房中有。

    而近几日卖过那毒药的药房只有三家。

    这三家一共卖出去了六份,其中有一份便是被陆嬷嬷给买了去。

    陆嬷嬷是从小将李楚楚带大的人,与李楚楚十分的亲近,就算是李楚楚被赶出了李家,陆嬷嬷也是跟随着出来了的,且没有一点的怨言。

    陆嬷嬷既然是这般的做了,便定是有原因的。

    羽十二顺着陆嬷嬷的家况查了下去,却发觉陆嬷嬷根本是个无家的人,家人早就在几十年前的异常天灾下病死了。

    而陆嬷嬷也是因为那个时候孤身一人,才卖身为奴的。

    这样一来,事情就复杂的多了。

    也因为如此,所以才多费了些时间。

    在层层抽丝剥茧的情况下,羽卫发现,之前陆嬷嬷还有一个妹妹因为远嫁而躲开了那一场灾难。

    那个妹妹因为家中遭逢变故,所以带着儿孙来京城投奔陆嬷嬷。

    也恰好是在纵火案的那一日。

    只是,他们还没有找到陆嬷嬷,陆嬷嬷妹妹的孙子就不见了。

    而抓走陆嬷嬷妹妹的孙子的人,便是这件事的主使者了。

    陆嬷嬷这么多年十分的孤独,也唯有妹妹一家是她的亲人了,陆嬷嬷为了救妹妹的孙子,她不得不以身犯险。

    听闻这一切的缘由,苏小喜沉默半晌,只对着羽十二道,“告诉李楚楚,怎么处理让她看着办吧。”

    羽十二领命而去。

    而苏小喜的情绪,却并没有被陆嬷嬷给影响到多少。

    终归是事情已经查清楚了,也就不用再为此时操心了。

    不过,这事情,苏小喜还是要同苍澜陌说上一声的。

    毕竟那指使陆嬷嬷的人,极有可能与秦授是相关的。

    不过苏小喜正要去找苍澜陌的时候,便见越公公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着苏小喜,越公公当即迎上前来。

    “怎了?”苏小喜问,瞧着越公公这模样,倒像是进来找她的。

    “郡主,大公主来访。”越公公禀报道。

    苏小喜一听是苍澜敏来了,便朝着书房的方向看了一眼,想了想,便道:“让人领着大公主去湖边的亭子里,我稍后就去。”

    越公公闻言,领命而去。

    苏小喜则是交代了附近的一个羽卫,让羽卫待会转告苍澜陌她要转告的事情,便出了苍院。

    接下来几日,大公主便每日都来的洛王府来找苏小喜,两人也不知道聊些什么,似乎十分的投缘。

    而每次大公主离开,苏小喜都会找一次天阳一次,询问天诀的动态。

    大公主到洛王府的事情并非是秘密,天诀也必定是知道的。

    可是前面两日,天诀却是没有动静,天阳都快要急的直接去将天诀给拽到大公主面前了。

    毕竟他跟流星这些天,那是完全的没有一点的进展的,再这样下去,他就怕当真的失去了流星。

    可是,两人却是没办法说上一句话,他每次想要开口的时候,流星却都是躲开了的。

    如今,苏小喜让天阳盯着天诀这件事,天阳是十分的乐意的。

    可也真是在天诀的身上,天阳彻底的明白了什么叫做皇帝不急太监急了。

    到了第三日,苏小喜便直接的带着大公主直接的去了苍院。

    可是,即便天诀与苍澜敏同处于一个院落,即便只是数米的距离,天诀依旧当是没有看到苍澜敏一般。

    苍澜敏眼底的失落是那样的明显,让苏小喜瞧着都是一阵的不忍。

    “之前说的事情,我答应了。”

    突然的,苍澜敏的眼底闪过一丝的决绝。

    苏小喜闻言,眼神带着一丝的复杂。

    “可是,万一他还是不愿向前呢?”苏小喜问。

    苍澜敏闻言,却是露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来。

    “若真是那般,我便就真的嫁了。”苍澜敏的眼底带着一种誓不回头的决心,但是更多的依旧是苦涩,“至少,到那时候,也是眼不见心不乱。”

    这么多年了,她望了他这么多年了,也终究是要累了。

    “你别这样说,我跟你三皇兄都不会真的让你嫁过去的。”苏小喜忙安抚,“这不过是一个计策罢了,你千万不要当真。”

    苏小喜就怕苍澜敏被天诀的态度给凉了心而做出什么不好的决定来,这样一来,就改了她的初衷了。

    原本,出使北海之前,她心中便已经想着要帮苍澜敏了的。

    而天诀是跟在阿陌身边的人,她也不愿看到天诀后悔终身。  况且,两人之间如今还横着天阳和流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