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0章 和亲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苍澜敏闻言,却道:“如果我嫁过去,能平息战火,或许也是嫁得其所吧!”

    说完,苍澜敏便起身,对着苏小喜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若非是你,我怕也是不会走出这样一步的。”

    这些年,她没有向前,而他却是一直退后。

    她也是受够了的,也许,也终归是应该做一个了断了。

    想着,苍澜敏朝着苏小喜露出一抹笑意,也没有看远处的天诀一眼,便径直的走出了苍院。

    见苍澜敏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苏小喜这才移回了视线,朝着天诀的方向看去。

    远远地,苏小喜看着天诀的身子与方才那般,没有懂分毫,就是那视线,似乎也只看着某一处。

    只是,苏小喜却发觉,天诀那放在身侧的拳头是紧紧地握起的。

    苏小喜淡淡的移开了视线,然后朝着天诀所站的方向走去。

    那里,是书房的方向,天诀正是站在那书房的门口的。

    苏小喜过去的时候,天诀依旧没有动静。

    而她更是发现,天诀的身子似乎有些僵硬,倒是有种刻意为之的感觉了。

    苏小喜见状,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的弧度。

    看来,实施那个办法也不是不可以的嘛。

    这样的想着的时候,苏小喜便伸手推开了书房的门。

    此刻,苍澜陌正埋首在书案上处理着手中的事情,听到了开门声关门声却是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大公主走了?”苍澜陌问,却依旧没有抬眼。

    “你知道进来的是我?”苏小喜问,脚步不停,朝着苍澜陌的方向走去。

    只是才走到苍澜陌身边,苍澜陌手一动,苏小喜的身子便被揽入了苍澜陌的怀中。

    “你的气息,我不是最熟悉?”苍澜陌说着,便将脸凑到了苏小喜的脖颈间轻轻啃了一口,引得苏小喜的身子都不由自主的缩了缩。

    苍澜陌见此,却是挑豆般的轻声呢喃道:“喜儿还是这么抿感。”

    苏小喜被说的脸一红,却是拉开了自己与苍澜陌的距离,不过她人却还是坐在苍澜陌的腿上的。

    “别闹,有正事跟你说呢。”苏小喜有些嗔怪的看着苍澜陌。

    苍澜陌闻言,却是淡定的将苏小喜往自己的怀中再拉了拉,才道:“说吧。”

    苏小喜觉得这个姿势不太好说话,可是想要挣开显然也不现实,毕竟力道还是非常的悬殊的。

    最后只能瞪了一眼苍澜陌,放弃了挣扎。

    “方才大公主大答应了我的之前的提议。”苏小喜直接的道。

    苍澜陌闻言,却只是从喉咙出发出了一个嗯字,就没有了下文。

    见苏小喜看来,苍澜陌只淡淡的解释道:“她会答应不意外。”

    苏小喜闻言想了想,也觉得是如此。

    苏小喜便升起了与苍澜陌好好交谈此事的决心,“阿陌,那你说,这次能成功么?天诀会不会付出行动?”

    此刻,苏小喜的眼底写着的,慢慢的都是八卦。

    想来,这几日苏小喜是陪着苍澜陌在这王府中毒待着,此刻有些快要发霉了,八卦心也强了许多。

    然而,苏小喜却是没有等到苍澜陌的回答。

    因为,苍澜陌一把将苏小喜给抱了起来。

    “在我的怀中竟能想到旁的男人,看来本王的魅力大减了啊。”

    说着,就朝着一旁的床榻走去。

    苏小喜:......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苏小喜的抗议的声音都没有开口,嘴便被堵住了。

    第二日,京城便又热闹了起来。

    原本,如今苍冥与西北的北海正在打仗,而与西南则是正在谈判的。

    可是,今日的最新消息却是,郝月同意和解,但是前提条件却是要派一个公主前往郝月和亲。

    这消息一出,整个京城都哗然了。

    和亲,其实虽然能够避免战乱,可是却也是一种示弱,绝对不是什么太光荣的事情。

    可是,和亲不够光荣,但是不和亲却也会陷苍冥于水深火热之中。

    大臣们便都就着这件事开始讨论了起来。

    而此事,也传到了后宫中。

    比起前朝,后宫倒是安静了许多,毕竟,后宫这些女人都觉得与他们的无关,也不需要考虑太多。

    他们需要考虑的无非是皇上什么时候能够到她们的宫中罢了。

    只是,唯独一人除外,这人,便是六公主苍澜慧。

    只因为,如果和亲,苍澜慧绝对会是和亲的第一人。

    因为,宫中没有出嫁的公主,就只有她苍澜慧了。

    此刻,苍澜慧的宫殿中,传来了阵阵花瓶摔碎的声音。

    “公主,公主,您这是怎么了,要是伤着了怎么是好?”照顾在苍澜慧身边的嬷嬷和宫女在一旁担心的劝着。

    此刻殿内的地上,已经布满了花瓶的碎片了,在苍澜慧的附近,想要找一处下脚的地方都难。

    然而,苍澜慧却是又将手中的花瓶给摔了。

    “本公主都要去和亲了,还怕伤着么?”说着,苍澜慧便嚎啕大哭起来,哭的像一个孩子一般。

    苍澜慧宫中近身服侍的宫人都是知道苍澜慧心中只有周锦书周少庄主的,也莫怪苍澜慧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大发脾气了。

    六公主是钱嬷嬷带大的,对六公主自然更是心疼一些的。

    瞧着六公主哭的跟一个泪人儿一般,钱嬷嬷赶忙的上前安抚道:“公主殿下,如今事情还没有定,皇上都还没有答应和亲的事情呢!况且,也未必是您去啊。”

    “怎么不是我,如今适龄未嫁的公主,不正是我一人了么?”

    六公主委屈极了,她只想嫁给锦书表哥,她不要去和亲。

    钱嬷嬷闻言,眼中一亮,“既是如此,公主去让皇上赐婚便是了。”

    “连你都让我去和亲?”苍澜慧会错了意,一脸的愤愤,眼底还带着泪珠,可此刻的她的却有些凶狠,并不会让人觉得可怜。

    钱嬷嬷瞧着苍澜慧这个模样,心中一个咯噔,却还是赔笑着道:“公主的心思,老奴最是清楚,又怎会怂恿公主去和亲?”  见苍澜慧的眼神要舒缓了许多,钱嬷嬷也松了口气,“公主既是喜欢周少庄主,此刻便去请皇上赐婚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