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4章 自请和亲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周锦书先是有些心虚,不过很快的便挺直了身子,非常坚定的看向藤汐公主。

    “娘,您放心,你会有媳妇儿的。”说着便顿了顿,继续道,“你的媳妇儿只会是沁儿。”

    藤汐公主却从面无表情变作了严肃,看得周锦书觉得有些发毛。

    要知道,周锦书谁都不怕,最怕的还是他的娘。

    若是他娘不站在他这边,那这次的事情就真的没戏了。

    所以,周锦书看着藤汐公主的眼神都有些紧张了。

    而围观的众人瞧着这情景,不禁也都跟着紧张起来。

    毕竟这两日周锦书所说的话,其实很伤御凌山庄的颜面的。

    毕竟这男人对一个女人如此的痴情,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理解的,让在场的男子选择,大概大多人都会选择公主才是。

    然而,藤汐公主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儿子,娘支持你,圣旨的事情,娘这就去帮你解决。”

    说着,藤汐公主就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之下,转身离开了。

    这藤汐公主,果然如传言中一般,与众不同。

    而周锦书在藤汐公主离开后,终是松了口气。

    他原本以为,他要靠舆论来给自己撑腰,来抗议的,再想其他的办法去请旨退婚的。

    如今有了亲娘帮忙,他就没有什么担心了。

    不过,这舆论还是得散播的。

    否则当他人这么优秀,有了一个六公主,也会有其他的张家千金李家小姐的。

    到时候一个个的贴过来,那该有多烦啊。

    所以,周锦书继续散播着他已经有了意中人这个事实。

    然后,这一日,在太阳落山之前,藤汐公主便从宫中出来了。

    而同时带出来的,却是另外的一卷圣旨。

    圣旨的内容自然就是退婚的内容了。

    而藤汐公主之所以这般成功了,那便是用了先帝的赏赐的金牌。

    传闻,藤汐公主有一块先帝赐的金牌,能够让皇上答应三件事。

    如今退婚,便是最后一件事,金牌也便被苍帝给收了回去了。

    此刻,苍帝在御书房中,那是一脸的高兴的看着手中的金牌。

    这欠着人事情的感觉真心不好,终究是被他给收了回来。

    至于静文那边,苍帝心中非常清楚,有了这次的赐婚和退婚之后,定是会死心了。

    也不枉费他这一番的折腾了。

    可是,苍帝还没有从兴奋中醒转,便是听到了外面的通传,静秀公主到了。

    静秀公主,便就是大公主苍澜敏了。

    “敏儿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苍帝有些疑惑,却还是将苍澜敏给宣进了御书房。

    ......

    第二日,早已失去了驸马的大公主苍澜敏入宫自请和亲的事情就在京中传开了。

    这事情,自然是很快的便传入了洛王府之中。

    虽说苏小喜和苍澜陌这些日子并没有出王府,可是外面的事情他们却都非常的清楚。

    对于苍澜敏会自请和亲的事情,他们也早就知道。

    毕竟这事情,还是苏小喜跟苍澜敏说的。

    原来,比起苍帝,苍澜陌要早些知道郝月国会提出和亲的消息一些。

    早在消息传到苍澜陌手上的时候,苏小喜便知道了,也是在那个时候,苏小喜才跟苍澜敏商议了这件事情。

    这个时候,苍澜陌便跟苏小喜坐在院子里商讨着这件事。

    “阿陌,这大公主怎么突然的就要去和亲了呢?”苏小喜一脸诧异的问道,实现却是瞟向了苍澜陌身旁站着的天诀身上。

    此刻,苏小喜能够看到天诀那明显僵住了的身形。

    苏小喜见此,唇角缓缓的掠出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眼底甚是满意。

    苍澜陌给苏小喜斟了一杯茶,递给苏小喜之后,意有所指的道:“大概是这么多年,想通了吧!”

    苏小喜沉默半晌,然后拿起温度正好的茶,轻饮了一口,随即才道:“你可知郝月国要娶亲的是何人?”

    一听苏小喜说这话,苍澜陌的脸色沉了下来。

    “是哪个皇子?”苏小喜问。

    苍澜陌闻言,却是摇了摇头。

    “是贵族?”苏小喜继续问。

    苍澜陌再次摇了摇头,这下子,苏小喜都着急了。

    事实上,苏小喜也确实是早就知道和亲的事情,但是因为消息是魅邪传回来的,也并没有说明和亲的对象是谁。

    如今她这般的询问,虽有要试探天诀的意思,可是也是真的想知道郝月国会让什么人娶亲。

    见苏小喜这般,苍澜陌出声道:“是守关大将钟鼎。”

    苍澜陌这话一出,苏小喜便看到了天诀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苏小喜见状,对这钟鼎更是好奇了,便问道:“这钟鼎如何?”

    “呵,四十多岁的鳏夫,你说如何?”

    苏小喜:......

    “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苏小喜蹙眉,“这郝月国这是不是摆明了要羞辱苍冥?”

    否则,又怎会派了一个四十多岁的鳏夫来和亲。

    苍澜陌没有说话,却是点了点头。

    确实,郝月是有意的要羞辱,也是因为这般,苍澜陌才允许苏小喜同苍澜敏来逼天诀。

    只因为,他清楚,皇上更加的清楚。

    郝月这般的羞辱,就是没有要退兵的打算,即便是将公主嫁过去了,也只会缓一时罢了。

    所以,这样的情况下,苍帝是断然的不会让公主和亲的。

    只不过,此刻还不是公开说明的时候。

    苍澜陌能够想到这一点,天诀却是想不到这一点。

    天诀只知道,当年那个女孩,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如今要去和亲了。

    和亲的对象还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鳏夫。

    仓决跟在苍澜陌身边这么多年,除了感情方面迟钝一点,倒也不是一个笨的。

    所以,他很快的就想明白了郝月其实没有打算退兵,如此一来,大公主嫁过去地位不就得十分的尴尬和危险?

    而他却是从不曾想过,苍帝可能不会同意这个提议。

    素来表情不显的天诀,此刻眼底却出现了挣扎和愤怒的情绪。

    苏小喜见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便打了个呵欠,起身往屋内走,“我先去小憩一下。”

    而苍澜陌,自然也是要跟上去的。  院子内,就只剩天诀一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