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6章 来了就坐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羽九闻言,眼底闪过一抹奇怪之色,可是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问,领命去了。

    而苍澜陌,此刻却是看向苏小喜。

    “你这是觉得李楚楚的孩子与十一有关?”苍澜陌问。

    苏小喜闻言点点头,“嗯,我确实是这样觉得的。”

    只是,苏小喜说完却是蹙起了眉头。

    如果羽十一真的就是那个让李楚楚怀孕了的男人,那羽十一不就成了负心汉了?

    想到这里,苏小喜便觉得心中十分的纠结。

    方才很期待羽十一会是那个人,可是现在,她又不希望羽十一是负心汉。

    毕竟,羽十一是她的人。

    苍澜陌似乎是看到了苏小喜的纠结,便道:“等结果出来再说,不管是与不是,那都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

    “可是......”羽十一真的不像负心汉啊。

    “先别想了,毕竟你也不是红娘。”说着,就将苏小喜从位子上拉了起来,“吃饭吧。”

    于是,两人往外室走去。

    此刻越公公早已经命人准备好了晚膳,就等两位主子出来了。

    而除了越公公,外面侯着的就只有流星,天阳和天诀都不在。

    等两人吃完了晚膳,天阳才回来,脸上满是欣喜。

    一进来,天阳首先便朝着流星望去,流星却是轻轻地别开了眼睛。

    不过,就算如此,天阳也不在意,只是转向苏小喜,“郡主,天诀去了大公主府。”

    对于天诀的事情,天阳是比谁都在意的。

    毕竟,这也关乎着他的终身大事啊。

    所以,天诀出门之后,都不需要苏小喜交代,天阳就自觉的跟了上去。

    也是天诀心中有事,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后面有尾巴。

    等看到了天诀到了公主府外面之后,天阳便就回来了。

    听了天阳的话,苏小喜眼眸一亮。

    这下子,她就不需要担心了。

    踏出了第一步,后面九十九步还难么?

    等将该汇报的说完了之后,天阳犹豫了一下,便朝着苏小喜道:“郡主,属下想找你借一下流星。”

    苏小喜看了脸上神情有些僵硬的流星,眼底带着笑。

    “行。”

    说着,就起身离开了。

    越公公笑着让人过来收拾碗盘,而天阳则是拉着流星就往外走。

    流星挣扎了几下,便也就随着天阳了。

    这一次,或许两个人这么久的冷战能够结束了。

    而此刻,公主府。

    公主府并不小,但是却十分的寂静,整个公主府中,也就只有苍澜敏一人。

    驸马在的时候,公主府就极为的冷清,如今驸马已经不在了,公主府就更加的冷清了。

    也许,冷的不是这环境,而是处在这环境中的人。

    此刻,虽夜已深,但是苍澜敏的卧房中却是燃着烛火,苍澜敏就衣着单薄的坐在窗前,手中拿着针线,正在绣着什么。

    而远处,在一处阴影里,天诀就站在那里,看着窗边那恬静的人。

    过往种种,全部都浮现在脑海中,窗边的人和记忆中的人模样重合。

    可是,却早已不是当初的那样的感觉。

    当年的她,尚且有些胆怯,眼底比如今多了一丝的灵动。

    而如今,她身上的温婉气息更强,却不知道为何,更是能够牵动他的心,让他想要护着。

    可是,他只是一个护卫,她,却是高高在上的公主,终究,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样的想着的时候,窗户却在这个时候嘭的一声关上了。

    看着窗内的剪影,天诀的眼神有些恍惚。

    接着,蜡烛被熄灭,天诀的心,也随着蜡烛往下沉。

    这是,他第一次来找她,可是,他却不敢靠近。

    此刻,天诀的手中正握着一根短笛,那是在帝国买的,还是找苍澜陌借钱买的。

    只因为,他知道她喜欢吹笛。

    可......握着短笛的手,轻轻的捏紧。

    天诀转身便准备离开,可是,身子却是僵住了。

    因为他眼角的余光看到,就在他身侧不远处,此刻正站着一个淡薄的身影。

    天诀有些僵硬的回头,与那一抹身影对视。

    黑暗中,一高一矮,一恬静一面无表情。

    两人,就这样的对视着。

    两人的眸光瞧着都十分的平静,可是那心中的波动,却是他们自己知晓。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你......”天诀终究是出声,可是,说出一个‘你’字之后,天诀却发现自己再也说不出其他来。

    好像,有很多东西要说,可是,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原本,苍澜敏这么晚还没有入睡,就是在等天诀。

    她甚至是不知道天诀会不会来。

    可是,他来了,但她的心,却是这般的平静,比她想象中的要平静许多。

    天诀看着苍澜敏那平静的脸,心中五味杂陈,正当天诀觉得这样什么话都不说有些不妥,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苍澜敏却转身了。

    看着苍澜敏的背影,天诀捏着短笛的手再次捏紧,心中就像被万千蚂蚁抓咬一般。

    就在天诀难过的不知道该如何自处的时候,苍澜敏却是停下了脚步。

    “既然来了,就坐坐吧。”

    说着,苍澜敏便继续往前,却并不是回到房间,而是往院子某处走去。

    那里有一丛竹子,竹子旁边有一条小路。

    天诀看着苍澜敏的身影消失在竹子后面,才终于提步跟了上去。

    当天诀走过那片竹子的时候,便瞧见那片竹子之后,是一个亭子。

    此刻亭子里的桌上正放着一盆小小的炭火,苍澜敏正动作优雅而不失稳重的在那里烹茶。

    在天诀看来,苍澜敏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吸引着人。

    大概从五年前开始,天诀便已经明白,自己和苍澜敏便是尘土和天空的区别。

    他是那么的纯净,那么的美好。

    可是,如今这么美好的人竟然要去当一个鳏夫的妻子。

    想到这里,天诀的脸色便沉了下来,脚步都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可是,才刚刚踏入亭子内,苍澜敏就开口了,“坐吧。”

    心中的急切和愤怒,却因为苍澜敏的两个字而全部熄灭。

    天诀安静了下来,然后在苍澜敏的对面坐了下来。

    苍澜敏将一杯沏好的茶放到了天诀的面前,可是天诀却没有去拿,而只是盯着那杯茶。

    苍澜慧看着天诀,却是没有在意,只是自己拿起了一杯,轻轻的饮着。  烛火黑暗,茶香缭绕,有一种别样的静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