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7章 嫁给谁没区别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怎么来了?”苍澜敏开口,声音平稳而轻柔。

    这样的平静,是苍澜敏自己都不曾想到过的。

    曾经,只要有天诀的地方,她都是无法平静下来,都只想用目光追逐着他的身影。

    今日,却竟这般的平静。

    天诀闻言,有些犹豫,却还是将手中握得有些发热的短笛给递到了苍澜敏的面前。

    “给你!”声音有些僵硬,若是仔细听,倒是能够听得出里面些许的颤抖。

    苍澜敏没有拒绝,伸手便接过了短笛,并没有多看那短笛的模样,只是朝着天诀露出一抹淡笑,“这个就当你送我的新婚礼物了。”

    声音淡然而又轻松,也带着几丝的温和。

    然而,苍澜敏话刚出口,天诀身上的气场便徒然的变冷。

    “你就一定要嫁给那个糟老头么?”天诀再也忍不住的爆喝,面色却是更冷。

    而此时,天诀的眼底满满的都是戾气。

    只是话一出口,不止是苍澜敏,就是天诀自己都愣住了,两人之间的气氛也便的尴尬起来。

    可是,天诀的眉头却依旧是紧紧地皱着。

    苍澜敏看着天诀,良久,便将短笛放到桌上,继续摆弄着桌上的茶。

    “和亲,对谁都好,不是么?”苍澜敏自嘲的说着。

    “那你呢?”天诀冷冷的问出口,“那对你好么?”

    苍澜敏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又轻轻的品尝着。

    “我好不好,有所谓么?”一副淡然的模样,仿佛此刻说的不是她的事情一般。

    怎么没所谓?这句话,天诀差点就脱口而出了。

    可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手中的拳头紧紧地握起,隐忍着心中那一团的怒火和焦躁。

    现在,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直接奔到西南边关之地,将那老不死的钟鼎给杀了。

    可是,没有了钟鼎,还会有其他的人。

    苍澜敏看着天诀久久不语,眼底不显,心中却终究还是有些失望。

    “秦护卫今晚来此便是要送这短笛的吧。”苍澜敏微笑的看向天诀,可这话分明已经是逐客令了。

    天诀闻言脸上闪过一丝的懊恼,随后便静静的站起身,朝着亭外走去。

    可是,才走了一步,天诀就停了下来,身形有些僵硬,却是没有回头。

    “你就没有别的选择了么?”嫁给谁都好啊。

    嫁给谁都比一个那么老的鳏夫好啊,她还正是上好年华。

    “选择?有怎样的选择又如何?”苍澜敏的声音透着几分的空洞。

    顿了顿,苍澜敏的目光落在了天诀的身上,看着那个对她而言稍显冷漠的背影,唇角微勾,却是不见笑意。

    “只要不是喜欢的人,嫁给谁都没有半点的区别了吧?”

    苍澜敏话,却是没有得到天诀的回应,因为,天诀就从苍澜敏的视线中仓皇而逃。

    看着天诀逃开的背影,苍澜敏眼底满满的都是失落。

    当真,就突破不了这个坎么?

    当真,他依旧那般的绝情么?

    当真,历史要重演么?

    当年,便是这样,她说要嫁给他的时候,他便是这样的逃离。

    似乎,除了那个与他单独相处的夜晚,他,就没有在对自己有半分的温柔,从来,都是那么的冷漠。

    视线微微偏转,落在了那桌上静静的躺着的短笛身上面。

    那泛着晶莹蓝光的月光石所做成的短笛,即便是在夜色下,也是那么的好看。

    这,是他送给自己的唯一的一个礼物了。

    手,带着几分的颤抖的将那短笛轻轻地拿起,细细的抚摸了一番,这才将唇凑了上去。

    悠扬的笛声,就在这个夜里,传遍了整个公主府,让这个夜晚徒增了几分的寂寥。

    而此时此刻,没有人知道,天诀其实没有走远。

    此刻,他就站在院外,隔着一堵墙,静静的听着那笛声,手中的拳头捏的紧紧地,深深白骨都隐约可见。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站在那里听她吹笛了。

    在她被赐婚的那一夜,在驸马去世的那一夜,他都曾来过。

    可是,那又能如何?

    他始终就只是一个侍卫,而她即便是嫁过人,那也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他,不配!

    笛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散了,可是天诀却是久久没有离开。

    他就那样的靠在那一堵墙上,身形落寞而又寂寥。

    羽九的速度很快,才短短两日的时间便已经将苏小喜让查的东西给查了出来。

    原来,大概半年前,李楚楚便离开京城,去了一个叫做落霞村的地方。

    落霞村就坐落在群山的脚下,是采药人极好的去处。

    而据查,李楚楚曾经在落霞村的河里捡到了一个受伤的男子,且那男子似乎是个瞎子。

    两人是以未婚夫妻的身份自居的,之后在村子里的人的热情张罗下,两人甚至还简单的拜了天地。

    而恰好,之前羽十一始终一个多月回归之后,也曾说过自己是被一个采药的女子所救,且还有一段时间的记忆缺失并且失明。

    如此的吻合,让苏小喜想要不将羽十一和那个男子联系起来都难了。

    况且,落霞村的那条河的上游,便就离羽十一坠崖的地方不远。

    羽十一当初坠崖的山崖下方是没有河的,羽十一当时也曾说是被树挡住了,这才保命。

    至于如何走到了那河边,如何落下河再被李楚楚救下,这一点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事情已然非常的明朗。

    只是,苏小喜却是不相信羽十一是个负心汉。

    而最简单的求证方式便是直接问羽十一。

    于是,羽十一很快的就被叫了上来,苏小喜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问出口了。

    羽十一闻言脸上明显的怔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自家主子竟是知道的那么清楚。

    不过,也就那么一会儿的怔愣,羽十一的眼里便出现了自责的神色。

    “我......根本不知道......”

    当他清醒的时候,身上的伤并没有好,所以必须继续的调养。

    不知道为何,从睁开眼第一眼看到李楚楚的时候,他就觉得非常的喜欢,心中都是她。

    可是,他也是理智的。  他不过是一个暗卫,需要的是保护主子的安全,主子的安全永远都是排在第一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