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8章 羽十一过往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给不了她任何的承诺或者陪伴,甚至他都不能确定自己能否再次见到她。

    可是,心中的感觉实在是太强烈,强烈到让他想要逃离。

    所以,在他能走的那一晚,他就离开了。

    当时,他也只当她是那村子里的采药女。

    却是不曾想,却会在京城遇到。

    遇到她,看着她挺着肚子的模样,他不知道为何就想要逃跑。

    他不知道自己想要逃跑是因为什么,当时,他更多的可能是觉得她已经成了人妇。

    可是,当他想要去茶馆好好的安静的时候,却是听见了关于她的传言。

    也是那一刻,有些被模糊的记忆渐渐的浮现。

    醒来后不知道是第几天的时候,他总是会梦到自己与她拜堂了,且还行了洞房。

    有时候,觉得梦境非常的真实。

    可是偏偏,那个时候的李楚楚对他比较冷淡,与梦中的人并不同。

    所以,他只当那是梦,可是梦久了,他便怕了,怕自己会忍不住的将人扑倒。

    可是,再见她,听了那些流言之后,原本模糊的记忆却是变的清晰起来。

    却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才是流言中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当初,那段没有光明的半个月里,两人心中都有了别样的感觉,当村民让他们成亲的时候,两人谁都没有拒绝。

    只是,醒来后,他却是将她忘记了,之后又是不告而别,她该对自己多么失望?

    当这些全部从羽十一的嘴里说出来之后,羽十一的眼底甚至有悔恨的泪。

    可是在场的人也都明白,若是再来一次,羽十一也会那般的做。

    不仅是因为当时羽十一对那段记忆记得不深,更是因为羽十一当时有自己的责任。

    苏小喜听完之后,脸上却是没有什么表情,只一双眼眸没有情绪的定定的看着羽十一。

    “你现在怎么想的?”苏小喜问。

    虽然情有可原,但是李楚楚何其无辜?

    身为女子,她不站在李楚楚那边,又该站在谁那边?

    羽十一听苏小喜这般的询问,眼底有些纠结,然后便有些泄气,整个人都变得颓丧。

    “我......”羽十一有些犹豫,就在苏小喜要会错意的时候,羽十一再次开口,“我怕她不会原谅我。”

    苏小喜闻言,眉头微皱,随即才道:“如果连自己做的事情都没法承担,又怎能乞求别人的原谅?”

    说着,苏小喜便起身,“趁着还来得及,别再让自己后悔。”

    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

    羽十一一人站在原处,似在思考。

    良久,才终于下定决心转身。

    是的,如果做过的事情都无法承担,又怎有资格被原谅?

    而且,比起楚楚所受之事,他会不会被原谅又算的了什么呢?

    此刻,李楚楚的小院子里,李楚楚正坐在太阳下,手中正拿着一本医书,倒也十分的静谧。

    而此时,丫鬟小艺从房中走了出来,手中端着水盆。

    将水盆放到一旁之后,小艺这才走到了李楚楚的身边。

    “小姐,那位公子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啊?”小艺眼底有些担忧。

    几日之前,陆嬷嬷说找到了失散已久的家人之后便离去了,这时候这小院子里就只有自己和小姐两人,还有那屋子里躺着的受伤的公子。

    且王府的人总会进进出出,她觉得这样非常的不安全。

    当然,小艺并不知道,在这个屋子的周围,其实是守着许多的人保护他们的,只不过他们并不随便出现。

    每天的时候也只有固定的几个人会出现在主仆两人面前。

    “该醒来的时候,便就醒来了。”李楚楚并不知道小艺心中所想,只随意的回应,然后便又翻了一页的书。

    小艺闻言,也便不再问。

    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小艺便去门口开门去了。

    倒是李楚楚,只朝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便继续看起了手中的医书。

    李楚楚只知道,来人只可能是王府里的人,这几天的时间,她也已经习惯了。

    “十一大夫,今天来的是你啊。”小艺看着门口的羽十一随口问了一句。

    羽十一却是没有看向小艺,从一进来,目光就直接的朝着李楚楚看去了。

    李楚楚在听到了小艺口中叫着十一大夫的时候便抬头朝门口看去,毕竟身为大夫的她,对大夫比较感兴趣也属于正常。

    于是乎,两个人的视线便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对上了。

    手中的书,‘啪’的一声便跌落到了地上,李楚楚的眼底带着几分的激动,手也紧紧地纠结着。

    小艺从不曾看到过自家小姐这样的激动,就算是之前被迫离开李家的时候,也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的激动过。

    看着自家小姐,再看站在门口的十一大夫,小艺心中疑惑有些深了。

    “我想跟你们小姐单独说会儿话。”羽十一的视线终于从李楚楚的身上移开,落在了小艺的身上。

    小艺闻言看了看自家小姐,见自家小姐并没有要反对的意思,便道“正巧奴婢有东西要买,便先出去了。”

    说完,小艺绕过羽十一走了出去。

    院子里,如果忽略暗处的那些暗卫和几个羽卫不算之外,便只剩羽十一和李楚楚两人了。

    羽十一朝着暗卫和羽卫的方向看去,这些人会意,便离开了小院。

    反正守在外面也是一样的。

    等确定院子里只剩两人的时候,羽十一才一步步的朝着李楚楚走去,即便,没走一步,他心中就多了一分的紧张,多了一分的自责。

    而李楚楚,此刻也缓缓的从位置上走来,一双眼睛根本眨都不眨的看着朝着自己靠近的羽十一。

    在李楚楚的身前两步的距离的位置,羽十一这才停下了。

    “我都想起来了!”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沙哑,看着李楚楚的眼神带着几分的激动,但是更多的还是歉疚。

    李楚楚眸子动了动,视线很快的便移向一旁,“你究竟是谁?”

    他,究竟是谁?

    之前他身受重伤,刚才小艺却是叫她十一大夫。

    十一大夫,她自是知道,那日她回来的时候,还听小艺提及。

    却是没有想到,竟是他。  他,和洛王府又是什么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