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0章 方祁,渊源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说什么?”李太医看着羽十一,似没有听清楚。

    “在下同楚楚之前在落霞村便已经成亲了,只是到底没有父母之命,所以今日前来,便是想来求娶楚楚。”

    羽十一再说了一次,李太医没有理由听不清楚了。

    当即,李太医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起来,看着羽十一的眼神也变得极为不善,脸上神情也有些激动,对着厅外便喊道:

    “来人,将人给轰出去!”

    之后,李家的护院便冲了上来,准备轰人了。

    不过羽十一带来的几个兄弟直接将那几个护院拦住,倒也没有让那些人靠近羽十一。

    那些护院不过是几个普通的会拳脚功夫的罢了,被几个真正的武功高手这样的一挡,哪里还敢上前?

    李太医看着这样的场景,脸色更黑了几分,看着羽十一的眼神更加的不善。

    “你们这是要在我李府放誓么?”李太医怒声呵斥,一只手紧紧地握着茶杯,不知道是准备将那茶杯捏碎还是想要将茶杯给丢出去。

    “不敢!”羽十一双手抱拳,一脸的谦恭和诚恳,“在下只不过想让李太医将楚楚配给在下。”

    “休想。”

    李太医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砸在桌子上,茶水有些许的溅出来了,却是无人理会。

    李太医此刻眼里的怒意几乎已经达到了某种极致,因为自己女儿未婚先孕的事情,他不知道被多少人嘲笑和指点。

    曾经,大女儿楚楚是他最为疼爱的,因为她喜欢医术,他也是将自己会的全部交给了她。

    可是,却不曾想她竟然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原本这事情也能够瞒过去的,只要她能够将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可是,她说什么都不肯,最后还扬言一辈子不嫁也要将孩子生下来。

    他竟从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会这般的离经叛道。

    可是,他又怎么能够容许那事情发生呢?

    他让人在女儿的饭菜里下了滑胎的药物,最后竟是将自己的女儿给逼了出去。

    而这个人,竟然是那个罪魁祸首。

    即便知晓此人可能并不好惹,可是心中的那口气终是无法咽下。

    对于李太医的反应,羽十一多少也猜到了,换做是自己,也根本不可能心平气和。

    不过,今日既然来了,就没有空手回去的道理,况且楚楚的肚子那般的大了,也得尽早成亲才是。

    于是乎,羽十一转身,从那些礼品中拿出了一个相对破旧的盒子,朝着李太医走去,递给李太医。

    “这是在下求娶楚楚的诚意,还请李太医收下。”羽十一的模样就好像他此刻才刚刚开口有这样的请求,而没有被李太医拒绝一般。

    李太医闻言,却是一把将那大盒子给扫开了,“我的女儿绝对不可能嫁给你,你给我滚出去。”

    随着盒子落地的声音传出,李太医的话也喊出口了。

    羽十一并没有去注意李太医的话,只看着地上的盒子。

    此时,盒子已经破了,可见那盒子是多么的不经摔。

    而盒子里,装着的是一本古朴的医书。

    看着那本医书孤零零的落在地上,羽十一的眼底闪过一抹伤痛,却还是准备去将盒子捡起来。

    羽十一身上那一瞬间的情绪感染到了李太医,让李太医顺着羽十一的视线转到了那本书上。

    当看到那本书的模样的时候,李太医的眼底闪过不可思议还有震惊。

    所以,当羽十一才格外珍惜的将那本书给拿了的起来的时候,李太医就直接的将书给夺了过去,情绪有些激动,手有些颤抖的翻看着那手中的书。

    是一本医书,是人手写的,看着有些年代了。

    而李太医,竟是看着那一本医书惹来盈眶。

    “是它,是它!”李太医嘴里念叨着,然后抬头看向羽十一,眼底的激动却是没有散去。

    这一次,李太医是仔细的看了羽十一的眉眼的,所以,再次的震惊了。

    “你,你究竟是谁?”李太医的声音有些颤抖。

    “在下方祁。”羽十一报出了他的名字。

    没错,方祁,这才是他成为羽卫之前的名字。

    只是,这名字,却是让李太医往后退了一步,险些摔倒。

    “方祁,你是方祁。”李太医脸上满满的全是激动的神色,“你没死。”

    这一刻的李太医,哪里还记得方才自己正要轰人呢?

    而跟着羽十一一同来的几个羽卫却是一脸的懵逼,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羽卫们都算是知根知底的,自然是知道羽十一之前是叫做方祁的。

    可是,羽十一叫方祁,和李太医有什么关系?

    原来,当年的李太医便是拜师在方家老太爷的底下,与羽十一的父亲方长德是一同长大的。

    方长德比李太医要年长五岁左右,对李太医那也是关怀备至,就是方老太爷忙碌的时候,一些医理知识也都是方长德教的。

    可以说,李太医能有今日,便是因为方家。

    原本羽十一并不知道这些渊源的,毕竟李太医出师之后便到了京城,也只回去方家几次而已。

    方家出事的时候,李太医早就当上了太医,也有几年不曾去过方家了,也就只见过小时候的羽十一。

    羽十一之所以知道,也是因为羽十一开始筹备自己的家舍的时候,苍澜陌给提及了。

    而这本医书,是当年的方长德所写的,是羽十一唯一留下的最珍贵的东西。

    “是,我没死,家仇也早已在洛王的帮助下报了。”

    方祁并不会点明自己是羽卫的事情,但是也不会隐瞒自己是苍澜陌的人的事情。

    虽然,他对李太医没有印象,可父亲当年其实还是说过的。

    既是父亲说李太医是可以信任的人,那他也就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李太医一听,眼底百感交集,看着手中的书,李太医终是坐回了位子上。

    “你与楚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如今的李太医已经理智了很多,且知道羽十一是自己师兄的儿子,是恩师家唯一仅剩的人,他也不会为难。  只因为,他相信那个处处照顾自己的师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