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1章 风口浪尖
    ,精彩无弹窗免费!

    羽十一轻轻地颔首,然后将自己与李楚楚之间发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没有半分的隐瞒。

    听了羽十一说的话,李太医沉默了好久,面上有些严肃。

    就在羽十一和其他的羽卫满心的紧张的时候,李太医面上的神情终于有了松动。

    李太医叹息一声,这才看着羽十一,道,“你们也该是有缘的。”

    李太医这话,却是让羽十一不解。

    见状,李太医便道:“我与你爹曾就有过给你们定娃娃亲的想法,只不过......”

    话没有说完,李太医的眼底满满的都是感伤。

    而那没有说完的话,羽十一懂,其他的羽卫也懂。

    终究,李太医还是答应了让两人成亲,且因为李楚楚肚子也越来越大了,所以也省去了纳彩问名纳吉等流程。

    加上三日后便是一个吉日,李太医便将婚期给定在了三日后。

    且,李太医还落下了话,若是三日之内不能将该准备的准备妥当,那便就不要指望新娘子上轿了。

    羽十一听到了这样的条件,也不敢说什么,马不停蹄的就去准备去了。

    羽十一再怎么说也是跟随了苍澜陌这么多年的,苍澜陌自然不会不管,便派了人前去帮忙。

    虽非常的忙碌,可却也是将婚礼事宜准备的妥妥当当的。

    而这三日的时间内,关于李楚楚的事情,又有了新的说法。

    据闻,李楚楚在一个叫做落霞村的村子里就与她现在的夫君成亲过了。

    而李楚楚的夫君和李楚楚是定了娃娃亲的,因为李楚楚的夫君出去办事一直未归,李楚楚发觉自己怀孕,所以才回到了京城。

    至于李太医,也因为李楚楚成亲这么大的事情没有与他说,心中便有些生气,两父女有了矛盾,李楚楚脾气也倔强便自己搬了出去。

    而李楚楚的丈夫归来后发现妻子不在,便就追到了京城,征询了李太医的意思,准备与李楚楚再成了一次亲,并且在京中安定下来。

    听闻,李楚楚的夫君姓方,是当年那场轰动一时的名医惨遭灭门案的唯一幸存者,如今正四处各地经营着药材生意。

    所以,无论是李楚楚还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其实一直都是名正言顺的。

    至于李家为何不将这些事情说出来?

    只要有人问及,便会得到一个白眼,加上一句话:干卿何事?

    总之,这样的说法是传了出来的,半真半假,似真似假,至于那些闲的无聊的人信不信,那也无人在意了。

    就这样,羽十一和李楚楚顺利的成亲了,两人住在了羽十一置办的新宅子里,李楚楚正式成了方家媳妇。

    只不过羽十一和李楚楚,在整个京城里,就如同一粒尘土,他们的事情是微不足道的,风一吹,便也就随风飘扬了。

    而在羽十一和李楚楚成亲的第二天,天牢失火的事情有了新的证据,他们的故事就彻底的被淹没在京城茶馆话题的洪流之中了。

    因为天牢被烧那一日,闻到了很浓的桐油的味道,所以刑部尚书莫等闲等人这些日子都是围绕着桐油上去查。

    可是,却是一直没有结果,近日根本就无人大量的购买桐油。

    而之后莫等闲去天牢巡视的时候,从狱卒的口里听闻天牢的牢门上便被刷了桐油。

    桐油虽也叫做油,可是却并非是用来燃烧的,而是一种干燥剂,为了防止牢房的门腐烂的。

    虽然也可以燃烧,但是却也不能引起那般的大面积的火灾。

    只不过,天牢既是失火,那肯定是不会没有助燃物。

    于是一群官差便又开始在现场检查起来,最后在天牢的入口处发现了植物油的痕迹,应该是大豆油和花生油。

    而无论是豆油还是花生油,因为是食物制作而成的,且产量还不多,所以也并不便宜。

    既是不便宜,那能够买得起的人家自是不多的,要查天牢起火那阵子有谁大量的购买了那些植物油,也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在莫等闲带人几日的走访各个油店之后,便锁定了一个人。

    听闻各个油店的老板所言,近日确实是卖出去了不少的植物油,而那个人叫做阿信,是一个三十上下的男子,鼻子旁边还有一粒黑痣。

    因为买的油不少,且都是让这些油店的老板送的货,所以莫等闲等人很快的就找到了一个小院。

    只是,这个小院的主人,却是洛王苍澜陌。

    这个消息,让京中众人更是觉得,烧了天牢的人就是洛王。

    一时间,苍澜陌便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而这也得益于秦授平日里的伪装太好,让不少人受过秦授的恩的缘故。

    所以,洛王府门前聚集了不少的百姓,纷纷的要讨伐苍澜陌。

    而此时,那个百姓们都想要讨伐的苍澜陌,此刻正悠闲的坐在院子里,为苏小喜打磨指甲,然后小心的给她涂上上等的蔻丹。

    苏小喜有些无奈的盯着自己的指甲,她根本就不喜欢涂抹这些东西,总觉得指甲怪难受的。

    可是苍澜陌却她的手好看,涂上蔻丹应该会更好看才是。

    于是,就这样了。

    “你都不担心那些百姓砸门么?”苏小喜忽视那指甲上的凉意,开口问着外面的情况。

    “他们不敢!”苍澜陌淡淡的道,一副莫不在乎的样子。

    苏小喜闻言,只得叹息,算了,她还是转移话题吧。

    “外面传的那个院子,真的是你的么?”苏小喜问。

    问这话间,苏小喜手中的蔻丹已经被全部涂好了,并非是很鲜艳的颜色,也没有指甲油的厚重,只是一层淡淡的粉色,比起旁的女子涂的,却是有些不同。

    不得不说,这样一来,手确实好看了不少,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的难受。

    打量着自己的手的时候,苏小喜也在等着苍澜陌的回答。

    只是,许久都没有听到苍澜陌的声音,苏小喜这才看向苍澜陌,却见苍澜陌此刻正蹙着眉头。

    “怎么了?”苏小喜问。

    苍澜陌的神色有些古怪,然后看向苏小喜,“那院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苏小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