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2章 秦子谦送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最终,苍澜陌叫来了天阳天诀。

    天阳和天诀这两日的脸色都不太好的样子。

    天诀便不用说了,而天阳则是在羽十一成亲后,心中更是觉得异常的心塞。

    明明,自己先遇到的流星,怎么让羽十一领了先了?

    都怪天诀,若非是天诀这许久没有动静,他会这样么?

    这样的想着,天阳的心中对天诀的怨念更多了,也不知道那日天诀去了公主府究竟是做了什么,怎么如今却还是没有动静,害他跟流星之间也只能这样不冷不热的。

    倒也不是流星又说了什么,而是那日他跟流星说,只要天诀和大公主的事情解决了,就得跟他在一起。

    流星当时也点头了,他现在却是想要后悔了。

    这样的等下去,得等到何年何月来着,他还想亲流星呢。

    可惜,说出的话,怎么着也是不能反悔了的。

    苍澜陌可不想管自己属下的死样子,他们如此他们活该,谁让他们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的?

    所以,苍澜陌见到两人,便什么都没说,直接的进入了主题。

    自然的,就是问那个小院是怎么回事。

    只不过,与苍澜陌一样,天阳天诀也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王府的产业他们都有经手,也都有记录,可是那个传言中洛王府的小院,他们却是一点的印象都没有。

    可是,既然案子是莫等闲在查,那小院若非是洛王府的,莫等闲也自然是会知会一声的。

    所以,小院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越公公带来了新的茶水,准备给苍澜陌和苏小喜两人添上,看着两个主子这般的恩爱,越公公可是比谁都开心的。

    听着他们讨论的事情,越公公一脸疑惑的道:“可是茶水巷后面的那个小院?”

    因为近日苍澜陌被禁足的缘故,所以王府中大多的人如同越公公一般,消息有些闭塞。

    至于今日外头的吵杂,越公公也没有在意,只觉得主子都没有管,自然是有主子的意思,哪里需要他这个老奴才操心,他只需要帮着打理好这个王府便足够了。

    越公公话一出,几个人的视线便落在了越公公的身上,看得越公公一脸的莫名其妙。

    “你知道那个院落?”苍澜陌见越公公一副懵的模样,便淡淡的开口。

    越公公脸上更是疑惑了,一脸奇怪的看着苍澜陌,“主子忘了么?”

    只是,问题问出口,却想到了些什么,便立刻的收敛了脸上的神情,一脸恭敬的道:“主子,那处院落是秦公子送来感谢主子的。”

    秦公子,秦子谦!

    苍澜陌的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起来,似是想到了些什么。

    苏小喜疑惑的看向苍澜陌,眼中带着询问。

    秦子谦,她可没有忘记他对阿陌的别样的感情的,他竟然还送过阿陌宅院?

    苍澜陌见苏小喜好奇,却也没有打算要说的意思,只给苏小喜倒了一杯茶。

    苏小喜看着手中的茶杯,再看看苍澜陌,见苍澜陌果真是不准备说了,便看向越公公。

    越公公却是笑了,“老奴还有事情忙,便先告退了。”

    说着,转身就离开了,害的苏小喜想要将人叫住都无法。

    之后,苏小喜的眼神就瞥向了天阳。

    刚才越公公提及的时候,天阳分明就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所以,天阳肯定是知道的。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对于一个觊觎着自己男人的男人赠送了自己男人宅子,她能不好奇?

    天阳见苏小喜问自己,便看向苍澜陌,见苍澜陌似乎没有反对的意思,这才开口道:

    “几年前主子外出,正好遇到了秦公子被人刺杀,主子顺手救了,主子那个时候也受伤了。”

    苏小喜闻言,却是一脸的狐疑。

    据她所知,因为十五年前云妃去世的时候,秦子谦和秦语嫣两人绊住了苍澜陌,这才让苍澜陌连云妃最后一面都不曾见到。

    自那以后,苍澜陌便疏远了那兄妹两人。

    以苍澜陌的性子,真的会特意去救秦子谦而让自己受伤?

    怎么就觉得不太可能呢?

    苏小喜这么想了,也这样的问出来了。

    天阳被问的一脸的尴尬,却还是只得硬着头皮道:“这,其实那杀手就是派来杀主子的,只不过......”

    只不过,秦子谦在主子的设计下成了替罪羊罢了。

    这些,天阳可是不敢说出来的。

    虽说不敢说出来,但是苏小喜听到这里,也是差不多的懂了的。

    那个时候苍澜陌又得应付刺杀,又得隐藏实力,自然得受点皮肉伤了。

    后面的事情,天阳说起来的时候倒也十分的干脆,没有犹豫了。

    原来,在苍澜陌受伤之后,就直接的回宫休养了。

    而秦子谦几次的想要看望苍澜陌亲自感谢苍澜陌,苍澜陌都谢绝了。

    之后秦子谦无奈,便就送了苍澜陌那一处宅院。

    因为那段时间苍澜陌忙着明里暗里的与皇后周旋,倒也没有在意这件事,就将房契随便的扔到了一旁。

    苍澜陌没有在意,天阳天诀当时也是没有在意,最后倒是被越公公给收了下来。

    不过,谁都没有去理会便是。

    听完这些,苏小喜看向苍澜陌,想了想,才道:“你觉得这件事,会不会与秦子谦有关?”

    虽然,面对秦子谦她会觉得非常的奇怪,毕竟秦子谦觊觎苍澜陌。

    可是,她也觉得,秦子谦并不像是一个坏人。

    只不过,坏人的脸上似乎也不会贴上坏人的标签,至少秦授在外人的面前也算得上是一个好丞相的。

    只是,如果这件事真是秦子谦做的,她心中多少还是有些膈应的,因为并不希望秦子谦会是那样的人。

    之前的种种,秦子谦不也是都没有参与的么?

    似乎看到了苏小喜的究竟,苍澜陌将苏小喜一把给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天阳天诀见此,都非常自觉地闪身离开了。

    而与此同时,苍澜陌开口了。  “当着我的面,想别的男人......”说话间,苍澜陌已经捏起了苏小喜的下巴,盯着苏小喜的眼睛,“喜儿觉得好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