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6章 窍流,就在这里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苏小喜是在天阳天诀以及流星的陪伴下到了刑部的牢房的。

    只是,等苏小喜到了牢房的时候,牢房的气氛比起天诀之前来的时候更加的冷凝了。

    天诀感觉到了气氛不太对,下意识的就朝着之前傍着阿信的架子上看去,却见阿信也是七窍流血,也没了气息。

    莫等闲看到苏小喜,便从位子上起身,朝着苏小喜抱拳,“参见郡主。”

    苏小喜看着莫等闲,只淡淡的道:“免了,这边的情况我都了解了。”

    说着,苏小喜便移开了视线,直接的朝着地上那托盘上剩下的饭菜走去。

    经过观察,然后用银针提取了东西给放入了系统中检验。

    结果:无毒。

    只不过,听到无毒这两个字,在场的人脸色就更加的凝重了。

    老乞丐是第一个中毒死的,他们都以为是吃了饭菜的缘故。

    而那个侍卫以及被绑着的阿信,却都是莫名其妙的就七窍流血了。

    尤其那个阿信,之前都是好好的,怎么突然的就死了?

    难不成不是毒,是某种他们不知道的传染病?

    侍卫们有些慌,可是在看到苏小喜走向老乞丐的那坚定的步子的时候,他们硬生生的将恐慌给压了下去。

    人家郡主是个女人都不怕了,他们怕像什么?

    而且,现在瞧着郡主一脸认真专注的模样,他们的心也莫名的安下了不少。

    苏小喜蹲在了老乞丐的身边,仔细的查看了一番之后,目光最后落在了老乞丐身上的某一处,眼底闪过一抹的了然。

    之后,苏小喜又检查了阿信和那个侍卫,脸上始终只有专注的表情,没有半分其他的情绪。

    等都检查完了之后,莫等闲就迫不及待的找苏小喜询问结果。

    然而,苏小喜却是没有回答莫等闲,而是对着天诀使了个眼色。

    天诀会意,将手放在嘴里,吹出了一声哨响,然后几个冥楼的侍卫进来,将门口给守住了。

    莫等闲见此,眼底讶异,却是没有阻止。

    等大牢被守住了,苏小喜才看向莫等闲,语气非常肯定的对着莫等闲道:“杀了他们的人,如果没有猜错,此刻应该就在这里。”

    也就是说,莫等闲身边的人出现了叛徒。

    莫等闲听闻了苏小喜的话,便站起身来,缓缓的朝着苏小喜的方向走来。

    到了苏小喜的身边,莫等闲才看了一眼苏小喜,然后朝着那些自己的侍卫看去,眸色深沉。

    如果可以,他真不想是自己的身边有叛徒,不过,既然郡主都这样说了,那就肯定是这样的。

    郡主的能力,他还是信的。

    想着,莫等闲移回了视线,看向了苏小喜。

    “郡主可否为下官解惑?”

    苏小喜看向莫等闲,随即扫视了在场的众人,而后视线缓缓的落在那几具尸体上。

    “他们的身上所中的毒都是瞬间毙命的那种。”不过是特级毒师的毒,对她而言并没有一点的难度。

    莫等闲闻言,当即面色就沉了。

    如果是瞬间毙命的毒,那凶手就必然是在在场的人中间了。

    苏小喜的话,让那些官差侍卫起了恐慌,看同伴的眼神都带着几分的怀疑。

    就怕自己身边的那个人可能会成为杀了他们的人。

    莫等闲没有看那些人,只看向苏小喜,“不知是什么毒,那人用什么手段下的毒?”

    “那毒名为窍流。”苏小喜淡淡的道,“只要那毒服用或者接触到伤口,必定瞬间七窍流血。”

    说着,苏小喜的视线再次转向那尸体上,“大人可以检查,那三个尸体上都有一根银针。”

    显然的,那下毒的人有机会下毒,却是没有机会拔针的。

    莫等闲一听,当即便亲自去查看,然后在老乞丐的肚子,侍卫的腿上,阿信的腰部都看到了一根银针。

    那银针上并没有变色,可是莫等闲却知道,苏小喜说那银针上有毒,那就一定有毒。

    而要让银针在这三人的身上,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使用银针的人接触过死者,要么,就是使用银针的人功夫了得。

    莫等闲细细一思索,接触过三个死者的不少,但是在三人死前全部接触了死者的人,却是一个都没有。

    而阿信和老乞丐,或许是知道了什么,所以被灭口,可是那侍卫又是怎么回事?

    莫不是,那个侍卫也知道点什么?所以也遭受到了灭口了?

    莫等闲正这样的想着的时候,苏小喜就直接的朝着天阳天诀他们的方向使了眼色。

    天阳天诀会意,当即与几个冥楼的人朝着莫等闲的几个侍卫攻击过去,速度极快。

    大多的侍卫和官差都没有反应过来,直接的被打倒在地上,只有三个侍卫躲开了。

    也是在这一刻,天阳几人停手,而那三个人被抓住。

    地上的侍卫一脸的懵逼,而被抓住的侍卫懵逼的懵逼,愤怒的愤怒。

    “郡主,您这是何意?莫不是怀疑我们不曾?”其中一个侍卫愤怒的叫着。

    苏小喜并没理会那个侍卫,而是看向莫等闲。

    只要莫等闲眼底有一丝的怀疑,这事情她也就不过问了。

    却只见莫等闲此刻也正看着她,“郡主想做什么便做吧。”

    下毒的人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接触,一个是用银针当成暗器。

    如果是接触导致的,那就可能下毒是两个人,因为在场的人中并没有同时接近这三个人的。

    可是如果是将银针当成暗器,那的下毒的可能只有一个人。

    方才王府的人的动作他是看在眼中的,自然是知道郡主想要出其不意的以最快的动作实验他们的身手。

    而这三人,极有可能就是凶手之一。

    这样的想着的时候,莫等闲心中颇为不好受。

    只因为那三个侍卫都是常常跟在他身边的,一个叫做张迁,一个叫赵力,一个叫王达,与马伟一同是他身边的四个近身的侍卫。

    也是,若非是他的近身侍卫,怕也不会将此事做的不声不响的吧?莫等闲想着。  苏小喜见莫等闲态度,这才看向那几个被抓住的侍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