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7章 苍澜陌, 你放开!
    ,精彩无弹窗免费!

    “搜!”苏小喜沉声说出一个字。

    苏小喜话音落,天诀和天阳便行动了,侍卫王达——也就是方才那个一直喊的那个侍卫,此刻依旧是瞪着眼睛,“事情不是我做的......”

    说着,便看向莫等闲,“大人,您不信属下不曾?”

    莫等闲看着王达,却是没有回答王达的话。

    万达在他面前素来十分的鲁莽,什么心思都在脸上,可即便如此,也无法说明王达是无辜的。

    “好好配合郡主便是,郡主断然是不会让你们受冤的。”莫等闲沉声说道。

    王达见莫等闲这般的说着,便也就安静下来。

    而这个时候,天阳要搜身的赵力却突然的七窍流血,身子一僵,就倒在了地上。

    与其他的几人一样,赵力的眼睛长着,带着不可置信。

    这状况,让在场众人都愣住。

    竟然,又死了一个。

    苏小喜看着赵力,眼睛微眯。

    方才,她一直注意着三人的动静,如果凶手是王达或者张迁中的一个,那么他们是如何下手的?

    苏小喜蹙眉,然后扫向其他武功较弱的那些侍卫和官差身上,却不见一人有异常。

    而这个时候,冥楼的一人和天诀都一斤搜完了张迁和王达的身子,却是什么都没有搜到。

    苏小喜看向地上的赵力,随后便朝着天阳的方向走去,天阳为苏小喜让开了路。

    苏小喜这才蹲在了赵力的面前,从袖中掏出了一双白色的手套带上,然后开始检查赵力的尸体。

    在赵力身上翻找了一番,却并没有看到银针的痕迹。

    而后,苏小喜便朝着赵力的手指看去,当即眉头微微蹙起。

    那里,有点破皮,而破皮的周围,隐约还能看到一点不同的颜色,是棕色的粘稠物,很少很少,很容易被忽略掉的那种量,若非是苏小喜很清楚窍流是怎样的,怕也是会忽视掉的吧。

    看都没有继续看,苏小喜摘了手套站起身来,淡淡的道:“凶手找到了,不用继续查了。”

    众人的视线都落在苏小喜的身上,眼底带着不明白。

    凶手找到了?谁啊?

    而张迁和王达两人此刻都安静了下来,两人的视线都看向苏小喜,脸上的表情有些难懂。

    可是,两人脸上的紧绷的肌肉,却也能够看的出来两人正在紧张。

    在众人的注视下,苏小喜看向莫等闲,“凶手已经死了,大人还算是先下一步吧。”

    说着,苏小喜便示意那些带来的属下松开了张迁和王达,然后就准备离开。

    “郡主,凶手是谁?”王达本就是一个心直口快的,当即便将心中所想给问出口。

    苏小喜闻言,却并没有转身的打算,却是开口了,“凶手是方才死去的那个侍卫,他因为使用银针手上残留了窍流的痕迹。”

    也是因为他的手中有伤口的缘故,无意中就给蹭上了的吧。

    或许,直到临死前,那个侍卫都没有想到自己竟会这样的死去吧。

    而那个侍卫杀死阿信和老乞丐的原因其实就是为了封口。

    至于那个侍卫为何会死,那就不得而知了,从那针口的方向看的话,也许是为那阿信挡了也说不定。

    总之,这些人的死因,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考究的了。

    莫等闲看了一眼地上的赵力,然后又看向其他的三具尸首,接着便朝着苏小喜的背影抱拳。

    “多谢郡主相助。”

    “大人不必谢,此刻大人应该去那双尺巷才是。”老乞丐说出双尺巷三个字就七窍流血了这一点,天诀是有同她讲的。

    当然,如果对方的人知道这天牢中发生的事情,都过了这么久,这双尺巷中的一切怕也都变了样了吧。

    就是不知阿陌派去的人可有找到什么线索。

    莫等闲闻言,只道:“郡主放心,下官早已让人去搜寻了。”

    苏小喜勾起唇角,便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等苏小喜回到了洛王府的时候,苍澜陌派去双尺巷的人也回来了,只是,却是什么都没有寻到。

    倒是找到了一处宅院,宅院中有居住的新痕迹,但是里面空无一人。

    倒是从宅院中收到了一些东西,足以证明那些东西来自秦授。

    也就是说,双尺巷的那个宅院,就是秦授之前所住的。

    而那个阿信,便是秦授的人。

    只不过,这些都没有切实的证据。

    苍澜陌听了那些汇报之后,便让人去与莫等闲说了一声。

    便是因为不能确定阿信是苍澜陌的人,所以无法定苍澜陌就是天牢失火案的凶手。

    也同样的,也无法洗脱苍澜陌的嫌疑。

    所以,终究,苍澜陌的禁足令没有解除,而莫等闲则是依旧为这件案子奔波。

    而就在阿信事件的第三天,羽十二突然的回到了王府,神色匆忙。

    “主子呢?”羽十二随便的抓住了一个暗处的普通暗卫问道。

    暗卫被羽十二的模样给惊到了,却还是朝着墨轩的方向指去。

    羽十二见状,便连忙往墨轩的方向而去。

    暗卫见此,当即伸手想要阻止。

    可是,羽十二却是已经将门给推开了。

    当看到里面的情形的时候,羽十二又慌忙的退了出来,满脸通红。

    而屋内,苏小喜快速的将苍澜陌给推开,快速的整理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裳,脸上满是红云,一双眼睛更是嗔怪的瞪着苍澜陌。

    都是他进来的时候不把门关好,这下子,她还有什么脸面见人啊?

    看着苏小喜这个模样,苍澜陌的心中不断的回荡着两个字:扑倒。

    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等苏小喜将衣裳整理好了之后,又是一把将苏小喜拉入了自己怀中,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苍澜陌,你放开。”苏小喜的脸依旧很红,手推拒着苍澜陌,挣扎着。

    可是,一个男人,尤其还是苍澜陌这样的男人,一旦是动了真格的,苏小喜又怎么可能推的开?

    不但是推不开,而且还是纹丝不动的那一种。

    苏小喜这下子不满了,一只手在苍澜陌身上撒泼,掐着苍澜陌身上的软肉。  “再掐,后果自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