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 秦授要造反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若是以往,苏小喜或许会被威胁到。

    但是这一次,苏小喜却是没有。

    方才羽十二既然能够匆忙冲进来,那肯定是有要事的,所以苍澜陌肯定不会乱来。

    所以,苏小喜完全不理会苍澜陌的警告,该怎么掐就怎么掐。

    所以,苏小喜没有看到苍澜陌那微暗而又深幽的眸色。

    下一瞬,苍澜陌的唇角露出一抹邪邪的笑意,然后抬头朝着门口喊道:“进来!”

    接着,便直接的堵上了苏小喜的唇。

    苏小喜一惊,然后就是听到了推门的声音,苏小喜想要挣扎,可是依旧纹丝不动。

    苏小喜这下是终于知道怕了,她后悔了还不可以么?

    她可不想在别人的面前做这些亲密的事情啊。

    苍澜陌可不管这些,先吻个够再说,看这女人以后敢不敢随便的点火。

    当苏小喜不由自主的轻哼出声的时候,苏小喜整个人都羞窘了,手拼命的推挤着苍澜陌的脸,才终于让苍澜陌松开自己。

    苏小喜瞪着苍澜陌,苍澜陌则是笑看苏小喜,眼带挑衅。

    苏小喜恼恨极了,可是无法从苍澜陌的腿上挣开,想着屋内还有一个人,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最终,苏小喜恨恨的扑到了苍澜陌的身上,有些恼恨的咬住苍澜陌的肩膀。

    然而,苏小喜这样小猫一般的动作,却是让苍澜陌笑出声来。

    苏小喜都有些无力了。

    不过,更加无力的是从进来开始就一直垂着脑袋的羽十二。

    因为之前打断了主子的好事的缘故,再进来羽十二就连抬头都不敢了。

    所以,羽十二是什么都没有看到的。

    可是身为习武之人,听觉却是非常的灵敏的,所以苏小喜和苍澜陌在做什么,他是完全能够听得到的。

    也正是如此,他才十分的尴尬和无力,一张脸上也多了许多的不自然。

    苍澜陌在满意完了苏小喜的表现之后,这才抬眼看向羽十二,那带着笑意和柔情的眸子在看向羽十二的时候便多了几许的冷厉。

    羽十二非常明锐的感觉到了来自自家主子的不满,身子一僵,背脊发凉,膝盖不由自主的就跪了下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待会自己去领罚。”打断了他的好事,该罚。

    苍澜陌声音冷沉,但是其间却是隐约能听的出一丝的沙哑。

    “是!”羽十二抱拳,依旧不敢抬头。

    “说吧,什么事?”如果没有什么大事,那罚也就得加重了。

    羽十二莫名觉得自己的背脊整个都凉飕飕的,头皮都发麻了。

    可想到自己的来意,羽十二再次有些激动了。

    “主子,羽三醒了,他要见您。”

    因为李楚楚已经跟羽十一成亲了的缘故,所以李楚楚的那小院子就空置了下来,而羽三就干脆的在那里休养了。

    平日里给羽三看诊的也都是羽十一,那整个院子都被守的非常密不透风。

    因为苍澜陌之前就已经交代过,羽三可能知道些什么,所以让醒来的时候一定要第一时间的通知,加上羽三醒来第一句话就是要见主子,羽十二才忘记了分寸。

    而当苍澜陌和苏小喜几人赶到了那个小院的时候,羽三刚好遭受了一次刺杀。

    为了保护羽三,死了不少的守卫,整个院子里都是一片的狼藉。

    苍澜陌看着满地的尸体,脸色非常的不好。

    “好好安葬!”

    丢下这四个字,苍澜陌就带着苏小喜往屋内走去。

    此时的屋内,羽三正靠坐在床沿,整张脸都十分的苍白,眉间带着几分的死气,少了许多的生机。

    而羽三的身边此刻就站着羽十一和羽七。

    看到苍澜陌和苏小喜两个人进来,羽十一和羽七便上前行礼,而羽三也要行礼,却是被苍澜陌制止了。

    苏小喜看着羽三眼底一片的死寂,再看羽三那空了的右边衣袖,便有了几分明白了。

    羽十一和羽七默默的出去,屋内就只剩苍澜陌苏小喜还有羽三三人。

    “怎么回事?”苍澜陌看着羽三,出声便问道。

    羽三一听,神色当即变得有些激动起来,看着苍澜陌,眼睛通红。

    “主子,秦授要造反。”

    这话一出,苍澜陌和苏小喜两人相视一望,眼底都带着些许的错愕。

    他们倒是没有想到,会从羽三的口中听到这样的消息。

    而羽三接下来的话,却更是让苍澜陌和苏小喜惊讶了。

    羽三道:“主子,秦授他不仅仅是一个文官而已,他有一身的好武艺,就是秦授发现了属下的存在,还.......砍了属下的手。”

    若非,若非半道就遇到了主子,这个时候他可能早就没命了。

    只是,没了右臂,他与废人又有什么区别?主子是从来不用废人的。

    越是想着,羽三身上的生气就越是少了,眼里的激动也逐渐化作死寂。

    苏小喜瞧着羽三这个模样,眉头微蹙。

    而苍澜陌,则是一副深思的模样。

    秦授的身边素来不乏高人,身边的护卫暗卫平日里也并不会少,丞相府的守卫也比旁人的要深严许多。

    却是从来没有人发觉秦授会武功,且还是一个高手。

    羽三的隐藏能力和武功是怎样的水平,他心中十分的清楚,羽三在秦授的手下受伤,这说明了秦授的武功要比的羽三高许多。

    如此看来,秦授这么多年的伪装,比他们所知道的还要深的多了。

    只是,秦授想要造反,他能当如何造反?

    这一点,苍澜陌有些想不通。

    “我知道了,你好好休养。”苍澜陌只顾着想秦授的问题,也并没有注意到羽三的不寻常,所以留下这句话,带着苏小喜就要离开。

    只是,才一转身,就发觉苏小喜拉住了他。

    一回头,便对上了苏小喜清亮的眸子,苏小喜的眼底所表达的意思便是让苍澜陌等一等。

    苍澜陌站住脚步,无言。

    苏小喜这才转身看向羽三,此刻的羽三的脑袋耸拉着,身上的死气更多了几分。  就好似,将该交代的话都交代完了,可以放心离开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