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9章 三皇兄违抗圣旨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知道一些人,因为出生就没有手或者是出了意外而失去了双手。”苏小喜开口。

    羽三听到苏小喜的话,眼带些许迷茫的看着苏小喜。

    苏小喜见羽三看过来,脸上神情未变,继续道,“这些人没有手,可是不管是穿衣吃饭,他们都能够自理,甚至还能写字。”

    苏小喜说这话,羽三和苍澜陌两人都看向苏小喜。

    没有手,如何自理?还能写字?那要怎么写?

    “他们用的脚!”苏小喜见两人都看着自己,脸上的神情依旧十分的平静。

    用脚?

    他们从不曾想过。

    脚,又怎能代替手?

    羽三的眼底有了一丝的松动,似乎有了那么点的希望。

    “别人是没了双手,你还有一只手,右手不能拿剑,那你为何不左手拿?”苏小喜看向羽三的眼神,此刻正透着几分的凌厉。

    说完之后,苏小喜并没有多留,拉着苍澜陌就离开了。

    而屋内的羽三,则是呆愣愣的坐在那里。

    许久,才怔怔的看向自己那完好的左手。

    用左手,真的行么?

    很快的,那原本死寂的眼神逐渐的出现了光彩,那光彩从一小点点,到最后,一点点的扩大,再扩大。

    他可以的,别人尚且能让脚写字,他为何不能用左手拿剑?

    羽三重新看到了希望,此刻也对点醒自己的苏小喜充满了感激。

    至于苏小喜,她要的也不是羽三的感激,只不过不希望羽三因为失去了一只手而绝望罢了。

    至于苍澜陌,对于苏小喜的所为那是相当的满意的,自然是不会多说什么了。

    羽三既然醒了,羽十一也觉得羽三没什么大碍,只需要好好的休养,于是便让羽三回了冥楼。

    正好,回去冥楼也能够让他重新拿起剑。

    苏小喜和苍澜陌并没有马上回王府,而是朝着醉香楼而去。

    毕竟,许久不曾吃火锅了。

    不过因为苍澜陌如今还在‘禁足’的缘故,所以他们是悄悄的去的,并要了一间包厢。

    久违的火锅的味道,让两人吃的忘乎所以,因为苍澜陌不太能吃辣的缘故,所以两人点的鸳鸯锅。

    只不过,两个人还没有吃尽兴,外头就传来了一阵的吵杂的声音。

    “让我进去。”

    是许久不见的五皇子翼王苍澜诀的声音,听闻苍澜诀之前有段日子太过混账,所以被禁足了,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被放出来了。

    只是,好端端的怎么出现在他们的门口?

    苏小喜和苍澜陌默默对视一眼,而后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客官,里面有客人了。”是店小二的声音。

    店小二是自己的人,专门负责在外面把风的,毕竟若是让天阳天诀在外面守着会比较惹眼。

    “本王当然知道的里面有人。”苍澜诀的声音继续响起,“不但知道里面有人,本王还知道里面的是谁。”

    说着,苍澜诀便朝着门内喊道:“三皇兄,你别躲了,我知道你在里头。”

    顿了顿,苍澜诀继续喊道,“三皇兄,我可是听说了,你是被父皇禁足了的,怎么可以偷偷的跑出来,你那可是在违抗圣旨啊。”

    苍澜诀的声音不低,恰好能够让二楼包间的人和准备上楼和下楼的人都听到。

    因为醉香楼的这一处的是离富人区比较近的,所以来这里的富贵人家和官家自然不少。

    有些人听到违抗圣旨这样的字眼,纷纷都躲开了,但是暗地里是苍澜陌的人的官员和与苍澜陌为敌的官员却都驻足了。

    而苍澜诀则完全是看戏不嫌事大,对着那些看戏的官员道:“三皇兄肯定是在王府被关久了,闷得慌,这才出来逛逛,你们可别说到父皇的耳中啊。”

    众人:......翼王你这么大的动静,真的不会传到皇上的耳中么?

    “翼王爷,这里头可真的是洛王?”一个官员走了过来,一脸疑惑的问道,“下官可是听说洛王被禁足这些天,可是从来没有出过王府呢!”

    “那还用说?本王亲眼看到三皇兄和乐安一同进去的,难不成还能看错了?”苍澜诀一副我绝对不会看错的眼神睨着那官员,似乎是他敢要怀疑就对他不客气。

    那官员闻言,一脸讪讪的,不敢多说。

    而其他的一些官员则是时不时的朝着那扇门望去,不少人的心思更是在转动着。

    就在外面议论声有些大,而苍澜诀一脸得意的看着那扇门的时候,门从里面打开了,露出流星那一张冷漠的脸。

    “翼王爷,郡主用餐时不喜欢被打扰。”流星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看着苍澜诀。

    然而,苍澜诀嚣张惯了的人,哪能被一个下人这样冷脸,也不管流星是男是女,直接的抬脚朝着流星踢去,嘴里还骂骂咧咧道:“你算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本王说话?”

    不过,流星怎会被苍澜诀踢到?身形轻轻的一闪,就朝着一旁闪躲开了。

    苍澜诀看到这样的机会,便直接的朝着门内冲去。

    只是,一进去便见前面当着一块大大的屏风,什么都看不见。

    天阳天诀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直接的挡住了苍澜诀的去路。

    看到天阳天诀,苍澜诀的眼底却更加的兴奋了,“你们两个不是三皇兄身边的侍卫么?既然你们在这里,三皇兄想必也在这里才是。”

    说着,便想要绕过屏风,便走着边道“虽说三皇兄违抗圣旨跑出来,可是好歹我们是兄弟,我一定不会与父皇说的,既然是来了,三皇兄必须得请我吃一顿才是。”

    不过,几乎是苍澜诀话才说完,天阳天诀就再次的拦住了他的去路。

    “王爷,我们郡主正在用餐,您这样进去不方便。”天诀说着,面上不见一丝的感情。

    可是,天阳天诀越是拦着,苍澜诀就越是想要进去探个究竟。

    而此刻原本在门外不远处围观的那些人,这个时候也在不知不觉中挤到了门口。

    至于流星,在苍澜诀进来之后,就直接的绕过了屏风,进去了。  “有什么不方便的?”苍澜诀突然的变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