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4章 将洛王收押
    ,精彩无弹窗免费!

    皇后看着苍澜陌,唇角微微勾起,似笑,却非笑。

    只因皇后的眼底,此刻只有满眼的威严。

    “皇上晕倒,只有洛王在场,似乎太过巧合!”皇后看着苍澜陌,眼底有着隐忍的恨意。

    这么多年了,她最大的愿望便是杀了他,磨灭云妃曾经来过的一切的痕迹,拔掉她心中这么多年以来的那根刺。

    终于,终于快要实现了。

    皇后的内心非常的激动,无人知晓她宽袖内的手正紧紧地握成拳头。

    “皇后这是怀疑本王?”苍澜陌面上依旧毫无表情,语气中都不带一丝情绪。

    皇后眼底的恨意虽然隐藏的非常的好,却还是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终究,皇后会为她的无知而付出代价。

    “非是本宫怀疑,只不过洛王如今的嫌疑最大。”皇后此刻已经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了。

    苍澜陌唇角微微扯起一抹带着冷意的弧度,“皇后预备怎么办?”

    “可能要让洛王受委屈了。”皇后说着,却是没有半点的诚意,而后便对着外面喊道,“来人。”

    早已等候在外面的侍卫冲了进来,将苍澜陌团团的围住。

    苍澜陌只淡淡的扫视了那些侍卫一眼,便清楚这些侍卫全都是皇后的人。

    “如今皇上昏迷不醒,宫中的事情皆有本宫代理。”皇后对着一干人等高声道,“洛王涉嫌毒害皇上,本宫今日做主,将洛王收押在宫中。”

    说完,便看向苍澜陌,“洛王若是有什么冤情,等皇上醒来自是会给洛王一个公道,此番别怪本宫了。”

    苍澜陌只冷冷的看着皇后,唇角那抹带着嘲讽的冷冷弧度依旧不曾散去。

    “那本王便等着父皇醒来。”说着,苍澜陌看了一眼床榻上的苍帝,转身就朝着外走,侍卫紧紧跟随。

    门外等候着的妃子,本就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突然的听到了皇后唤人的声音,瞧着那些侍卫冲进去,让她们一个个的心中十分更加的好奇,也逐渐升起点点的不安。

    似乎,总觉得会有什么会发生一般。

    而就在这些妃子心中猜测着里面发生什么的时候,就看到御书房的门打开了,然后看到苍澜陌从里面走了出来。

    过来这里的妃子,不乏一些年轻极少受到恩宠的,当看到苍澜陌的时候,难免会看得有些出神,毕竟苍澜陌年轻,且容貌还是十分少见的俊美。

    比起曾经邪魅的苍澜陌,如今冷情的他更是能够得到年轻女子的欢心。

    不过,很快的,她们就发现了苍澜陌身后的那些侍卫。

    这阵仗,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太对。

    就在众人疑惑之际,侍卫的头子站出来,对着外面一干人等道:“洛王涉嫌毒害皇上,如今皇后做主,暂且将洛王收押。”

    侍卫头子这话一出,满场的哗然。

    苍澜陌面上依旧没有表情,脚上动作停都没有停,甚至是看都没有看一眼那侍卫头子。

    “不可能!”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道焦急的声音。

    众妃子让开了路,安王苍澜愈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苍澜陌这才抬眼看向苍澜愈。

    此刻的苍澜愈满脸通红,发丝微微凌乱,呼吸也有些不稳,显然的是听到消息就迅速的赶到皇宫了。

    只不过,苍澜愈却是没有想到,自己一过来就听到了三哥涉嫌毒害父皇的消息。

    这怎么可能?三哥是怎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了,且三哥毒害父皇,根本是毫无动机的啊。

    他心中非常清楚,只要三哥乐意,哪怕是要皇位,父皇也绝对不会眨眼。

    这样的状况下,三哥还有什么理由毒害父皇?这里面一定有误会。

    想着,苍澜愈三步做两步的走到了苍澜陌的跟前,一脸信任的看着苍澜陌,“三哥,事情不是你做的对不对?是谁陷害你?”

    “安王也不是无知小儿,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安王不知道么?”

    不等苍澜陌回答,皇后的声音就从御书房内传出来。

    接着皇后便出现在了御书房的门口,依旧是一脸的威仪,眼底有着薄怒。

    苍澜愈看着皇后,脸上的急切的神色一点点的收敛,而后非常温顺的朝着皇后躬身行礼。

    “参见母后。”

    皇后淡淡的说了一声的免礼,便抬目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看着不少人的眼底都带着怀疑和不解,这才开口。

    “皇上中毒昏倒,这事情有些蹊跷,因事发时只有洛王在场,嫌疑最大,本宫便替皇上做主先将洛王收押。”

    说着,气势一收,又道,“当然,本宫自然也是不信洛王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只盼着皇上醒来的时候能还洛王一个清白。”

    皇后这话一出,在场皆是一片的寂静,没有人开口。

    她们虽然也在宫中斗了这么多年,也是知道一些的心机,但是毕竟都是膝下无子的妃嫔,所以那火候自然是不够的。

    毕竟,眼界不同。

    所以她们大多看不出这里头的门道,也说不出理所然来。

    当然,即便是能够说出来,她们也没有这个胆量。

    而苍澜愈,明知道这里面有问题,可是却也说不出话反驳。

    且,苍澜愈接收到了苍澜陌扫去的一记冷眼,让他更是不能开口了。

    三哥让他不要管这件事,为什么?

    莫不是三哥是故意的不成?苍澜愈心中思索着。

    而皇后,见众妃子都安分了,就看向苍澜愈。

    “怎么,本宫如此做,安王可还有异议?”皇后问,声音中倒是带着几分的和蔼,就仿若她曾经对待苍澜陌那般。

    苍澜愈没有抬头,只拱拱手,“儿臣不敢。”

    皇后见安王如此,眼中透着不屑。

    在皇后眼底,安王还是曾经那个懦弱的皇子,只不过以为投靠了苍澜陌就多了几分的底气罢了。

    没用的人,再如何,也都是没用的。  所以,皇后也没有多理会苍澜愈,而是再次扫视了一眼众人,随即对着侍卫头子淡淡的说了一声‘带下去吧’就转身进了御书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