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5章 他最崇拜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与书房内,太医们正在交流着什么,见皇后进来,一个个都噤声了。

    皇后只淡淡的扫了一眼那些御医,并没有说话,就朝着床榻的方向走去。

    此刻床榻边就只有淑妃一人,见皇后过来,淑妃起身。

    “淑妃若是无事,便回去吧。”皇后淡淡的睨着淑妃,很直接的逐客令。

    淑妃心中有些不悦,却也并没有要违背皇后的意思。

    看了一眼床榻上的苍帝,便带着一脸不舍的告退了。

    不过,淑妃这么听话的离开可不是因为她识时务,而是因为她觉得皇上此刻是昏迷的,就算是她表现的再好皇上也看不到,又何必去碍皇后的眼呢?

    她可是听到了,那些个太医方才就在讨论他们对皇上的毒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的。

    淑妃离开了,皇后则是站在苍帝的床榻边,却是没有要坐下的意思,只眼神复杂的看着床榻上昏迷了的苍帝。

    这个男人,曾是她少女时期的梦,她的星火,她所追逐的男人。

    好不容易入了宫,得了宠,却偏偏出现了一个云幻儿。

    曾经,他无论是去哪个宫找哪个妃子,她都不介意,只要他能够记得找自己就好了。

    况且,她也深知自古帝王多薄情这句话,也不会真的如同纯真的少女一般的渴望皇上对她能够特别。

    可是,她的想法,全都因为云幻儿推翻了。

    谁说帝王多薄情了?那只不过是没有遇到那个让帝王多情的人罢了。

    只可惜,那个让皇上多情的人不是自己,除了在云幻儿的身上她看到了例外之外,其他的人身上,她只看到薄情。

    就连,云幻儿死了,她也没有得到皇上的半点的温情。

    她的少女心,便是在他的身上被消磨了。

    所以,她是恨他的吧,恨他毁了她的梦。

    不过,如今,这些都不重要了。

    想着,皇后的唇角渐渐地露出了一抹弧度,浅浅的,无人得见。

    这时,文太医从一群太医中走了出来,朝着皇后拱手抱拳。

    “娘娘,微臣等对毒术的研究不精,可否让乐安郡主入宫为皇上治疗?”

    文太医话毕,其他的太医附和。

    皇后听着身后那些太医的声音,眼睛眯成一条线,眼底带着一丝狠色。

    不过,却也是稍纵即逝。

    转身的时候,皇后面上却不见一点的不妥,只是眉头微蹙的看着那些太医。

    “此法不可行!”皇后道。

    太医闻言,却是不解。

    只不过,他们并不敢出头,便看向文太医。

    文太医并没有看向那些太医,而是看向皇后,“娘娘,郡主的毒术无人可及,若是......”

    若是郡主出面,就不会有无解的毒。

    文太医对苏小喜毒术的信任,那可是没有半点的掺假的。

    而且,他近日也听说,短短数月过去,郡主的医术就有了大成,真正可谓是医毒双绝了。

    本就是医痴的文太医对苏小喜的崇敬就更多了几分,对他而言,医者之大成,就应该是医毒双绝。

    只不过,文太医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皇后打断了。

    “正是因为乐安的毒术无人能及,所以才不可让乐安过来。”声音中,带着一丝的严厉。

    文太医闻言,面露不解。

    “莫不是文太医忘记了,乐安人就住在洛王府,且是洛王的未婚妻?”

    文太医听皇后这么说,哪里还能不明白,只得垂首,什么话都不说了。

    既然洛王因为涉嫌对皇上下毒,皇后又怎么会让会毒术的乐安郡主入宫呢?

    想必,在皇后的心中,乐安郡主都是与下毒有关的人吧。文太医想着,心中有些忧心。

    可是,想到洛王被带走时候的样子,文太医心就莫名的安定下来了。

    而御书房外,苍澜愈在皇后进去御书房之后并没有跟着进去,只在御书房门口停留一会儿,便又匆匆的离开了。

    至于那些妃子,在苍澜陌被关押之后,也知道了事情可能不太寻常,也就没有继续在御书房外逗留。

    还有几个不死心的想要在皇上面前表现的,也在淑妃出来之后,得知了皇上一时半会儿的醒不来,就都离开了。

    至于那些御书房伺候的宫女太监以及侍卫,全部都被皇后的命令给带去关着了。

    此刻御书房内外,一片的寂静。

    德公公作为苍帝身边的老人,皇后自然是不会动他的,所以御书房外此刻除了皇后带来的侍卫之外,就只有德公公一人了。

    看着那些离去的干干脆脆的妃嫔,德公公不禁叹息一声。

    在宫中待了大半辈子,他看到的并不是帝王的薄情,而是后宫那些女人的薄情。

    那些女人,多是为利可图的人,又哪一个对皇上是真心?

    想着,德公公便转身入了御书房。

    另一边,苍澜愈出宫之后,就直接的往洛王府而去。

    在苍澜愈看来,苍澜陌被皇后收押这件事苏小喜必定是不知情的。

    只是,在下人的带领进入苍院说明了宫中的情况后,却并不见苏小喜面上有一丝的着急,这让苍澜愈满是不解。

    怎么三哥出事了,身为三哥最亲密的人的苏小喜却不见一点的急色?

    苏小喜自然是看到了苍澜愈眼底的着急,心中不由得暗叹。

    也是,关心则乱。

    苍澜愈看不明白,不正是因为他是真心的担心苍澜陌的表现么?

    苍澜陌能有这么一个兄弟,也算是他运气了。

    “在你心中,苍澜陌是怎样的人?”苏小喜非常淡定的问。

    苍澜愈不明白苏小喜为何这样问,但是还是回答:“无所不能。”

    是的,除了无所不能,他用不了其他的词了。

    当初三哥在宫中的时候,他们之间并不亲厚,他也只羡慕三哥的随性。

    出了宫之后,他却发现三哥变了,变得与宫中的时候不同了,可是身上却多了一种魄力。

    那样的魄力,他曾经只在父皇的身上看到过。

    而与柔儿的事情上,他更是发现三哥看着比较低调,但是做起事情来却绝对会到要点。

    而他成亲的那一日,他更是见识到了三哥身怀绝技。  总之,三哥如今已经是他最崇拜的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