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6章 苏小喜炸毛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既是如此,你还有什么担心的呢?”苏小喜反问,面上依旧不见一丝的着急。

    苍澜愈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却像是突然的豁然开朗了,又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苏小喜。

    “你是说,三哥是故意的?”不等苏小喜回答,苍澜愈就自己点了点头,“没错,三哥一定是故意的,否则三哥绝对不是一个会束手就擒的人。”

    说完之后,苍澜愈却又突然的沉默下来,看向苏小喜。

    “皇后究竟想做什么?”苍澜愈问。

    苏小喜看着苍澜愈,眼底带着一丝的满意。

    果然苍澜愈不是什么蠢笨的人,能够一下子找出重点。

    苏小喜从袖中掏出了一封信,递给苍澜愈,“信中你三哥有交代。”

    苍澜愈看着手中的信件,并没有开封,正要打开,苏小喜却道:“你回去再看。”

    苍澜愈看着苏小喜,眉心透着几许的凝重,随后便什么都没有说,就告辞了。

    一直到苍澜愈的身影消失在苍院中,苏小喜脸上的淡定才终于不见,换成一脸的愤怒。

    “你们出来!”苏小喜怒声。

    暗处一阵窸窸窣窣,最后走出来两个人——天阳和天诀。

    天诀面上与平时并无不同,但是天阳则是一脸的忐忑,就好像非常害怕面对苏小喜一般。

    苏小喜冷冷的扫向两人,两人的身形都是一僵。

    “苍澜陌没有交代什么么?”苏小喜眯着眼睛看着天阳天诀,眼底还冒着火光。

    混蛋苍澜陌,臭苍澜陌,烂苍澜陌,竟然敢点她的睡穴,还敢一声不吭的就让皇后关押起来了。

    虽然她知道苍澜陌是故意的,也知道苍澜陌意欲何为,但是她还是好生气。

    他就不知道她会担心他么?就不知道看不到他她会担心么?

    而且,竟然不给她留只言片语?可恶,实在是太可恶了!

    看着苏小喜一副炸毛的模样,天阳的心一颤一颤的。

    没有想到郡主发起火来,竟然比主子还要可怕几分,太可怕了。天阳心中默默的想着,却正好对上了苏小喜不善的眼神。

    天阳背脊一寒,不自觉的看向一旁的天诀,而天诀的视线非常淡定的看向一旁,默默不语。

    天阳咬牙切齿,心中直骂天诀不够意思。

    天阳见此,只好硬着头皮,道:“郡主,王爷留了信。”

    天阳不提信还好,一提信,苏小喜就被气笑了。

    只是那笑,让天阳觉得身上凉飕飕的。

    怎么?他说错了话么?主子是留了信给郡主啊,还是他亲手交给郡主的啊。

    天诀则是继续看向一旁,不愿参与。

    苏小喜怪笑着从袖中掏出了那被拆开的信封,唇角的笑意更大,眼底的冷意却是更深了。

    苏小喜手中的信封比起给苍澜愈的那个要略大一些,上面写着‘喜儿轻启’四个字。

    “这就是苍澜陌给我的信?”苏小喜看向天阳,眼中的冷意不要钱的往外冒。

    天阳只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复活了,忍不住的就想要搓一搓,但是终究还是忍住了。

    “是,是的吧!”不知道为何,天阳很想说不是。

    可是,信分明就是自己交给郡主的啊。

    苏小喜闻言,唇角的弧度更大,然后直接将手中的信封递给天阳,“你自己看看吧。”

    天阳:“......郡主,这不好吧。”

    这是王爷留给郡主的,他怎么好看?王爷要知道了,不得给他松皮?

    苏小喜笑的越加的阴深了,“本郡主让你看得,没有什么不好的。”

    天阳还想说什么,可是在苏小喜那带着威胁的眼神之下,还是将信封里的纸张拿了出来。

    只是,看着里头的几个字之后,天阳的脸色就变得古怪起来。

    “邵侍卫,你确定这是苍澜陌给本郡主的信?”苏小喜咬牙切齿的道。

    天阳:“......”

    他还能说什么?他怎么知道看起来似乎有些分量的信,主子就留了几个字?

    信交给阿愈!

    没错,不多不少,就只有五个字。

    所以说,那信是真的有分量,但是却并不是写给郡主的。

    感觉到苏小喜身上的冷冷的视线,天阳突然的觉得自己被自家的主子坑了。

    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一般的瞪向天诀。

    难怪他将信给郡主的时候,天诀的眼底似乎露出了一抹同情之色。

    看来,天诀什么都知道的。

    天诀感觉到天阳在瞪自己,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然后才终于扭过头来。

    只不过,才扭头,就对上了苏小喜投来视线。

    “秦侍卫,你对此事有何看法?”苏小喜问,语调有些阴阳怪气的。

    天诀闻言,面上肌肉一僵,神色却是不变,这样的淡定,苏小喜都有些服气了。

    可是服气是一回事,生气也是一回事。

    她以为苍澜陌与自己商量了那些事情,后面的每一步都会与自己商量的。

    她以为,自己不会被排除在外的。

    结果她一觉醒来,就莫名其妙的收到了一封不是给她的信,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就得知苍澜陌进了宫,且还成了涉嫌毒害皇上的凶手。

    呵,好!

    呵!真好!

    呵!非常好!

    眼看着苏小喜眼底的怒火越来越浓,天诀终是开口了,“主子有话留给郡主。”

    话落,苏小喜更为犀利的视线就投在了天诀身上,“说!”

    天诀:“......主子让郡主在这其间不要出府。”府里的守卫固若金汤,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这个王府也会是安全的。

    只不过,天诀的话出口,苏小喜的脸色就更加的阴沉。

    天诀心道:果然,如王爷预料的一般无二,该不会,王爷下一步预料的也会成真吧?

    天诀突然觉得有些头疼了。

    “他还有没有别的话?”苏小喜面色渐渐恢复平静,语气也变得平静起来。

    天诀:“......没有。”

    其实他也不知道,王爷为什么什么都没有交代给郡主,毕竟王爷也不像是有什么行动会瞒着郡主的人啊。

    “那他交代你们什么了?”苏小喜的声音更加的平静起来。  不过,越是平静,天阳天诀就觉得自己的皮更是绷紧了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