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8章 比较喜欢开玩笑
    ,精彩无弹窗免费!

    “郡主,这不行。”天阳连忙道。

    他们能不跟着么?

    然而,苏小喜却是在这个时候停下了脚步,回头似笑非笑的看向天阳和天诀。

    “你们是要跟上?”那模样,绝对是威胁。

    然后,天阳眼尖的看到苏小喜的手缓缓的伸向了袖中。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郡主的袖中为什么能够藏那么多的毒药,但是经验告诉他,只要郡主的手伸入袖子里,就证明有人要遭殃。

    这个,天阳和天诀两人都知道,所以两人没有继续向前。

    只是,苏小喜不让跟着,却是让他们心里满满的都是纠结。

    跟着,得被郡主毒。

    不跟着,又是失职。

    谁能告诉他们,他们应该怎么办?

    “我说话从来作数,想跟上,考虑好后果。”苏小喜丢下这一句话,就继续朝着前院的方向走去。

    天阳不自觉的想要跟上,却是被天诀拉住了。

    “你拉我做什么?”天阳有些着急,流星跟着郡主,郡主和流星可能都有事,不跟着他如何放心?

    天诀此刻却又恢复了他的那面瘫脸的模样,只看了一眼天阳,然后摇了摇头,“跟上也没用。”

    果然,如同主子所猜测的那样,郡主不是一个可控制的因素。

    看来,得实施第二种方案了。

    没有了天阳和天诀的阻拦,苏小喜和流星以及越公公畅通无阻的到了前厅。

    此刻,前厅除了一个面圣的太监之外,还有是个宫中的侍卫。

    看到苏小喜,这些人并没有热切的行礼,而是等苏小喜快要做到他们跟前了,才堪堪行了一礼,却不见有多么的尊重。

    苏小喜却是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径直走到了主位上坐定,丫鬟很快的就沏来了茶。

    王府的丫鬟都是训练有素的,将茶放下之后也只站在苏小喜的身边,眼观鼻鼻观心,也没有去理会那些宫中来的人。

    而苏小喜则是非常惬意的喝着茶,完全的没有要理会那公公和侍卫的意思。

    公公和那些侍卫都蹙了蹙眉,对苏小喜的无视有些不满。

    “乐安郡主,皇后......”

    “宫里来的人什么时候这么没有规矩了?”

    那个太监原本想要提醒苏小喜他们的来意,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苏小喜直接的就出声打断了。

    那太监的脸色有些难看,却是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一直站在门边的越公公看着这些,也明白苏小喜是要做什么。

    之前他尚且不清楚,如今知道自家主子被关了,肯定不会觉得这些人的来意很单纯。

    在宫中待了大半辈子,他也是非常的清楚捧高踩低是怎样的嘴脸的。

    越公公不疾不徐的朝着苏小喜的方向走去,在苏小喜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的时候,他给了苏小喜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

    苏小喜只淡淡的扫了一眼那些宫中的人,就继续的喝茶。

    越公公走到了苏小喜的身前不远的地方便停下了,转身看着那些宫里的人。

    “宫中莫不是连行礼都没有教给你们?你们是哪个宫里的?待我日后进宫问问是谁教的你们规矩。”

    论在宫中的年限,侍卫没有越公公多,论在宫中的资质,那个太监也没有越公公高。

    并且越公公如今也是洛王府的管家,说出这话来是完全的没有毛病的。

    那个太监和侍卫听越公公说他们没有规矩,脸色都十分的难看。

    可是,他们也不是蠢笨的,也不会想着在这一刻争一时的口舌之快。

    况且,从这个架势看来,只要他们不行礼,乐安郡主根本就不会跟他们入宫。

    而他们十个侍卫想要从王府抢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想了想,十一个人终于服了软,朝着苏小喜行了一个非常恭敬的的礼。

    当然,并非是跪拜礼。

    不过,苏小喜却依旧慢吞吞的喝茶,没有要他们免礼的意思。

    侍卫是受过训练的,倒也还好,但是那个太监却不那么好了。

    没一会儿,那太监的身子就开始发颤,有些支撑不住的模样。

    苏小喜是个会同情无关紧要的人的人么?当然不是!

    所以,苏小喜让丫鬟去沏了一杯新的茶过来,并且还非常细致的交代那丫鬟换一种茶叶,水温也要注意一下,还要用露水等等。

    所以,等丫鬟将新的茶端来的时候,那个太监的身子已经东倒西歪了,而那些侍卫也有些撑不住的模样。

    苏小喜却非常优哉的接过了茶碗,然后轻轻地吹了吹,用盖子轻轻地划动,就是一个个的慢动作,却偏偏都发出了声音。

    而这些声音,听在那太监和侍卫的耳中,绝对是一种折磨。

    那太监终于受不住了,开口道,“郡主,皇后......”

    “啊!”苏小喜放下手中的茶杯,一副突然的想起来的模样,“对了,你们先免礼吧,怎么不提醒本郡主呢?”

    十个侍卫:“......”

    太监:“......”

    几人心中有火气,但是却不敢发出来。

    为今之计,只是快些的让这乐安郡主入宫。

    “多谢郡主!”

    几人站直了身子,谢恩。

    苏小喜觉得玩也玩够了,也不打算在这事情上耗下去,所以也没有继续喝茶,而是淡淡扫向的几人。

    最后视线是落在了那个太监的身上,“怎么本郡主没有见过你?”

    那太监闻言,当下便道:“奴才是刚到陛下那里去伺候的。”

    “哦!”苏小喜不甚在意,有些冷然又有些随意的问道,“方才公公总是提及皇后,莫不是公公是皇后那边出的人?”

    太监闻言,身形一僵,随后便赶忙的道:“奴才只尊皇上,郡主切莫给奴才扣那么一顶不敬的帽子。”

    苏小喜看着的那太监,脸上没有表情,眼底却是似笑非笑的望着那太监,有一种要将人看穿的架势。

    让那太监的眼底盛满了心虚,根本不敢望向苏小喜。

    “本郡主素来比较喜欢开玩笑。”  苏小喜说话的声音冷冷淡淡,面上的表情也是冷冷淡淡,说出这话,让人觉得一点都不好笑,反而会让人背脊发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