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9章 能不能按常理出牌?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太监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能干笑。

    苏小喜这才问道:“说吧,找本郡主什么事?”

    众人:.......

    所以,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们还没有兜到重点上去?

    太监有些无语了,可是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得低眉顺眼的道:“皇上今日中毒,皇后让奴才们过来请郡主进宫为皇上解毒。”

    苏小喜眉眼微垂,眼底闪着一抹狠色。

    让她去给皇上解毒?她可不会以为皇后对皇上有这样的好心。

    若是以往,这一场约她定然会拒绝。

    但是苍澜陌惹她生气了,她就绝对不会想着以能让苍澜陌安心的方式去处事。

    想着,苏小喜便抬眼,不由得蹙眉,“好端端的皇上怎么中毒了?你们怎么伺候的?”

    太监:“......”还能不能按常理出牌了?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一脸的关切的说要赶紧入宫的么?怎么变成指责他们了?

    太监很郁猝,他只不过是来传话的而已。

    而侍卫这个时候可不敢再小瞧苏小喜了,一个个的眼观鼻鼻观心,没有要帮太监解围的意思。

    开玩笑,他们出来这么久了还没有将郡主请入宫去,若是他们这个时候开口,郡主一怒之下不跟他们走了怎么办?

    强来?他们可没有那个自信。

    “郡主,如今皇上的毒太医束手无策,您看您......”太监一脸的为难的看着苏小喜。

    这乐安郡主再不动身,他就得哭给乐安郡主看了。

    一旁的越公公一脸担忧的看着苏小喜,这要是入宫了,万一皇后对郡主不利,可如何是好。

    可是,他只是一个奴才,也不好在这个时候说什么。

    况且,郡主既然是出现在这里了,就表明了郡主今天是准备入宫的了,他就是劝也没用啊。

    苏小喜看了一眼越公公,随即便起身往门口走去。

    太监和几个侍卫有些慌的看着苏小喜的背影,不知道如何是好。

    苏小喜走到了门口顿住了脚步,不悦的回头看向宫中来的那十一个人。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不进宫了?”

    太监和十个侍卫闻言,这才反应过来,当即便跟上,一个个的都在苏小喜转身之后抹了一把汗。

    总算是将这个姑奶奶给请动了,用了这么久的时间,也不知道皇后那边会不会怪罪下来。

    苏小喜和流星两人坐上了宫里准备的马车,马车一路行驶到了皇宫。

    除了宫门口侍卫检查了一番之后,马车的车门就没有再打开过,就一路往宫中行去。

    苏小喜不用探头也能够猜到,皇后必定不会将自己带到苍帝的身边的。

    她能够百分之百的肯定毒就是皇后下的,而皇后既然是下毒对付苍帝,就肯定不会让自己这根随时可能救醒苍帝的人出现在苍帝的面前。

    不过,她倒是好奇,皇后准备怎么对付自己。

    苏小喜脸上不见丝毫的担心,一副对外界的事情完全不清楚的模样。

    坐在苏小喜身边的流星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反应的,主子不着急,她着急也没用。

    只是,苏小喜倒是没有想到,马车竟然直接的往冷宫的方向而去。

    马车停下,车门外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郡主,下车吧。”

    苏小喜缓缓掀开马车的车帘,看着不远处冷宫的门,眼底闪过一抹讶异,很快的就恢复平静。

    “怎么?皇上莫不是就住在这冷宫中。”

    冷宫啊,地处偏僻,皇后这不是想要对自己做什么就对自己做什么么?

    毕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郡主请下马车。”冷冷的声音再次的传来。

    苏小喜这才发觉,之前的几个撇脚的侍卫还有那个太监都换了人了。

    很明显的,守住这马车的侍卫的格调要比之前的侍卫的格调高很多,看那的气势就知道了。

    “若是本郡主不下马车呢?”苏小喜好整以暇的看着那说话的侍卫,并不准备下马车。

    那侍卫闻言,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眼底闪过一丝的不耐,下一刻就一把拔出腰间的佩剑,直指苏小喜,脸上依旧冷漠。

    “不下车,就别怪卑职不客气。”声音中,已然带了杀气。

    流星见此,身上的杀气释放,有要动手的趋势。

    不过也只在一瞬间,下一刻流星的手就被苏小喜的手给按住了,流星身上的杀气就全部都收了起来,面上也恢复了平静。

    苏小喜却是不动声色的看向那个侍卫,“你确定你能对我不客气?”

    那侍卫闻言,眼底却是闪过一抹的不悦,正要动手,手中的长剑却突然的跌落在地上。

    下一刻,那侍卫人也单膝跪地,脸上带着痛苦之色,看向苏小喜的眼神更是带着不可思议。

    “你明明......”

    “我明明没有动手,是不是?”苏小喜抢过那侍卫的话,面上依旧不见一丝的表情,“莫不是你不懂什么叫做杀人与无形?”

    当然,她只是对那侍卫下毒,却并没有杀他的意思。

    不是不想杀,而是没有必要。

    杀了一个侍卫,还有更多的侍卫,有意思么?

    答案当然是:没有。

    而围着马车的侍卫见他们的头子不对,也是在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只不过他们只敢拔剑,却是不敢太靠近苏小喜。

    苏小喜瞧着,眼底带着不屑。

    想要抓她,还得看她愿不愿意被抓,想要杀她还得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

    以前她只是太弱了,才任人欺负,现在她可不会那么傻了。

    “叫你们的主子过来吧。”苏小喜淡淡的道,然后放下了车帘。

    车帘外的人正要动手,只不过还不等他们行动,苏小喜的声音就从马车内传了出来。

    “你们确定想要尝一尝我身上的毒么?”

    一句轻飘飘的声音,却是让他们不敢动了。

    且,皇后也没有真的说要在这个时候杀了苏小喜。

    毕竟,苏小喜是被皇后请入宫的,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对皇后也是不利的。

    犹豫片刻,终于有侍卫动了,转身就离开,大概的是去请皇后去了。  苏小喜和流星就非常淡定的坐在马车内,等着皇后的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