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3章 玄铁牢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只不过,许久都没有得到苏小喜的回应,宫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心中有些着急,犹豫着要不要直接的去做了。

    就在宫女心思有些乱的时候,苏小喜才从喉咙里嗯了一声,却是没有睁开眼睛。

    宫女闻言,心中欣喜,面上却不敢表露太多。

    将凳子上的里衣和屏风上搭着的衣裳一件件的全部收了起来,包括衣裳上面藏着的一只香囊也都带走了。

    等走到了屏风外之后,宫女朝着同伴使了眼色。

    另外一个宫女当即将早已准备好的新的衣裳给全部的放了进去。、

    接着,两人也没有再继续的待在房内,而是直接的往外去了。

    等开门和关门的声音响起又落下,苏小喜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底带着一丝的嘲讽。

    皇后难不成不觉得让宫女将自己的东西全部换了一遍,将自己清洗干净,她身上就不可能有毒能够威胁她了么?

    想的倒也没有错,若是旁的毒师,遇到这样的情况还真得无法。

    不过好在她有一个系统空间可以帮她作弊。

    当然,皇后既然觉得那样做比较安全,她就勉为其难的不去戳穿好了。

    想着,苏小喜就从浴桶中站起身来。

    而宫女拿着苏小喜的衣裳去凤衍宫复命的时候,皇后直接的让人将那些衣裳拿去烧了。

    “吩咐下去,将药材送过去,严看苏小喜。”皇后吩咐。

    若非是要苏小喜给她配解药,她绝对不会让苏小喜多活一会儿。

    等侍卫得命离开之后,便有暗卫进了凤衍宫。

    皇后只看了暗卫一眼,道:“你们主子可准备好了?”

    暗卫闻言点头,“一切准备妥当,只需城里配合。”

    皇后听了,只浅浅的颔首,拿出一枚玉佩扔给暗卫,“你去丞相府一趟,可以通知秦子谦去办事了。”

    暗卫接过玉佩,领命便离开了。

    京中的人渐渐的发现,一直对天牢失火的案子没有什么动静的丞相府,渐渐的有了动静了。

    秦家的大公子秦子谦开始游走在各个大臣的府邸,而不少人发现那些大臣之前都是与丞相交好的官员。

    许多人都猜测,秦家的公子是否是要开始利用那些官员为丞相申冤。

    这些消息,一点点的都传到了冥楼。

    当然,传回冥楼的情报与外界所传的并不相同。

    毕竟外界所传的,也不过是众人所见的表面,不可能知道更深沉次的。

    传回冥楼的消息,并非是秦子谦要利用那些官员为丞相申冤,而是,秦子谦预备蛊惑那些官员造反。

    只不过,这些官员却是不敢轻举妄动,至今只是保持着观望的状态。

    这些消息,自然是传到了天阳天诀的手中。

    天诀只让人继续观察,便让人退下了。

    天阳看着天诀,面上凝重,只觉得京城中的暴风雨即将要来临。

    比较天阳,天诀显得要淡定许多。

    “今晚我进宫见主子,冥楼你照看着。”天诀留下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

    夜幕降临,几道身影缓缓的潜入了皇宫之中。

    虽说皇宫守卫深严,但是对于这几抹身影而言,似乎并不算什么。

    这几抹身影,无疑是天诀和几个羽卫。

    关押苍澜陌的地方并不在皇宫的暗牢之中,而是在皇后的凤衍宫的密室中。

    密室之外把守非常的深严,想要进去并非是简单的事情。

    但是,再如何密不透风的墙都是有一点的缝隙的,而再如何严密的守卫,也是要换班的。

    就在这个换班的空隙,天诀一个人开了密室的门进去了。

    等密室的门关闭的时候,换班的侍卫也到了,并没有发觉一点的异样,而羽卫则静静的待在黑暗中,与黑暗融为一体。

    此时,密室中,天诀越走越深。

    密室很大,通道很长,但是却许久都不曾见到有人。

    等遇到两条通道之后,天诀却不知从哪边走了。

    这一次他是与羽卫约定好了时间的,若是走错了,这不知道得耽搁多少的时间。

    就在天诀游移不定的时候,右侧的那边传来了熟悉的哨声,天诀当即往右边行去。

    这条通道内有许多的空置的牢房,还有一些石门,天诀只往前走,没有停留。

    也不知道是经过了多少个牢房和石门,天诀终于是看到了人。

    是苍澜陌!

    原本这密室左右就有火把照明,所以光线还是不错的。

    只是,当天诀看到苍澜陌所处的地方的时候,却是惊住了,连忙上前抓住了那牢门的铁柱。

    “主子!”

    此刻,苍澜陌竟是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

    准确的说,是一个完全用铁打造牢房里。

    无论是墙壁还是透气的窗户还是那栏杆牢门,全都是铁制成的。

    天诀看着,就觉得眼前的情景正冲击着他的视觉,想都没有想的就拔出了自己身上的佩剑,直接的朝着那牢门的铁链砍去。

    火花四溅,但是那铁链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是没有一点的痕迹留下。

    反倒是天诀手中的长剑,此刻已经出现了缺口。

    “主子,这是玄铁?”天诀震惊。

    比起天诀的震惊,苍澜陌的面上神情倒是要淡定了许多,或者说,苍澜陌面上根本就没有表情。

    “没有钥匙就出不去。”苍澜陌道出了实情,不过很快的就转移了话题,“外面情况怎么样?”

    “主子......”天诀还想说什么,可是苍澜陌一个眼神却是让天诀改了口,“秦授的踪迹属下等还不曾寻到,但是秦子谦已经开始撺掇那些的官员造反。”

    顿了顿,天诀面上带着一丝的犹豫,却还是开口道,“郡主此刻人正在冷宫,郡主骗皇后服用了毒药,目前一切都好。”

    原本听到秦授的消息的时候,苍澜陌面上还不见任何的表情,但是当天诀说起苏小喜的时候,苍澜陌那冷硬的脸上终究是多了一丝的柔和和宠溺。

    之后,苍澜陌却没有问秦授他们的事情了,只问天诀苏小喜是如何骗皇后吃的毒药。

    听完之后,苍澜陌的面上竟还多了一抹骄傲的神采。

    就仿佛在说:他的喜儿就是聪明,做的很好!  良久,苍澜陌只对天诀说了一句:“将羽十六带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