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5章 若为自由故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夕之间,皇上病危的消息就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

    如今西北战事紧张,西南的局势紧张,皇上突然的病危了百姓瞬间陷入了恐慌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人传出,皇上之所以快要病危,那完全是因为洛王的缘故。

    听闻,皇上召见洛王入宫商讨的秦相被烧死一事,出现了对洛王不利的证据,洛王便借此让乐安郡主入宫,下毒将皇上毒倒,造成了病危的现象。

    听说,洛王和乐安郡主如今还在皇宫中,掌控了皇上,掌控了整个皇宫。

    听说,从皇宫中逃出来的几个宫女太监,才一出皇宫大门,就直接的口吐黑血,一命呜呼。

    而这些听说,也在百姓们确认了洛王和乐安郡主入宫至今而没有出来这件事后,变成了既定的事实了。

    百姓们一边恐慌,一边愤愤不平,大多都指责洛王不应该在这样国难当头的时候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京城的街道比以往要寂寥了,行人少了,倒是车马的却多了起来。

    各个官员之间相互奔跑,确定最新的消息。

    只因为,皇上已经两日不曾早朝了。

    有的官员并不相信苍澜陌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据理力争。

    而有的官员则是不停的指责苍澜陌不知轻重等等。

    指责苍澜陌的官员不久后尸体就被人发现了,因而众人更加的觉得苍澜陌已经开始做大逆不道的事情了。

    京城中的气氛变得沉凝,城中百姓已经很少出门了,可是京城中似乎莫名的多了一些人。

    苏小喜知道外面的状况的时候,还是从皇后的口中得知的。

    此刻,皇后正坐在冷宫的院子里,就坐在苏小喜的对面。

    此刻那小小的石桌上正摆着精致的茶点,她们所坐的石凳上也垫着厚厚的垫子,两人的模样看着倒是十分的悠闲的。

    只不过,皇后说的话却是让苏小喜蹙起了眉头。

    “所以,皇后今日前来是想做什么?”苏小喜淡淡的看着皇后。

    “不做什么,就是通知你们一声罢了。”皇后非常闲适的喝了一口茶水,唇角漾着笑容。

    苏小喜却是不理解了,皇后是怎么来的自信跟自己说这些?

    难道她忘记了她的解药还在自己手中不成?

    突然的,苏小喜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般去掏自己的衣袖,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

    打开一看,果然是空的。

    只不过苏小喜却并没有因此变脸色,只抬头看向正得意的皇后。

    苏小喜瞬间觉得,皇后智商堪忧,也不知道皇后是怎么坐上了今日这个位置上的。

    将盒子放在桌上,苏小喜非常从容的拿起了茶杯,与皇后一般从容的喝茶。

    见苏小喜那般的从容,皇后脸色微变。

    “苏小喜,本宫现在捏死你跟捏死蚂蚁一般简单,你信不信?”皇后怒声说道。

    苏小喜闻言,只抬眼看了一眼皇后,便继续喝茶,抿了一口茶之后,苏小喜才慢悠悠的道,“皇后怎么觉得你让人偷去的解药就一定是真的?”

    这话,倒是让皇后眼底闪过一抹惊慌,但是很快的皇后便恢复了淡定。

    “因为苍澜陌还在本宫的手里。”皇后非常自信。

    苏小喜静默的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是么?”苏小喜不置可否。

    “你什么意思?”看着苏小喜一副完全不在乎的模样,皇后面上不悦。

    “没什么意思。”苏小喜淡淡的道,随即转移话题,“皇后今日前来的目的,应该不是想要捏死我吧?”

    毕竟,如果像皇后所说的那般捏死自己这么容易,那何必还要皇后自己在场呢?

    “苍澜陌可有交什么东西给你??”皇后问。

    她想了许久,觉得以苍澜陌狡猾的性子,应该不会那么轻易的被自己抓住才是。

    否则都这么多年了,她不可能还没有将苍澜陌给解决了。

    所以,苍澜陌肯定是留了后手。

    而那后手的关键,可能就是苏小喜。

    毕竟之前苍澜陌那么的保护苏小喜,而这一次无论是苍澜陌被抓还是苏小喜入宫都太过顺利了。

    虽然她之前也曾得意,可是静下来想想,还是觉得不对。

    经过几次的思考,她始终觉得问题的关键就在苏小喜这里。

    苍澜陌不正也说过,若是自己敢碰苏小喜,那十万的大军她就永远的不可能得到么?

    越想,皇后就越是觉得自己的猜想的方向是对的,所以看着苏小喜的眼也不知不觉的多了一些的贪婪。

    “皇后希望他能交给我什么?”苏小喜不答反问,脸上表情依旧没有变化,让人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可是越是这样,皇后就越是觉得苏小喜有问题。

    沉吟片刻,皇后才缓缓的开口,“此刻苍澜陌正被本宫关在一个纯玄铁打造的牢房中,唯一的钥匙已经被本宫扔了。”

    见苏小喜沉默,皇后蹙眉,却是继续道:“本宫想要苍澜陌死,轻而易举。”

    苏小喜闻言却是抬头,“皇后的意思是,没有钥匙阿陌就出不来?”

    “没错!”皇后点头。

    “那么,皇后可知道钥匙扔到了哪里?”苏小喜又问。

    皇后却是笑了,“永远不可能找到的地方。”

    皇后颇为得意,想着要等着苏小喜妥协。

    只不过,苏小喜如何能趁了皇后的意?

    “皇后想必听过一句话,‘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苏小喜淡淡的道。

    “你什么意思?”皇后冷声。

    “皇后不是说了阿陌出不来了么?既然是出不来失了自由,倒是不如死了。”苏小喜一脸的无所谓,“不过等阿陌死了,皇后记得通知乐安一声,乐安好随他一同去。”

    苏小喜说着这话的语气太过轻描淡写,让人差点就以为苏小喜说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一样。

    皇后:“......”

    皇后终究是忍受不住,将桌上的茶点全部都扫开。

    而瞬间,十多个侍卫直接上前,将手中的剑指向苏小喜和一直不吭声的流星。

    这一次,两人谁都没有动手,苏小喜依旧不咸不淡的看向皇后,“皇后刚才不是想要什么东西么?怎么?现在不要了?”  “东西真在你这里?”皇后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