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7章 不是昊儿的对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站住!”侍卫拦住了一行三个人。

    领头的德公公当即色变,一脸怒容,“大胆,咱家你们也敢拦?”

    侍卫闻言,面上有些许的犹豫。

    “德公公,不是小的们要拦您,只是......”侍卫看向德公公身后的两个小太监,“只是这两位......”

    皇后交代过了,说闲杂人等不得靠近皇上。

    德公公脸色更沉了几分,“皇上这几日都没有醒来,许久不曾擦洗,想必十分的不舒服,咱家让人来给皇上擦洗身子,莫不是你们也要拦着?”

    说着,德公公就转身,愤愤的道:“得,咱家这就去问皇后娘娘去。”

    侍卫闻言,当即放下手,有些着急的道:“公公且慢。”

    若是这点小事去请示皇后,皇后一定会责怪下来的。

    看着身后两个小太监手中端着的热水,侍卫当即也没有怀疑,道:“你们进去吧。”

    说着,就示意了同伴给他们让路。

    三人一前一后走进了皇上的寝宫,一直到到了里面,德公公才转过身来,一脸激动的看着其中一个太监。

    “郡主,您能来,真是太好了,皇上他......”德公公说着,便已是热泪盈眶。

    没错,那跟随在德公公身后的两个小太监,一个是苏小喜,另一个是流星。

    之前苏小喜瞧见的人便是德公公了。

    德公公此刻面上满是激动的看着苏小喜,完全的将苏小喜当作了救命稻草。

    他知晓郡主在宫中,且被皇后给关在了冷宫里,他也知晓外界的传言。

    所以对于皇后的野心他也多少清楚了,可是,他却只能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他得留下照顾皇上。

    看着皇上日日昏迷,脸色愈加苍白,他很怕皇上就这么的去了。

    苏小喜朝着德公公点头,随后便走到了龙榻边给苍帝把脉。

    系统开启,直接对苍帝的身子做了最深层次的扫描。

    只有一样的毒。

    只不过,这毒......

    苏小喜蹙眉。

    不是毒不好解,而是这毒......这毒,毒发周期是六日,这六日的时间内,人会一直的昏迷着。

    而第六日,只要毒发了,人就没了。

    如今已经过去了四日的时间,也就是说,两日之后,这毒就要毒发了。

    这是不是也就说明,还有两日,京中就会有更大的变动?

    她是不是得让羽一想办法将这个发现通知给苍澜陌,让他心中有个底?

    心中这样的想着,苏小喜一边为苍帝解毒。

    看着苏小喜什么都没有说,只忙着施针,德公公就觉得皇上一定没有问题了。

    大概一盏茶的时间后,那针上就出现了暗色的血,苏小喜这才将针拔了,再小心的将血迹给擦干净。

    不一会儿,苍帝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苏小喜的眼神透着几分的迷茫。

    德公公见此,激动的上前,眼眶微微湿润。

    苏小喜却是看着苍帝,淡淡的道:“为了不让皇后起疑,您身上的毒并没有解,只是被压制了。”

    苍帝一听自己身上有毒,脸上愕然。

    但是到底是皇帝,面色很快的恢复了平静,只声音有些暗哑的对着苏小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苏小喜并没有回答苍帝,而是德公公将一切告诉了苍帝。

    毕竟,苏小喜知道的未必比德公公多。

    听着德公公的描述,苏小喜才知道,原来苍澜陌是真的故意被皇后关起来的。

    那个混蛋!苏小喜暗自咬牙。

    之后,德公公便带着苏小喜他们离开了皇上的寝宫,侍卫进去查看一番发现没有异常,就没有多在意。

    苏小喜跟德公公告辞之后,本来想要将羽一叫出来,可是却发现羽一并不在。

    “算了!”苏小喜有些火大,什么都没有说,直接的往冷宫的方向走去。

    出来太久了终归是不好的。

    而此时,在皇后的寝宫中多了一个人。

    此人,便是应该在西北边关对抗北海国的苍澜昊。

    “母后,令牌找到没有?”苍澜昊面色冷硬。

    此刻的苍澜昊早已没有了当初在人前的温和,他浑身散发着戾气,眼神中充满了野心。

    皇后听苍澜昊的话,面上沉郁,“那苍澜陌一定是将令牌交给了苏小喜。”

    说着,就将之前的事情说了一番。

    苍澜昊闻言,面上沉凝片刻,才道,“时间不多了,若是能拿到东西便拿着,若是拿不到......”

    说着,苍澜昊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皇后见状,眼中也有杀意流出。

    两人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多做交流,苍澜昊开口便道:“这两日我不便入宫,宫中的局势劳烦母后上心,那些宫妃母后尽早控制住,待儿臣事成,必当有所用。”

    “且,禁卫军......”

    “行了,这些本宫都知晓。”皇后也不等苍澜昊说完,就直接的开口,“等一切妥当,本宫自会让人将消息传给你。”

    苍澜昊点头,转身便大步离去。

    整个凤衍宫的大带你中,就只有皇后的和庄嬷嬷两人。

    “娘娘,明日那郡主可真的会将东西交出来?”庄嬷嬷问,面上带着几分的担忧。

    皇后几乎都是庄嬷嬷带大的,是皇后最信任的人,所以很多旁人不知道的,庄嬷嬷是知道的。

    皇后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冷笑,“便是不交出来,又如何?”

    “娘娘,您的意思是......”庄嬷嬷一脸的小心。

    “方才昊儿不是说过,实在找不到,就可以杀了?”皇后睨着庄嬷嬷。

    “可是娘娘,若是那十万人出现,陵王的兵力可会不够?”庄嬷嬷面上有着担忧。

    皇后却是摇头,“即便是那十万人出现,也都不会是昊儿的对手。”

    庄嬷嬷却是不懂了,皇后见此,便是让庄嬷嬷附耳上前,在庄嬷嬷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庄嬷嬷的眼神由一开始疑惑,渐渐变成惊喜,随后,便嘭的一下跪在皇后面前。

    “恭喜娘娘,娘娘和凌王爷的大业怕是可成了。”

    皇后听着,脸上得意。  皇后母仪天下又算的了什么?都说母凭子贵,若是他的儿子成了皇帝,她成为太后,那时,她才是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