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8章 无辜的苏小喜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日,皇后并没有急着去冷宫找苏小喜。

    而是让人请来了各个宫里的主子们,大大小小的妃嫔,得过恩宠的没有得到过恩宠的,一共有三十多个。

    而这些妃嫔们可能在宫中的地位并不高,但是却家人却都是朝堂上的。

    就连淑妃也在这些妃子之列。

    本来这几日妃子们心中已经足够恐慌,多少也都听过外面的消息,自然知道这京城可能要变天了。

    如今这个时候被皇后召集到了凤衍宫,说不害怕又怎么可能?

    倒是淑妃,比之其他的妃子,却是要安静许多,脸上也看不出多少的害怕的情绪来。

    皇后此刻一脸的威仪,看着底下的妃子们,身上散发着属于皇后的高贵的气质。

    “人可到齐了?”皇后出声询问。

    当即便有大太监过来回禀,“启禀娘娘,人都到齐了。”

    皇后闻言,轻轻的点头,淡淡的吩咐道:“让人奉茶。”

    接着,大太监就通传下去,一群宫女太监就端来了茶点,摆在了各宫的主子面前。

    只是,无人动手,诸位妃子面上皆是不安。

    终于有妃子按捺不住,起身朝着皇后简单的行了一礼,便忍着心中的不安,出声询问,“皇后娘娘,不知今日让诸位姐妹前来,可有教诲?”

    其他的妃子一个个的都坐直了身子,侧耳倾听。

    “近日宫中不太太平,请各位在凤衍宫待几日罢了。”皇后淡笑着道。

    凤衍宫虽说是皇后的宫殿,但是所属的偏殿也不少,让这三十位住下,还是勉强可以的。

    然而,宫里的人各个是人精,哪里听不出皇后话里的意思?

    皇后这话,分明就是要软禁了她们。

    虽说惧怕皇后,但是这些人又怎样甘心这样的被关在这凤衍宫中?

    当即便有妃子站起身来,对着皇后道:“宫中太平不太平,妾身并不清楚,但是妾身宫中还有事,就不在这里叨扰皇后了。”

    说着,便朝着皇后盈盈施了一礼,之后就转身朝着大殿门口走去。

    有了第一个人,就有第二个第三个人。

    然而,就在这时候,门口涌入了大批的侍卫,将在场的妃子一个个的包围住了。

    众妃子还没有从这个变故中反应过来,就只听传来了‘啊’的一声,第一个出声的妃子就倒在了血泊中,没了气息。

    这样的血腥的场面引来了在场的妃子的惊呼,场面一阵混乱。

    杀人了!

    而那个被杀的妃子,是正三品的嘉妃,曾也是颇受盛宠的一个。

    嘉妃的祖父曾是苍帝的老师,父亲如今也是正三品的文官,可谓是身份尊贵的了。

    却是这样轻易的就被皇后给杀了?

    原本就不安的诸位妃子,眼里的恐惧更多了。

    而皇后的面上依旧带着皇上的尊贵和威仪,只是那眼神,却透着几分的冷漠。

    尤其,是在皇后的目光落在那倒在血泊中的嘉妃的时候。

    淑妃原本早就猜到了皇后的目的,所以才显得比较镇定。

    可是淑妃怎么都没有想到,皇后会当着众人的面直接的杀鸡儆猴。

    饶是有了心理准备的淑妃,此刻的面色也是惨白一片。

    其他那些告退了却是没有来得及走到门口的妃子,一个个的更是腿软的跌坐在地上,此刻的她们就好像是捡回了一条命一般。

    没有庆幸,有的只有无尽的恐惧。

    是不是,只要她们走快了一步,也会被杀了?

    “诸位不要惊慌!”就在这时候,皇后开口,然后示意凤衍宫的宫女去将地上的那些妃子给扶了起来。

    这些妃子们虽被宫女搀扶着,可是那白透了的脸和那颤抖的裙摆,却是明明白白的向众人诉说了她们的恐惧。

    等所有的妃子被扶着坐定,皇后才开口,“嘉妃试图行刺皇上,被侍卫当场斩杀,诸位姐妹不要效仿嘉妃便是。”

    分明是皇后的人杀了嘉妃,可是皇后却是能够这般的轻描淡写的就将嘉妃的死因归类为弑君这等大罪了。

    也就是说,她们的生死,此刻就那么的轻易的被皇后给握在手上。

    这个想法让他们的面上更加的惨白,神情灰败。

    且,门口的那些侍卫,又怎能让他们出去?

    皇后见想要的效果已经达成,眼底闪过满意。

    “诸位既然没有异议,那便这样定了。”说着,就对着底下的人道,“你们可别怠慢了各位娘娘,否则本宫定那你们是问。”

    宫女太监连忙福身,表示不敢。

    皇后对此十分满意,起身便朝着门口走去。

    只是,眼底却是带着几分的嫌恶的。

    若非是为了节约看守的人力,她还真不愿意让这些她曾经的对手全部都弄到凤衍宫中来。

    等走到了嘉妃的尸体旁白的时候,皇后的眼底更是的嫌弃,“处理了!”

    说着,就出去了。

    离开了凤衍宫之后,皇后直接的朝着冷宫的方向走去。

    苏小喜,呵!

    最后的期限到了,她得瞧瞧这苏小喜可还有什么花招。

    若是再敢耍花招,她不介意早点送她上路。

    皇后到了冷宫的时候,苏小喜正惬意的坐在冷宫那荒凉的院子里。

    今日的天气与京城的气氛一样的阴沉,但苏小喜坐在那里,却仿若在享受阳光一般。

    这样的苏小喜,是让皇后十分的不喜的。

    见皇后来,苏小喜没有起身,只淡淡的看了皇后一眼,然后拿起桌上的茶轻轻地抿了一口。

    “还以为娘娘会早上来呢!”如今,巳时都快过去了。

    皇后没有回答苏小喜的话,只站在那里,冷冷的睨着苏小喜。

    “今日,可想到了令牌在哪里?”皇后冷声问。

    苏小喜闻言,却是一脸的疑惑,“令牌,什么令牌?”

    皇后正要气怒,苏小喜这才像是想起来了一般,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啊,皇后说的是那个令牌啊。”

    虽然,是哪个令牌她自己都不知道。

    “你可是想起来在哪里了?”皇后惊喜。

    苏小喜却是看了皇后几息,然后摇摇头,“令牌并不在我手中啊。”  此刻苏小喜,瞧着倒是有几分的......无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