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4章 丞相并未死?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边,苍澜昊带着人去了大殿中,另一边,秦子谦以皇上的名义,召集诸位官员入宫。

    而在皇宫深处,则是掀起了一场恶战。

    不过,这些苍澜昊皆不在意,他现在在意的就只有面前的龙椅。

    看着龙椅的时候,苍澜昊的眼底的狂热丝毫没有半点的掩饰,一步步的走近的时候,那步伐显得极为的虔诚。

    从小,母后就告知自己,那个皇位将来会是自己的,也只能是自己的。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知道了父皇的心思就只在苍澜陌的身上。

    他一度的厌恶苍澜陌,可是却不得不当一个好的兄长,这样父皇的目光才会在自己的身上停留。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非常的清楚,苍澜陌将会是自己最大的阻碍。

    这一年时间,都是因为苍澜陌,害他失去了太多,让他在父皇的眼底的印象变得太差。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他终于到了这一天,终于可以在坐上这个他梦寐以求的位置了。

    一边的想着,一边摸着面前的龙椅。

    不过,不等苍澜昊坐下,就有属下跑了进来。

    “王爷,娄将军的五万人马已经准备就位。”

    苍澜昊闻言,脸上却没有什么变化。

    东门有七万的人马,如今身为正城门的南门有了的九万的人马,就算那十万的兵出现了那又如何?

    十万,加上城外还剩下的六万禁卫军,也不过十六万人而已。

    而他,一共有二十三万人马,这一次,他必定能够成功。

    交代让那些将士将城门守好,将那些可能出现的人马全部都堵在城门外之后,苍澜昊才稳稳地坐在了龙椅上。

    他的那些部下瞧着,当即跪地,朝着苍澜昊高呼万岁。

    苍澜昊却只笑,也没有让人起身,似乎非常的享受这种被朝拜的感觉。

    诸位臣子也是这个时候进入的大殿。

    京中发生的事情,臣子们不是没有听到风声,可是却没有人愿意当那个出头鸟。

    毕竟,家人的性命都在他们的一念之间。

    而听到是皇上的传召让他们入宫的,他们的心情大多是凝重的。

    皇上已经几日不曾上朝,他们也几日不曾入宫,据闻皇上一直处于昏迷之中,又如何在这个时候传他们入宫?

    难道,一切,都结束了?

    竟是这样的迅速?

    那么,让他们入宫的人,是陵王还是洛王?

    带着这些的问题,他们一路到了大殿。

    臣子中是分了派的,有的力挺苍澜陌,有的是苍澜昊的人,也有的是保持中立的。

    当然,没有人知道哪些是苍澜陌的人,因为那些臣子从不曾公开的站在苍澜陌那边。

    所以如今这些臣子,只分为两类人。

    一类是苍澜昊的人,一类不是苍澜昊的人。

    苍澜昊的人看到坐在龙椅上的苍澜昊,心中自是欢喜。

    而不是苍澜昊的人,面上要么怔愣,要么气愤,要么平静。

    有几个老臣则是完全的无法苟同苍澜昊的行为,上前便指责,“陵王,皇上还在,陵王此番是意欲何为?”

    “陵王这般,是大逆不道!”

    “正是,这龙椅岂是陵王说坐上便能够坐上的?”

    三个头发发白,胡子一堆,皱纹满面的臣子丝毫不顾的就指责着苍澜昊。

    他们都是一朝元老,是闲官,却也是保皇派,瞧着这样大逆不道的情形,如何能忍?

    苍澜昊闻言,脸上的得意散去,化作阴沉,对着底下的三人。

    “古大人,易大人,葛大人这是何意?莫不是觉得洛王坐在这里才是大道不成?”

    问着这话的时候,苍澜昊的面若寒霜,眼底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意。

    在他看来,这三个老东西极有可能就是苍澜陌的人。

    然而,三位大人此刻却是没有感觉到苍澜昊身上的怒气。

    古大人更是上前,对着苍澜昊便道:“如今宫外谣传洛王谋害皇上,可是我等却并未见洛王的踪影,倒是陵王坐在龙椅上,野心天地可知。”

    古大人是当朝有名的谏官,直来直往的性子最是能够得罪人,但是却深得苍帝的心。

    只不过,苍帝喜欢这样的直来直往的臣子,不代表苍澜昊是喜欢的。

    况且,此刻的古大人话中的意思,便是指责他此刻的大逆不道,且话里还维护着苍澜陌,丝毫没有给苍澜昊面子。

    如此,苍澜昊又怎会放过古大人?

    只一招手,便有侍卫上前,直接的将古大人给拿下。

    “古大人与乱臣贼子苍澜陌勾结,罪不可恕,格杀!”

    话落,侍卫手起刀落,一代谏官就血溅整个大殿,惹来一阵臣子的恐慌。

    而葛大人和易大人两个老臣的脸色,皆是惨白。

    只因为,他们的身上,沾染了古大人的血。

    此刻的他们有一种下一刻就是他们血溅当场的错觉。

    “葛大人,易大人?两位此刻可还有疑问?”苍澜昊问,唇角带着笑意,只不过那笑意却十分的冷。

    葛大人和易大人两人惨白着一张脸对视一眼,皆是无言。

    他们不怕死,毕竟也不过老命一条,死了就死了。

    可是,家里那些小辈又该当如何?

    他们又怎能这个时候出头,害了家里的妻小?

    见葛大人和易大人两人无话,苍澜昊才看向众人,开口道:“洛王苍澜陌,暗害丞相不成,还毒杀父皇,其罪不可赦。”

    顿了顿,继续道,“今,本王带兵的入宫,肃清乱臣贼子,可叹那乐安郡主毒术高超,如今也已畏罪自杀,父皇也因此......”

    说到最后,苍澜昊的声音中带着痛惜,最后的话,却没有说出口来。

    可是,诸位臣子却是从苍澜昊的口中听到了许多信息。

    其中,最大的信息便是,皇上凶多吉少。

    其次就是,乐安郡主是提供毒药的人,如今已经畏罪自杀。

    更让众人震惊的则是,苍澜昊口中所隐含着的那条讯息。

    那便是,洛王暗害丞相不成!

    不成?莫不是,丞相并未死?

    说着,众人看向刑部尚书莫等闲,而莫等闲似乎也是一脸的不解的模样。  这番,众人便看向召集他们入宫的秦子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