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5章 秦授现身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子谦面上并无什么表情,见众人看向自己,便道:“家父有幸逃过一劫。”

    说着,就垂眸。

    只是那眼底的那一抹的复杂,却是无人得见。

    丞相并未死?究竟怎么回事?

    那京中这些时候因为丞相的死而闹的沸沸扬扬,又是为了哪般?

    还是说,根本就是为了今日?

    苍澜昊的野心,此刻也是昭然若揭了。

    只不过,却是无人愿意步入古大人的后尘。

    而苍澜昊之所以会说苏小喜畏罪自杀,自然是因为早上的时候皇后还曾传出苏小喜已经身亡的消息。

    既然苏小喜已亡,今日便是那老家伙的死期,其他的皇子又有哪一个能够与他比?

    所以,对于这个皇位的归属,苍澜昊已经觉得没有任何悬念了。

    故而,在说了方才一番话之后,苍澜昊便道:“如今父皇仙去,国不可一日无君......”

    “陵王!”就在这个时候,莫等闲走上前,打断了苍澜昊的话,“下官等并未曾见到皇上,不知皇上是否真的故去,陵王如今口说无凭。”

    话被打断了,苍澜昊脸色非常的难看,瞧着莫等闲那一脸的正色,苍澜昊却是打心眼里的不喜。

    正要开口,更有其他的臣子附和。

    “凌王爷,下官等必须要见到皇上,不见皇上,便无新帝。”

    “不见皇上,便无新帝!”

    众人纷纷附和。

    苍澜昊可以杀许多的人,但是却不可以将这些官员全部斩杀。

    只因为,他们官场上的血液,流干了无法补给。

    杀一两个可以,杀一群只会动摇根基,即便是凳上皇位,也是要受人诟病的。

    想着,苍澜昊便对着一旁的江仁道:“请母后过来。”

    江仁闻言,当即便领命而去。

    不过,苍澜昊却并没有等多久,皇后就来了。

    苍澜昊有些疑惑,这个时候皇后却已经到了苍澜昊的身边,并且有宫人给皇后搬了位子让她坐下。

    皇后先是睨了一眼底下的群臣,随即转向苍澜昊,淡淡的却又不失威仪的道:“本宫寻思着皇儿此刻该是得手了,便往这边来了。”

    苍澜昊闻言颔首,也没有多想,只道:“宫中的那些个妃嫔,可还在母后的宫中做客?”

    苍澜昊的声音并不小,想来应该是要说给底下的臣子听的意思。

    眼角的余光看到方才的那些说不见皇上,便无新帝的臣子的面上出现恐慌,心中却甚为得意。

    “该在凤衍宫的,一个也不少。”说着,带着一抹笑意的看着底下的臣子,“还多亏了诸位大人教出来的好女儿,都是十分的听话的。”

    然而,这些话,却是让那些大人们的身子僵了僵。

    这些官员中,要么是女儿入宫,要么是妹妹入宫,皆是以家人入宫为荣。

    如今,他们的女儿或者妹妹在皇后的宫中做客,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皇后这是要以自己亲人的性命威胁他们。

    这样的想着,他们沉默了。

    而就在这时,门口出现了一个人。

    众官员看去,却见此人便是他们以为死了多时的丞相秦授。

    此刻的秦授,与平日里有些不同。

    以往的秦授,面色都是温和的。

    而今日的秦授,却是冷沉冷沉的,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都不同了。

    这样的变化,根本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而秦授,此刻正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到了最前方,对着坐在龙椅上的苍澜昊便跪拜下去。

    “臣,愿意支持陵王成为新帝。”

    秦授身为百官之首,其影响力不会小,况且本就有以小半的人是苍澜昊的人。

    所以,秦授这样表态,就有近乎一半的官员跪地,朝着苍澜昊跪下。

    而另一半的官员,面上至始至终都纠结着。

    这是拜,还是不拜?

    他们该如何的选择?

    这样的抉择,很难很难。

    他们不相信洛王就这样的没了,也不信皇上真的这样的就没了。

    可是皇上没有出现,洛王也没有出现,就是信王,如今也在帝国。

    他们此刻,就是无头的主,并不知道如何的选择才是最为明智的。

    苍澜昊这个时候非常的平静的看着那些没有朝着他跪下的官员,没有了方才的怒气。

    倒是这个时候,秦授站起身来,冷艳扫过那些官员。

    那些官员顿时觉得自己被野兽盯上了一般,心中有些微的颤抖。

    “来人!”

    几百个禁卫军冲了进来,直接的将那些个没有跪下的官员给围住了。

    那些官员面上恐慌,只有一个人面色如常。

    此人,便是刑部尚书莫等闲。

    莫等闲静静的看着秦授,道:“秦相这是想要如何?”

    其他的人都盯着秦授,有害怕的,有愤慨的。

    秦授却是不以为然,冷冷的看着这些人,或者说,是冷冷的看着莫等闲。

    “莫大人近日以查案之名,似乎在找些什么。”秦授说着,面上冷笑连连,“莫大人是想要找本相吧?”

    莫等闲闻言,却是没有反驳,淡淡的道:“确实是在找秦相。”

    诸位大人闻言,皆是震惊。

    莫大人一直在找秦相,难不成莫大人一直知晓秦相并没有被大火烧死?

    可是他们为何没有听到任何的风声?

    “那莫大人可有所得?”秦相一脸的嘲讽。

    静默片刻,莫等闲还是淡淡的回答,“有。”

    秦相蹙眉,莫等闲继续道,“现在秦相不是正站在莫某面前么?”

    在场的官员,第一次真正的正视莫等闲,此刻他们只觉得莫等闲实在是太淡定了,竟敢这样不动声色的面对秦相。

    也是在这个时候,他们才忽然的想到,这莫等闲,虽然已经年纪轻轻就到了刑部尚书的位置,可是似乎在朝中的存在感十分的低。

    众人对他的印象不过是兢兢业业的破案,仅此而已。

    所以,是莫等闲太会隐藏?

    不过,他们没有时间去多想,此刻也不允许他们多想。

    因为秦授听了莫等闲的话之后,冷冷的笑了。

    然后,秦授的视线从莫等闲的身上移开,看向众人,“谁不服新帝者,格杀勿论!”  秦授脸上的狠意,就是苍澜昊都比不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