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7章 你不是死了么?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没多久,江仁捂着鲜血淋淋的手臂回来了。

    他,失去了一只手臂,瞧着应该是经历了九死一生才逃回来的。

    “王爷,东门已经失守,娄林和洛王府的人带着十万人马,攻下了东门。”

    而且,江义为了掩护自己回来报信,已经死于天阳的剑下了。

    他们从不知道,天阳天诀的实力,竟然远远的超过了他跟江义。

    然而,苍澜昊并没有看到江仁那断了的手臂,只注意到了江仁的话。

    怒极了的他直接的揪住了江仁的衣领,直接的将江仁给揪向自己,也没有看到江仁的脸上出现的那一瞬的痛心。

    “你说什么?东门失守?”今日,这是他听到的第二个不好的消息了。

    且,“娄林竟敢背叛本王?”苍澜昊有些抓狂。

    娄林竟然真的敢,竟然真的敢背叛自己。

    该死,简直是该死!

    然而,苍澜昊却是没有注意到江仁话中最关键的地方,但是,秦授却是注意到了。

    秦授几步朝着江仁和苍澜昊走来,脸上的神色比苍澜昊还要阴沉几分。

    “怎么回事?娄林哪里来的十万的兵马?”

    传闻皇上暗处有十万的兵马,城外有六万的禁卫军,这本该就是极限了。

    娄林纵然是带着七万的兵马叛了他们,那他们总归是有二十三万人的。

    而对方,也就只有二十三万而已。

    可是,那多出来的三万是怎么回事?为何突然地他们多了三万的人马?

    江仁面色苍白,对于秦授的问题却只能摇头,“属下不知。”

    他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的出现那么多的将士。

    他们这边的人,基本上都是不战而降的,这个,他根本就不敢说出来。

    秦授的脸色非常的阴沉,然后,突然地,秦授想到了一个可能。

    “苍澜陌,一定是苍澜陌!”

    说着,就要从冲出大殿。

    那些臣子,一个个的都是一脸的懵逼。

    刚才秦相说的是洛王,莫不是洛王这个时候没事?

    此刻,那些不愿意臣服苍澜昊的人的心中出现了希望,多了一抹的曙光。

    即便是没有站在苍澜陌那边的派别的臣子,此刻也是更期盼苍澜陌能够赢得这一场的角逐的。

    不为别的,只因为比起苍澜昊,他们更相信苍澜陌。

    他们并不相信,皇上那么偏宠着洛王,洛王还有必要向皇上下毒。

    若是以前,洛王还是那副无所事事,与皇上关系微妙的时候,他们倒也还会相信几分。

    可是自从洛王成为洛王之后,就变性了,他们慢慢的发现皇上和洛王之间并没有他们曾经所以为的不和。

    相反的,皇帝还对洛王极为的包容。

    反倒是对之前看起来十分受宠的陵王,却是多了斥责。

    当然,除此之外,他们相信洛王的还有一点,就是洛王爱民。

    百鸟瘟事件,洛王是以身犯险进入贫民区的。

    倒是陵王,表面上爱民如子,可是方才杀他们这些官员的时候,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样的人,又如何能够当他们的帝王?

    所以此刻,他们都是希望洛王能够带人过来的。

    就在这些臣子心中各种想法不断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打斗声。

    苍澜昊心中一惊,匆匆对着还坐在上头的皇后道:“母后,这里交给您了。”

    说着,就匆匆的往大殿外跑去。

    林洋等人自然的跟随在苍澜昊的身后。

    可是,当苍澜昊看到面前的情景的时候,却是惊得瞪大了眼睛。

    “不可能,这不可能!”

    大殿的阶梯下方,秦授与苍澜陌缠斗在一起,两人打的难舍难分。

    许多人都对秦授会武功且这样的高强都震惊不已,但是,即便是秦授再怎么厉害,在苍澜陌的手上,也是败势非常的明显。

    而苍澜昊,此刻更多的不是震惊苍澜陌的武功的高强,他此刻更加震惊的是,苍澜陌怎么出来了?

    用玄铁打造的牢房,是他的主意,唯一的钥匙也被他扔进了熔炉之中。

    因为他想着,即便是他日后不杀苍澜陌也要狠狠的折磨他,他要苍澜陌一辈子都出不来,要让苍澜陌被关上一辈子。

    他不想苍澜陌死,就想要好好的折磨苍澜陌,让他生不如死。

    可是,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

    他是怎么出来的?

    “怎么不可能?陵王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万事皆有可能么?”

    就在这个时候,在苍澜昊的左侧,一道清灵的女声传来。

    苍澜昊听到这个声音,身形一僵,脸色非常难看的转身。

    果然,看到了苏小喜那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你不是死了么?”

    母后传给他的消息,分明就是苏小喜已经死了。

    母后是绝对不会骗他的,难道......

    想到了某种可能,苍澜昊脸色非常的难看,然后就要奔向大殿。

    可是,却是被几个黑衣人给拦住了去路。

    这些黑衣人,苍澜昊不认识,但是苏小喜却是认得的,是冥楼的人。

    他们并没有蒙面,穿的也不是那种夜行衣的黑,而是一种偏红的黑色,那是冥楼的人特有的衣裳。

    被拦住了去路,苍澜昊更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里面那个人,不是本王的母后?”苍澜昊看向苏小喜,脸色非常的难看。

    问出口后,苍澜昊就越发的觉得有这个可能了。

    今日的母后,总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而且,太过镇定了。

    然而,苏小喜却是一脸的同情的看向苍澜昊。

    “陵王竟然连自己的母后都认不出来,竟然还要问旁人,是说陵王不孝还是该说陵王记忆里太差?”

    苏小喜那种调侃又带着嘲讽的话落入苍澜昊的耳中,让苍澜昊心中的怒火直接达到了极致。

    想都没有想的就朝着苏小喜袭击而去,苏小喜旁边的流星正要出手,却是被苏小喜一个眼神制止了。

    她想要亲自会一会苍澜昊,看看究竟是谁比较厉害。

    这么一瞬间,苍澜昊已经到了苏小喜跟前,苏小喜非常惊险的酒躲过了。  而与此同时,谁都没有看到苏小喜的手中是怎么出现了一根红色的鞭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