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9章 信王带出的兵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苍澜昊的眼底闪过一抹不可置信,然后艰难的抬头看向苏小喜。

    当然,他的前面是禁卫军,抬头看到的也只是禁卫军的腿,根本就看不到苏小喜。

    而就在这个时候,苍澜昊身前的禁卫军一点点的散开,苏小喜和苍澜陌两个人相携着朝着苍澜昊走来。

    看着苍澜昊,苏小喜面色淡淡,语气也同样淡淡的对着苍澜昊道:“实在抱歉,忘记告诉你了,刚才一不小心就对你下了点软筋散。”

    当然了,苏小喜出产的软筋散,可不会是凡物。

    那绝对是......与众不同的。

    毕竟,都让苍澜昊蹦跶了这么久了才发作,能不与众不同么?

    嗯,也就是,有延时发作的功效。

    苏小喜不知道,自己用这样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出了这样的话,对苍澜昊而言,是怎样的感觉。

    反正此刻的苍澜昊最想做的便是,撕碎了苏小喜。

    不过很抱歉,此时的苍澜昊是完全的软脚虾一只,连一张纸怕是都难以撕碎。

    所以,苍澜昊只有被气的满面通红的地步。

    就在苏小喜和苍澜陌的视线落在苍澜昊的身上的时候,一旁的林洋准备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溜了。

    等退到了禁卫军的面前的时候,林洋甚至恬不知耻的与禁卫军开始套近乎了。

    然而,换来的只是这些禁卫军的冷脸以及冷冷的兵器招呼。

    林洋恼羞成怒,准备一不做二不休的杀出去。

    毕竟这些禁卫军的个人实力还是不强的。

    只不过林洋刚准备出手,就有一把长剑直接的架在了林洋的脖子上。

    而林洋的背后站着的人,是流星。

    此刻的流星看着林洋的眼神,冷到了极致,就像是看一只没有分量的猎物一般。

    林洋原本很紧张,缓缓的回头看去,见是一个女人。

    而且还是婢女打扮的女人,眼底不由得轻视了几分。

    然而,他刚准备反抗的时候,流星的动作却是比他快了几分,直接的反手就将他的胳膊卸了。

    顿时就传来了林洋杀猪般的惨叫声。

    流星却是看都不愿意再看林洋一眼,但是从她脸上的冷意可以看出,流星是觉得那林洋实在是弱爆了。

    默默的回到了苏小喜的身边,流星继续掩住自己的气息,毫无存在感的站在苏小喜的身旁。

    这个时候,羽一将绑缚好的秦授给带了上来,此刻秦授鼻青脸肿,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就是不知道这是苍澜陌的作为还是羽一受了苍澜陌的指使所为。

    总之,看在苏小喜的眼中,只觉得,与其这样,倒是不如当初直接的被烧死的好。

    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

    苍澜陌只是淡淡的瞥了秦授一眼,然后淡淡的下了结论,“与名字总算相符了。”

    苏小喜听到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苍澜陌话里的意思。

    正要问的时候,禽兽两个字就出现在苏小喜的脑海中,当即便也就明白了苍澜陌话里的‘深意’。

    只是,看着秦授的惨样,苏小喜默默在心中下了结论:哪里附和了,这分明就是禽兽不如吧!

    禽兽都比秦授好看多了好吧!

    苍澜陌见苏小喜表情变化,像是知道苏小喜在想什么,揽着她的腰身的手不由得捏了捏。

    然后,若无其事的对着那些禁卫军吩咐道:“抓起来。”

    这些禁卫军的动手能力还不错,苍澜陌话落,也不知道这些禁卫军哪里来的绳子,就将地上那一票的人全部都捆了。

    当然,包括苍澜昊在内。

    苍澜昊想要挣扎,可是却是没有力气。

    “苍澜陌!”苍澜昊咬牙切齿,恨恨的瞪着苍澜陌。

    今日,他本该登上高位的,怎会受这般的屈辱?

    然而,苍澜陌却是不看苍澜昊,直接的朝着大殿的方向走去。

    “为什么?我为什么会输?”

    就在苍澜陌经过苍澜昊的身边的时候,苍澜昊愤愤的问出口。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输的难么的惨?

    自己的所有的兵力加起来,也有二十三万,而苍澜陌那边,即便是加上了娄林的人马,也应该只有二十四万,就多了一万的人而已。

    可是,东门莫名的多出的三万,又是哪里来的?

    而且,他在皇宫中的人有七万,而宫中不属于他的禁卫军也就只有一万的人而已。

    为何,林洋放出去的信号,来的却是苍澜陌的人?

    他甚至可以肯定,这些禁卫军,应该就是那一万人。

    那么,他的那五万人的禁卫军,又去了哪里?

    “永远不要错估敌人,否则你会死的很惨。”苍澜陌淡淡的话,落入了苍澜昊的耳中。

    苍澜昊却是更加的不解,错估?

    他如何的错估了?

    苍澜昊怕是永远不会知道,其实,皇家暗藏的军队,并非是十万人而已。

    十万人,只不过是祖上传下的数字。

    而苍帝,早已让那十万人,变成了二十万人。

    不过严格的说起来,那另外的十万人,其实是当初信王苍澜景所带出来的。

    就是祖上的那十万的兵马,也都是被先帝传给了信王的。

    只不过最后,这二十万人,信王都给了苍帝而已。

    但是,苍帝只能用令牌号令这些人,而信王,则是可以凭脸号令那些人。

    这些,苍澜昊不可能知道。

    当然的,暗军剩下的七万人,苍澜陌并没有带入宫中来。

    也没有想要那些兵力出现的意思。

    毕竟,这皇宫虽然大,可是要挤进十几万的人还是够呛的。

    至于林洋的那五万的人马,自然的是自己放弃了抵抗了。

    让五万人放弃抵抗,很难?

    并不,只要苍帝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让他们知道他们所效忠的人其实是乱臣贼子就足以。

    毕竟,禁卫军,才是真正的,属于皇帝的军队,最后效忠的,也只是皇帝而已。

    况且,这些人也都是出自普通的百姓的家庭,也有妻儿老小的,大逆不道的事情,他们是真的不敢做的。

    所以,当林洋的信号发出的时候,那五万的近卫军自然不会动,来的自然是宫中的那剩余的一万了。

    这些,苍澜昊又怎会估算到?  毕竟,在苍澜昊的心中,苏小喜死了,苍帝也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