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 要遭天谴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禁卫军退下,冥楼的人也都退下,只留下不多的禁卫军,带着苍澜昊和林洋等人进入了大殿。

    此刻,大殿中的臣子都望着门口,无论是哪一派的,都在等待着。

    因为他们不知道等待着他们的会是怎样的消息,外面的一切对他们而言,皆是未知。

    原本,他们是想要出去看看的,可是就在那时,大殿门口出现了那些黑衣人,他们就只能远远地站在大殿中央,看着大殿门口。

    况且,看着上座的皇后一副从容的模样,他们就更加的不确定了。

    按理说,方才的侍卫一项项的进来通报的内容都是对陵王不利的,可是既是对陵王不利,皇后为何这般的淡定?

    就在臣子们一个个的心中忐忑的时候,那些黑人人离开了,他们看到一身湛蓝色锦袍的洛王搂着据闻已经畏罪自杀的乐安郡主走了进来。

    接着,他们看到了,被绑着的陵王还有林洋以及......那个猪头脸......难道是秦相不成?

    看那衣裳,似乎......挺像的......

    众臣子在这个时候看那个猪头脸秦相看呆了,一个个的都忘记回神。

    而猪头脸秦授就在这个时候醒来,看着自己被自己百官用那种怪异的表情看着,都没有来得及看清自己的处境,就直接怒火中烧。

    “看什么看?”

    原本该是中气十足怒气爆棚的声音,可是从他的嘴里发出,却是瓮声瓮气的,丝毫没有一点的气势。

    而且,就四个字出口,就让他疼的倒抽了几口的凉气。

    正想要抬手摸自己的脸,却发觉自己的手被绳子给捆住了,根本就不能动。

    也是在这个时候,秦授的身子彻底的僵住了,他,想起来了。

    站在秦授前方的苏小喜,将秦授的表情全部收入了眼底,而后有些奇怪的看向苍澜陌。

    “你是不是将他打傻了?”要不然秦授怎么反应这么迟钝?

    苍澜陌却是没有看秦授,只是继续的搂着苏小喜的腰身往前走,顺便回答苏小喜的问题,“他聪明过么?”

    意思是,不是他打傻的,是本来就很傻。

    苏小喜:......

    百官:......

    百官此刻只觉得,他们似乎一起被洛王给鄙视了,因为秦授若是不聪明,那么他们岂不是更加的蠢笨了?

    毕竟,秦授是百官之首啊。

    然而,下一刻,绝大部分的人都心中暗自的承认了自己是蠢笨的,如若不然,又怎会被困在这里?

    与此同时,那些苍澜昊派系的人,此刻才终于缓过神来,终是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所选择的人,失败了!

    那么他们,岂不是完了?

    小部分的官员面如死灰,一脸的苍白,只觉得前途无望了。

    还有一部分虽然向苍澜昊下跪妥协了,但是他们相较而言要平静许多。

    最多,就少了升迁的机会,倒也不会波及家人和自己的性命,倒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至于那些没有下跪妥协的官员,有欣喜的,也有心情复杂的。

    欣喜的当然是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了,而心情复杂的,则是一直效忠苍帝,他们还没有准备好要效忠新的人的。

    就在这时,他们看到皇后缓缓的从那龙椅的旁边的位置上站起来,然后缓缓的往下走来。

    此刻的皇后,面无表情,步伐稳健的朝着苍澜陌走近。

    皇后,这是要做什么?

    众臣子心中想着。

    而苍澜昊,此刻也抬眼看向那缓缓的走下来的‘皇后’,只是,看了许久,他却还是没能看出来,这人究竟是不是自己的母后。

    他不是不知道易容术,可是,这人的神态和动作,分明与母后一般,要说这人是易容成的,他怎么也不会相信。

    就在所有的人的视线落在皇后的身上的时候,皇后突然的朝着苍澜陌施了一礼。

    “参见主子!”

    参见主子?众人懵逼,外加风中凌乱。

    皇后,叫洛王主子?

    这世界,是不是变天了?怎么瞧着这般的怪异?

    而苍澜昊,此刻终于确定,那个‘母后’根本就是假的。

    “我母后在哪里?苍澜陌,你将我母后怎样了?”苍澜昊突然的朝着苍澜陌喊道。

    百官这才明白,原来,这个不是皇后啊?

    可是,真的好像有木有?

    苍澜陌没有回应苍澜昊,只对着‘皇后’点点头,然后‘皇后’就非常恭敬的站在苍澜陌的身边,模样非常的有违和感。

    这几人,就站在大殿的正前方,让人不解。

    苍澜昊这个时候又开口了,对着苍澜陌大骂,“苍澜陌,我母后养你这么大,你竟然对他下手,你还是不是人?”

    “你弑父杀母,你要遭天谴的!”

    苍澜昊骂着,苍澜陌并不在乎,可是,苏小喜就不乐意了。

    凭什么苍澜昊这个时候还要坏阿陌的名声?苍澜昊凭什么骂阿陌?

    想着,就直接挣开了苍澜陌的手,转身,冷冷的看向苍澜昊。

    此刻苏小喜的眼神,比之苍澜陌的冷,似丝毫不差的,苍澜昊被苏小喜这样的眼神看着,竟不由得一阵哆嗦。

    “陵王似乎是最没有资格说这话的吧?”苏小喜冷冷的开口,“对皇上下毒,将兄弟关在铁牢中,这些不都是你陵王做出来的么?”

    苏小喜这话一出,百官哗然,议论纷纷。

    苍澜昊面色一阵青一阵白,若非是无力且被绑了,此刻的苍澜昊最想做的事情怕就是冲上来让苏小喜闭嘴了。

    看着苍澜昊这般,苏小喜面上的冷意更甚,“且,陵王以为,皇后真的尽了她‘母亲’的职责么?”

    “你什么意思?”苍澜昊一脸戒备的看着苏小喜,很快的,苍澜昊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想要阻止苏小喜说下去,却是迟了。

    “这么多年,皇后暗杀阿陌的次数,还少么?”苏小喜冷笑,然后,看向秦授,“说起来,秦相也是帮凶不是?”

    苏小喜这话一出,群臣再次哗然。

    他们只知道皇后因为乐安郡主的事情,与洛王决裂了,却是从来不知道,这么多年来的那一副母慈子孝的场面,竟都是假的?

    皇后竟然多次暗杀洛王?  这,这,简直难以置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